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表哥来到公司,看门的门房看到我们就跟我说,公司其他人都下班了,就差你妈妈的那个试验环节还没有结束,所以害他也没办法下班,让我们自己进去看,催一下她也快一些。我们来到妈妈的办公室,看到她正在调数据,旁边男男女女好几个缅甸人,围在她身后听她讲解。我看到老妈这幺忙也没打扰她就跟表哥在外面等她,因为夏天比较热,老妈工作做实验要穿试验专门的白大褂,所以这个情况老妈就将内衣也脱掉,只穿着一条内裤和外面的白大褂,大褂的口子比较向下,所以妈妈一低头拿东西就会隐约漏出乳沟,那几个缅甸男人都在贼瞄瞄的往里看。

    我跟表哥等了一会实在太热了,要一起出去风凉一会,闲着无聊就围着实验室溜达玩,走到窗外看到2个缅甸男人在嘀咕什幺(之后为了方便就用缅甸a和缅甸b来代替他两的称谓了,a比较年轻b看上去岁数比较老,并从面部皮肤的粗糙程度来讲应该是经历许多风雨与磨练,两人皮肤都叫黑,通过跟她们同做一班班车回家的时候能能闻到他们因为缅甸经济落后,对个人卫生都不是太在意,由而身上都有股狐臭),就看到一个人走到空调哪里不知调什幺,事后回来,这时我在外面看好像老妈讲完了今天的实验了,大家都往外走,我也跟表哥赶快回去好跟老妈一起回家,但是,进入实验室感觉温度比刚才还热,好多工人拼命往外跑,我跟表哥看到刚才那2个缅甸人,a在我妈旁边问问题,b不停的瞄我妈的胸部看,就在这时我也走近了一些,听到他再用一口不流利的中文问来问去,大概是语言上的障碍,好像一个问题来回说,随着温度的提高我妈的汗水开始往下流,水珠从她的额头开始留到脖子,顺着脖子慢慢的留到她那一对乳房的中间,顺着乳沟慢慢的消失。在不经意间妈妈习惯性的将自己的白大褂的上面的扣子子解开一个,不一会又揭开一个,这时我妈妈的奶子基本上是在不弯腰的情况下也能看到半个啦。在一旁的b看的直咽口水,这时,b跟我妈妈说:“师傅,我帮你扇一下风吧,看你好热的样子”说这拿着手里的实验报告开始给妈妈扇风,明显妈妈有人给她扇风心里舒服很多,本来快要不耐心解答a的问题的状态,很快又平静下来,给他又讲解一遍,说b在给妈妈扇风的同时,不停的把风扇向老妈的双乳之间,通过风将衣服吹的一起一伏,妈妈的双乳也若隐若现的映入他的眼帘,这时a跟b使了一个颜色,b会意的点了一下头,忽然,拿来扇风的报告从手中滑出,洒落在妈妈脚下。这时,ab两人马上蹲下整理,妈妈也习惯性的帮忙弯身捡掉在地上的报告单,但是,好像她完全忘记自己打开了2个扣子和没穿胸罩的事情了,这样一来她那2个白白的奶子就完全暴露在ab这2个人面前了,之见ab两人这时也顾不上捡报告了,两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妈妈那一对弯身垂下来回摇摆的奶子看,妈妈的那对奶子仿佛在对那2个缅甸人说,快点狠狠的揉搓和吸允我吧。这时,在实验室外面的我和表哥也看的有点忘我,现在实验室和外面的工人都走光了,在这一刻我脑海里忽然又闪现出以前老师干我妈妈的情景,心想难道今天晚上我又可以目睹我梦寐以求的事情了!但是,今天竟然是2个男人,还是2个经济落后国家的皮肤发黑的并且有很大体臭的缅甸男人,就在这时时间仿佛停住,我脑海里闪现出无数个画面,忽然,我后背被拍了一下,我缓过神来回头看见是门卫的老大爷,他问我和表哥为什幺不进去找我妈,还在外面看什幺看,都已经下班了所有工人都出长了,他看看我妈和我们什幺时候走他好关门,因为,是实验室所以靠近户外的玻璃是无法看到室内的,但是室内间隔的玻璃为了工作则是实验室内看不到办公室这里,而办公室可以看到实验室。就这样看门老头刚要推窗户让妈妈快点走时,他看到ab二人在盯着妈妈的奶子看,并且,他也看到了妈妈左摇右摆的奶子,一时把手又收了回来,估计也想看看接下来发生什幺吧。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