这时,a正在享受着妈妈娴熟的口技给他带了的鸡巴上的快感的同时,b在下面也将自己的阳具掏了出来。他掏出来的时候,我和表哥都看傻了,差不多b的鸡巴有20厘米左右并且有3个手指的直径,并红红的龟头在灯光下发着亮光,这时他握着自己的大屌就向我妈的骚穴戳去,刚一进入,只听妈妈有惨叫了一声,同时睁开双眼向自己的下体看去,这时,从她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她看到b的大屌在进出于她的体内时的兴奋和激动,并且向b头绪暧昧的眼神,这时,b看到妈妈被他的鸡巴所折服的眼神,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到:“含住a的鸡巴,给他吸出来”这时妈妈已经完全被b的大鸡巴操的失去了理智,b的话就是命令,b就是她现在的主人,b就所说的一切她会无条件的接受和完成,就算现在让她吃屎和尿,她都会义无反顾的完成,这时,妈妈重新将a的鸡巴喊道嘴里,这时她不想之前带有主观的玩弄,而现在她正在像一个母狗受到主人的命令,再全力的完成,随着妈妈快速的吞吐,a这时用收到极大的兴奋刺激,也揪住妈妈的头发,同时,臀部也前后快速的抽动的操着我妈的口,妈妈被a顶的直发出呜呜的声音,并且眼睛紧闭,估计在承受和享受着a给他带来的口内和喉咙处带来的刺激和即将完成主人给她下达的命令带来的兴奋和满足,b在妈妈的下体也没有闲着,一边欣赏被自己征服的战利品在为他的兄弟服务来完成他所下达的命令的同时,也在不停的用他的权威巨棒一下一下狠狠的顶到他的性奴的子宫深处,不用说,我妈妈肯定被他操的每一下所折服,他的每一下都让妈妈肉体上得到极大的满足,这时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妈妈的那一对刚才被ab这两只淫棍玩弄过的奶子上,它们随着b每大力的插入妈妈的阴道的同向上跳跃着,然后,再随着a的鸡巴向我妈深喉处冲击和b的大屌从我妈阴道里抽出的同时,带动妈妈的紫红色的小阴唇,贴附在b的阴茎表面有阴道内部翻出来的同时落下来,就这样妈妈一对奶子在胸前不停的上下左右甩动着,正在我欣赏的入神时,只听a低沉的呻吟了一声,只见他用力揪住妈妈的头发,并将自己的鸡巴深深的插在妈妈的嘴里,妈妈大大的张着嘴基本上他将的两个睾丸都快含住了,就这样a停顿了数秒,然后,将掺杂着口水和他精液的鸡巴从老妈嘴里抽了出来,这时b兴奋的说:“吃下去”,这时老妈微微睁开眼睛淫荡的看着b,同时,将a的精液咽了下去。这时b将鸡巴拔出,将妈妈用力抱了起来将她移到了实验台上,并将她翻过身来,妈妈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台子上,b将鸡巴再次送入妈妈的满是淫水的逼里,来回抽插着,还时不时的拍打着妈妈的屁股,大约这样抽插了2分钟左右,b的速度开始加快,妈妈的呻吟也变的大起来发出:“啊啊”的喊声还不停的叫到:“主人,快点用力的操我,好舒服,啊啊,用力用力”,这时,妈妈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白浆,b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妈妈屁股,鸡巴不停快速的进进出出,伴随着啪啪声和妈妈淫荡叫声,b再次将鸡巴狠狠的插入妈妈的逼里,同时,也大喊了一声:“啊”,身体爬在妈妈的背上抖动了几下,停了下来。我操!他射了还射在了妈妈的身体里,我看到这一切,心里也达到了高氵朝,太爽了,太刺激了。这时,b将鸡巴慢慢的从妈妈阴道里抽了出来,妈妈翻了个身有气无力的躺在实验台上,并急促的呼吸着,双腿叉开,逼里慢慢的流出掺杂着她的淫水的b的精液。而b则大口的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瘫坐在椅子上,鸡巴软软的垂在座位上,a这时一边满足的笑着跟b说着听不懂的缅甸话,一边拍着b的肩膀竖着大拇指,估计是在夸b的鸡巴大,干女人厉害之类的话。b也得意的笑着,这时,b慢慢站起来将湿答答的鸡巴放在妈妈的嘴边道:“骚货,帮我添干净。”妈妈很听话的用手扶着一口将鸡巴整根喊道嘴里吞吐吸允着。仿佛是在品尝着一道流连忘返的天下美味。这时,b一边擦着满脸的汗水一边用手揉捏着妈妈的奶子。一会功夫妈妈已将b的鸡巴舔干净了,b满足的从妈妈的嘴里抽出了已经变小和清理干净的鸡巴,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穿了起来,妈妈慢慢的坐了起来,用自己的手指在抚摸着被操的有些红肿的没有闭合的留着精液的黑逼,还不停的将沾有精液的手指放到嘴里吸允,同时满足和敬仰的目光注视着b。过了一会b将妈妈的衣服递交了过来,妈妈握住b的手,用力将b拉到跟前,抱住b的脖子送了b一个深深吻。b抚摸着妈妈的头发问道:“舒服吗?”妈妈回答道:“舒服,你太厉害了”b说:“舒服的话下次继续操你,可以吗?”妈妈撒娇的说道:“讨厌”。这时,a接话到:“下次就不用我们费这幺大劲,直接扒光干你就行了”这时,妈妈轻视的看了一眼a说:“你的鸡巴这幺小,下次没有b的话,只给你打飞机。”然后淫荡的笑了几声。就在这时看门的老头,跟我和表哥说:“好戏看完了,赶快走吧,过会他们要出来了。”说完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我再回头看到实验室里妈妈和那两个缅甸人已经将衣服穿好,正往门口走来。我和表哥见势来不及离开,快速的藏到了旁边的桌子底下,看到他们出来后,妈妈走向更衣室,那两人朝门口走去。这时,我跟表哥起身快速的出门向公司大门跑去。半路上跟那两擦肩而过,隐约听到他们用缅甸话有说有笑。估计还是在回味刚才操我妈妈时的情景。

    我跟表哥,离开妈妈的公司做上公交车,在回家的路上,表哥不停的小声跟我说:“没想到大伯母这幺淫荡啊,如果我要操她,她也会同意。”我看到表那副激动的表情说:“有时间你试试呀。”表哥说道:“要不我们两一起呀?”我回答到:“不要那是我妈,我做不到,如果真要我操,说不定我还不一定能挺起来呢。”表哥说:“你真傻,家里现成都不要。”正聊着,我已经到站,我表哥说:“时间不早了就不去我家了,明天还跟几个哥们一起赌钱。”我说:“好的,那我回家了,改天你找时间试试啊,我配合你。”表哥到:“好呀,我先回家磨磨枪改天去找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