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47章 红香网
    ,日月同辉!

    火凰滢肃然端坐在大堂上。

    她身上穿着绿色官服。

    这是六品官的官服。

    霞照属上等县,其县令品阶为六品。

    这官服是李菡瑶让人预备的。

    当日,李菡瑶从京城回来,便密令太平工坊制作各级官服、官帽、官靴等物,就为了有一天替换官员时可用。李家乃大纺织商,做这些自是容易。

    火凰滢穿着这官服端坐在大堂上,上方明镜高悬,背后大幅江牙山海图,配上她肃穆的神情,威仪自现。

    梅子涵、姚主簿、冯辉等都屏息立于堂下,静静地看着上方的女县令,等她的示下。

    衙门口的大鼓一直在响。

    衙役们不断奔进来回禀:

    “大人,人越来越多了。”

    “都要请大人做主。”

    “大人,都跪下了!”

    “大人……”

    冯辉先也在外面维持秩序的,因见来告状的人实在太多,便亲自进来请示下,好遵命办理,不然人越聚越多,又得不到回应,只怕要闹出大事。

    火凰滢听后就一直发呆。

    他见火凰滢只管出神,以为被吓住了。也对,大人到底是女子,面对这么多告状的百姓,不知所措也难免,便是他对着衙门外那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头也觉头皮发炸呢。可是,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他便忍不住催道:“大人?”

    火凰滢没听见般。

    她正神游天外呢。

    今日这情形,令她想到二十一年前,梁心铭就任京都知府后,因斩杀了当朝左相,一时间名声大噪,引得京城百姓蜂拥而至,齐聚京都府衙前告状的狂潮。其后,梁心铭以非凡的魄力和手段,将京城吏治肃清一空。

    今天,她也引来了万民。

    她可有梁心铭的魄力?

    她可有梁心铭的能力?

    她可能肃清霞照和江南的吏治,成为百姓口中津津乐道的女县令、女知府,乃至女青天?

    火凰滢目光坚定想:她有!

    梁心铭的背后站着靖康帝。

    她的背后站着李菡瑶!

    她应该比梁心铭更具优势才对,因为靖康帝虽然支持梁心铭,却是有限度的,梁心铭要受女子身份限制;而她如今却被李菡瑶倾力支持,因为李菡瑶自己就是女子,无需她出面,李菡瑶已经替她扫平了女子身份的阻碍。若是这样大好的局面,她都不能做出成就来,有什么资格称江南才女?也休想洗尽在风尘中沾染的污渍。

    这时,鉴书来传李菡瑶的吩咐。

    火凰滢这才仿佛活了过来,站起身,束手恭听。听罢,正容道:“请回复姑娘:属下绝不敢辜负姑娘期望,亦不敢欺民心,定会全力以赴!”

    又对鉴书道:“还有一事……”

    她请鉴书回禀李菡瑶,要借鉴书帮她整理案卷。观棋、鉴书等女都是李卓航精挑细选出来的,从小便陪着李菡瑶一块儿读书学习,又被李菡瑶亲手调教,助她打理商务人事,有经验有能力,非一般的丫鬟仆役可比。

    鉴书忙去请示李菡瑶。

    李菡瑶自然满口答应。

    很快,鉴书转来了。

    火凰滢便命:敞开衙门,受理状子的同时,也准许百姓进入仪门,在大堂外观看。

    换言之,她要公开审讯!

    只这一手,便令百姓们热情高涨,奔走相告、呼朋唤友,本来就拥挤的衙门街市口更加拥挤了。

    火县令要学梁心铭的手段,却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就想改,也怕改不好,反落个“东施效颦”的结果。索性维持她自己的特色,她发挥起来更加自如和得心应手。

    于是,霞照的百姓们发现,新上任的女县令一身绿色官服,容颜俊俏,嫣然一笑,颠倒众生,平添了两分风流和一分妩媚,却少了三分为官的威严。

    百姓们便有些迟疑,还有些怀疑:这么风流的女县令,她真懂升堂断案吗?听说她原是青楼红牌,如今坐在县衙大堂上,依然不改魅惑之态,成何体统!

    众人对着火凰滢窃窃私语。

    火凰滢虽是青楼女子,但学识丰富,见识也广,跟宰相也能过招的;她经历的耻辱和挫折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心性极坚韧,这点子闲言碎语算什么!

    面对一众异样目光,她从容不迫地宣进一个又一个苦主,接下一张又一张状子,并简单询问案情;然后根据案件性质和复杂程度,命鉴书和梅子涵等人分类规整、登记造册;最后和颜悦色请苦主静候衙门传唤。

    一汉子忍不住问:“大人不审?”

    火凰滢笑道:“本官也想即刻就审,只是形式不由人。——”说着以目示意他看外面——“你瞧瞧外面,那么多人等着告状,就算本官来不及都审,总要先接下他们的状子,再酌情处置,万没道理将他们都赶回去,只审最先来的,叫他们以后再来。你说是不是?”

    汉子被她波光粼粼的眼给闪丢魂了,脑子一片空白,呐呐道:“是、是、大人、小人糊涂……”

    火凰滢轻笑,叫“传下一位。”

    那汉子还发呆,不知下堂。

    衙役便来赶他走。

    又宣下一位苦主上堂。

    火凰滢却对梅子涵和齐主簿道:“二位就按刚才的样子,分头接状子,先整理个大概,分门别类,回头本官再集中阅览。冯辉在外协调。本官去去就来。”

    她没有派六房胥吏中的书吏参与,一是之前清剿前任县令和县丞的亲信,很多人都被清剿了去;二是吸取当年梁心铭的经验教训,不敢用这些人,怕他们给苦主下绊子,或者给被告通风报信,泄露了消息。这些底层小吏的势力就在市井间,盘根错节不亚于朝堂。

    她要培养自己的人!

    那三人忙都躬身应了。

    火凰滢又叫:“锦儿。”

    锦儿忙应道:“婢子在。”

    火凰滢道:“随我来。”

    锦儿道:“是。”

    梅子涵看着火凰滢,似乎想问她做什么去。

    火凰滢瞅他一眼,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神秘样,却不说,成心吊他胃口,转身往后堂去了。

    后堂,火凰滢低声吩咐锦儿一番话。

    锦儿不住点头,然后从后门离开,去了醉红楼。找当红头牌绿牡丹,先将县衙门前百姓告状的盛况说了,再传火凰滢的话:“我们姑娘说,这是她的机会,也是你们的机会。她若能出人头地,绝不会忘了昔日好姐妹,定会将你们捞出这火坑。将来成家立业也好,跟着她也行,都随你们。不过,眼下姑娘有事请你们帮忙……”

    绿牡丹急问:“什么事?无论什么事,只要火妹妹开口,我便是为她赴汤蹈火也愿意!”

    锦儿道:“不用赴汤蹈火,就是让你们留心各方面消息。”

    一刻钟后,锦儿离开醉红楼。

    绿牡丹则派心腹去丽人舫。

    接着是梅香楼、兰香苑……

    一张由青楼女子编结的又红又香的消息网迅速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