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68章 比嚣张
    ,日月同辉!

    杜律勃然大怒道:“狂妄的小子!等饿得有气无力时,看你还能这样嚣张……”

    王壑自然不会任由他骂,朝旁瞅了一眼,玉麒麟霍非便大步上前,一把拎起杜律,扔了出去。

    就听帐外“扑通”一声。

    接着又是“哎哟”一声。

    朱雀王赵寅眼皮跳了跳。

    霍非却没事人一样回到座上,还拍拍手,仿佛手上沾了灰尘似得。——他虽是武将,却有洁癖呢。

    赵寅瞅着这一文一武两个年轻人,轻笑道:“看来本王真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想法。”

    王壑忙换上阳光般的笑脸,道:“王爷正当壮年,怎可言老?王爷威名,晚辈幼时常听父亲母亲说……”

    赵寅打断他,问“晚上吃什么?”

    王壑被问的一怔。

    他又不是火头军?

    再者,之前不是都说好了,今后一天吃一顿,除非开战,否则晚上没的吃么,怎么还问?

    他便赔笑提醒道:“晚上没的吃。”

    赵寅道:“哦,那你一副财大气粗不缺粮的模样,哪来的底气?说给本王听听,将来也好借鉴。本王一介武夫,肚里就一根直肠子。当年被你父母给使得团团转,却一直学不来他们的智谋,现在连你也不如了。”

    王壑:“……”

    王爷这口气,很幽怨啊。

    再者,赵寅哪里直肠子了?明明一肚子坏水!当年他父母才是被使得团团转呢,被还是朱雀王世子的赵寅驱使着破了谋反大案,替朱雀王族洗清了冤屈。

    肚里腹诽,面上却笑道:“王爷放心,明早他们会如数交粮的。晚辈怎敢拿几十万将士性命当儿戏?”

    赵寅怀疑地看着王壑。他肚里的肠子当然不是直的,很有些弯弯绕,因此怀疑王壑这招不可行。

    王壑择很有把握地点头。

    赵寅只得等着了。

    再说杜律,回到玄武关,那手脚还在不住颤抖。

    生生给气得!

    还羞愧——他白占了有利情势,竟被王壑劈头痛骂而无还嘴之力,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秦鹏,愤怒道:“殿下,既然这小子狂妄找死,就由得他!”

    意思是不赎人了。

    秦鹏身为皇子,当然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况且他没有跟王壑直面相对,所以并不能对杜律的愤怒感同身受。他想,杜律也太沉不住气了,王壑不过说两句硬气话,虚张声势而已,何至于气成这样?

    再说,不赎人能行吗?

    瞧瞧潘子豪!

    潘子豪也气得胸膛剧烈起伏——杜律可以跟王壑赌这口气,他不敢赌啊,那是他的父母啊!

    秦鹏沉吟了一会,转向潘子豪,问道:“潘将军意下如何?本王既答应赎人,便不会舍不得这批粮食,因替将军的亲人安全着想,才要分批付粮。现在王壑态度强硬,坚持先付粮,将军觉得,我们是否该相信他呢?事关将军亲人,将军只管畅言,本王全力配合将军。”

    他把决定权交给潘子豪。

    潘子豪心乱如麻。

    他不敢相信王壑。

    却又不敢跟王壑拼。

    怎么办?

    他郑重对秦鹏抱拳道:“殿下请容微臣想一想。”

    秦鹏宽慰道:“将军慢慢想,粮食本王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将军下定了决心,即刻交易。”

    潘子豪感激道:“谢殿下。”

    他这一想,就是一晚上。

    秦鹏和杜律等人也反复磋商,不得主意。

    一夜过去,转眼到了辰初时分,城外毫无动静。

    秦鹏和一干属下全部集中在帅府大堂,展开了激烈争论:有说不能相信王壑的,那就是个诡计多端的奸诈之徒;有说耽搁不起的,再耽搁潘将军家人性命堪忧,二十万将士家人也将遭祸患;潘子豪自己也犹豫难决……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拿不定主意。

    这下,连秦鹏也急了。

    正在这时,安皇传信到。

    秦鹏看信后大喜,也不问潘子豪意见,更不问其他人意见——问了也是白问,还是让他做主吧,本来就该由他做主的——命杜律即刻出城,去告诉朱雀王和玄武王,说即刻签署协定,交付粮食,一粒米不少。

    杜律忙忙地去了。

    秦鹏这才严肃对潘子豪道:“事涉将军和众将士亲长,宁可信任对方,而不能大意。”

    说罢将安皇传信内容有选择地告诉众人,主要阐明他们入侵大靖,是为了统一天下,而非抢掠,所以,大靖的子民就是安国的子民,他不能置之不理。

    众人听后肃然起敬。

    潘子豪感动不已。

    然后,便静等城外消息。

    再说杜律,又一次来到朱雀王大帐,忍气吞声地表明了安国愿意以九十万斗米赎回投降将士的家人,即刻交付粮食,请朱雀王和玄武王出面签署协议。

    朱雀王大喜,对王壑钦佩不已,正要答应,就听王壑断喝道:“不必!你来晚了!”

    杜律道:“不过晚了半个时辰。”

    王壑道:“在下说了:过时不候!”

    朱雀王:“……”

    玄武王:“……”

    死小子!

    有必要争这口气吗?

    杜律再一次气得眼前发黑——上赶着送粮食给人家,人家还不稀罕,人家愿意挨饿!

    王壑讥讽道:“何必惺惺作态!这不正如你们所愿吗?”

    杜律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问:“此话怎讲?”

    王壑道:“秦鹏根本不愿付这笔赎金,又怕寒了投降将士的心,便想出这招来,故意拖延半个时辰,以激怒我等。倘若两位王爷不受激,现在答应你,秦鹏必定会再兴花样,故意刁难,绝不让我们得到这批粮食;若两位王爷被激怒,拒绝交易,这罪名可就栽到我们头上了,不关秦鹏半点事。秦鹏趁机驱使潘子豪等降军杀敌报仇。啧啧啧,这算计好啊!安皇父子都是一丘之貉,阴险小人!”

    霍非霍然起身道:“要战便战!”

    方逸生直接骂道:“滚!”

    杜律:“……”

    气煞我也!

    再次被霍非扔了出去。

    玄武王和朱雀王面面相觑——真有这么复杂吗?两王真觉得自己老了,脑子不好使了。

    朱雀王瞪着王壑,喝道:“说!”

    王壑忙赔笑道:“王爷别急,待会他还会来的。”

    朱雀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