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76章 童子军
    ,日月同辉!

    第三项战略规划“制造军火器械”的实施落在了云州,就是这云雾山的林氏工坊。

    江如澄出海前曾告诉李菡瑶:江家已经研制出驱动船行的机器,且投入使用,他出海驾驶的两条大船便是用机器驱动的,是江家兴盛的开始。谁知,这一去竟杳无音信,生死不知,可见世上事都是福祸相依。

    江家这技术,李菡瑶清楚。

    自她六岁那年开始,澄哥哥在造船技术方面便对她再无任何隐瞒,常跟她一块探讨。

    江家出事后,李菡瑶决意要帮江如蓝重振江家,并将这项计划纳入自己的王霸大业。她将江家的工匠悄悄转去云州,在慕容家帮助下,买下了云雾山脚下的林氏工坊,明面上经营棉纺业,暗地里制造机动车。

    因为,云雾山有铁矿。

    江家的灭门之祸乃前车之鉴。有了这教训,李菡瑶自是万分谨慎,并不敢轻信那些工人。她将机器图纸分割成单个的零件,交给工人们分头打造,却始终不组装出完整的机器,对外则说研制纺织机械。

    正月,江玉行和泽熙从京城来江南,跟赵朝宗等人一分开,便转道去了云州,到林氏工坊组装机器;等李菡瑶来,已制成五辆机动车,车夫也训练了一批。

    半个时辰后,五辆装载着小型火炮和各种式样霹雳弹的机动车呼啸而出,行驶在云雾山脚下。

    李菡瑶坐在第二辆车上。

    这车的车厢四面都是柜子,有高有矮,合着车厢的格局打造,并且以机关榫卯固定在车壁上,不能移动;后方安放一张软榻,四面都有围栏,固定着软枕,以抵挡车辆摇晃带来的冲击和震荡,免得伤了人,榻上铺着锦被;又有两张椅子,夹着一张方几;方几上雕镂茶盘的暗槽,嵌着茶杯、茶碗,另有暖壶、炭炉等设施一应俱全。

    李菡瑶眼前一亮,道:“多谢居士。竟这样周到。”

    慕容星微笑道:“这也不稀奇,马车那样小,时常还被人设计得内藏乾坤呢;这车厢如此宽敞,不善加利用,岂不可惜?有了这床榻,行路就方便了。”

    李菡瑶扑到床上,哼哼两声道:“我睡了。”忽又想起什么来,翘着脑袋问:“可传信给金元他们了?”

    慕容星点头道:“传了。”

    李菡瑶放心地又趴下,顺势一滚,翻了个身,仰面躺好,长长的睫毛盖了下来,恍惚迷离。

    慕容星帮她盖上被子,一面轻声对她说些云州和北疆的近况,却始终未得到回应,仔细一看,原来已经睡着了。

    慕容星失笑,心想,累成这样,为何还要连夜赶路呢?笑了一会,慢慢敛去笑容,静静地凝视着李菡瑶,觉得眼前这一切太不真实,恍然如梦。

    ……

    五辆机动车在官道上奔驰,想不引人注目都难,不过慕容星早打点好了,遇见城镇,一律都用银钱开路;等到官府反应过来,他们早跑远了。

    车夫轮换开车。

    如此昼夜兼程。

    李菡瑶暂时放空了心思,每日被慕容星宠着,吃了睡睡了吃;不吃不睡时,便听慕容星讲海外的见闻,凡事都由慕容星应对;每隔五十里便有人接应,都是李家或者慕容家的产业,多是农庄,都在郊外人烟稀少的地方,供他们补充食物和燃油——燃油是提前运来的。

    诸事也无暇一一细说。

    大靖共有四州与安国接壤,金州和银州边界最长。

    金州原属金国,金国被大靖所灭,成了金州。银州属于元国,元国灭后,疆土被安国和大靖瓜分,因此地常年覆雪,且和金州相临,顺势便称“银州”。

    李菡瑶此去目的地是银州。

    三天后,他们到达银州第一重城——原城,在原城东面的沙河镇外与前来接应的金元会合。

    此地距玄武关六百里。

    李菡瑶下了车,冷冽寒气扑面而来。她一边活动腿脚,一边四下打量,只见满目荒芜,一农家小院坐落在山坡上,几只鸡在草堆边悠闲觅食。因道:“到底不比江南,江南都桃红柳绿了,这儿还一片萧条。”

    慕容星道:“北边天气恶些。”

    屋主是个三十多的庄稼汉,两口子都是慕容家族人,迎上来殷切地请慕容星进屋坐。

    慕容星道:“不必忙,我们很快就走,就添点东西。你去跟他说。”她指了凌寒去张罗。

    凌寒便跟那汉子去了屋后。

    李菡瑶看着前方官道,笑道:“来了。”

    金元十八九岁年纪,又冷又傲,乘坐一辆华丽的马车,七八个小厮骑马跟随,排场十足。

    见面十分的热闹、欢喜。

    李菡瑶尚未说话,那七八个小厮“呼啦”围上来,争相跟她招呼,七嘴八舌地叫嚷:

    “观棋姐姐!”

    “姐姐你可来了。”

    “我们望眼欲穿。”

    “姐姐路上可累?”

    “观棋姐姐,姑娘可好?”

    ……

    金元在旁看着,竟不阻止。

    李菡瑶也没有被冲撞的不悦,一面笑,一面转着圈地回应他们,左手捏住一个圆头圆脑的男孩腮颊肉晃了晃,笑道:“田螺你长胖了。”右手盖在一黑瘦男孩头顶上,比划了一下身高,说:“小乙你长高了。”

    小乙嘟囔道:“观棋姐姐都大半年没见我了,我要是光吃饭不长个子,不成死人了!”

    田螺说:“这可不赖我。”

    李菡瑶听了小乙的话,正忍不住笑,又听见田螺辩解说长胖不赖他,不由好奇地问:“那赖谁?”

    田螺道:“现在又不用天天苦练,还跟以前吃一样的多,当然要长胖了。这怎么怪我?”

    李菡瑶被这童言逗乐了。

    金元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的意思长胖怪我咯?今天起,只准你吃半饱。”

    田螺急忙道:“那不行。我饿了心慌慌。”

    众人轰然大笑。

    金元也是藤甲军中的一名,跟凌寒凌风一拨的,因他生性严肃、做事一丝不苟,学成后,李菡瑶便没让他离开青华山,而是帮着胡清风训练小孩子们。

    去年下年,李菡瑶要在北疆图谋大事,观棋、风雨雷电等人都不敢派,怕暴露李家;一时无人可派,思索再三后,便派金元带着这群尚未学成的小藤甲军来到北疆,伪装成富家少爷和小姐经商买粮,并打探消息。

    这些孩子最大的不过十二三岁,小的才九岁、十岁,若非万不得已,李菡瑶不会派他们出来做事,然她转念又想:若是安国打了进来,他们岂能幸免?再说,这正是历练他们的机会,况且只买粮又不上战场。

    想通后,一咬牙便派来了。

    看情形,他们历练得很好。

    说笑一会,李菡瑶便问金元粮食筹集的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