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32章 情深情浅

第532章 情深情浅

    ,日月同辉!

    李菡瑶笑道:“激将也好,请将也罢,都需你心甘情愿才行。我纵有手段把你留下,你心在曹营身在汉,又有什么用处?只怕最后反坏我的事。”

    白墨满意道:“这话实在。”

    火凰滢忙问:“那你愿意追随李姑娘吗?”她想白墨跟李菡瑶扯了半天,肯定有意投靠。

    白墨道:“我要想想看。”

    说罢看向陆华章等人。

    李菡瑶道:“你慢慢想。事关你的前程,须得谨慎。各位请——”她想这事非三言两语能决定的,还是先进去观礼,别误了吉时,刘诗雨还等着呢。

    然段存睿、赵朝宗等人不肯拖,生恐拖的久了,她暗弄手段把人夺了去——刚才她可是承认自己有手段的,他们也信她有这手段,她一向奸诈狡猾。

    段存睿便笑问:“听说几位想为国效力?”

    那陆华章忙躬身道:“正是。”

    段存睿笑道:“如此正好。这位是忠勇大将军之子赵朝宗,表字子归,是从京城来的,受玄武王世子和王相之子王纳所托,来江南协助靖海大将军;张世子和王少爷率镇远将军、玉麒麟霍将军等去北疆杀敌去了……”

    他虽未诋毁李菡瑶,却句句表明玄武王的实力,和守护边疆的公心,如靖海大将军、镇远将军,还有他们这些人,都已经投靠了玄武王,用心昭然若揭。

    那陆华章和邱劲草对视一眼,郑重道:“我等便是来投奔玄武王的,但听赵小将军安排。”

    还有两位文士也表示与他们共进退,只白墨和梅子涵没有说话,众人也当他们默认了。

    赵朝宗大喜道:“好!”

    火凰滢急忙道:“等等。”

    众人都看向她。

    火凰滢笑道:“你们是你们,怎好代表别人呢?”

    白墨也道:“不错。我有说跟你们一起吗?没有。”

    李菡瑶不说话,只在旁笑吟吟地看着,仿佛一点都不急,不怕他们都跟了赵朝宗去了。

    赵朝宗忙问:“白兄想怎样?”

    白墨道:“我要想想。”

    赵朝宗一滞,随即笑道:“不急,你就慢慢想吧。”把李菡瑶的话又重述一遍,不然还能怎样?

    火凰滢则转向梅子涵,盈盈美目注视着他,认真道:“梅公子可愿来李姑娘门下,与小妹做同僚?”

    梅子涵下意识点头。

    陆华章急叫:“梅兄不可!”一面谴责地盯了火凰滢一眼,觉得她在以美色勾引梅子涵。

    邱劲草也百般劝阻。

    梅子涵尴尬得脸都红了,垂眸不敢看同伴,轻声却坚定道:“我意已决,从此追随李姑娘了。”

    众人听后,神情各异,都想:你都没和李菡瑶说上两句话,除了刚引见时彼此打了个招呼,现在说追随,显然不是因为李菡瑶,而是因为火凰滢。

    美人竟有如此影响力?

    火凰滢见众人都用鄙夷的眼神看梅子涵,不悦道:“梅公子追随我家姑娘有什么可奇怪的?连落子安、方世孙、裴公子都能追随,他怎么不能来?”

    众人静默。一是没什么好说的。二来呢,若说的透彻了,便得罪李菡瑶了;得罪事小,当众贬低女子更是落了行迹,失了含蓄,也显得手段拙劣。——李菡瑶可是一言未发,镇定的很呢,他们难道还不如一个姑娘家有气度?

    白墨忽然懒懒道:“火姑娘,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竟被这小子给糊弄了。竟相信他?”

    火凰滢和梅子涵一齐转脸。

    梅子涵神情愕然,似乎没想到白墨会针对他。

    火凰滢则笑道:“你这浪荡子,我怎么得罪你了,再不然是梅公子得罪你了,你骂我眼瞎?”

    梅子涵点头,也想质问。

    李菡瑶心一动,且看白墨怎么解释。

    白墨道:“我说的大实话,你不爱听,反说我骂人。我有那么闲吗?女人哪,终究难成大事!”一面说,一面不住地摇头叹气,一副惋惜的模样。

    火凰滢嗔道:“什么实话?你倒说说看。若说准了就罢,若说不准……哼,我定不饶你这浪荡子!”言语之间,好像跟白墨颇为熟悉,一点没生气。

    白墨道:“他之前在途中一直表示与陆贤弟等人共进退,见了你忽然改口,岂不奇怪?姑娘虽美,还不至于让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放弃前程和功名。哼,在烟花柳巷结识的情义,哪有什么真心!他若是真心爱慕你,哪怕不睡觉也要想法子把你从那地方弄出来,否则还算男人吗?”

    火凰滢神情古怪地看着他不语。

    白墨道:“难道我说错了?”

    梅子涵正色道:“当日,我便要为火姑娘赎身的,是她不肯,叫我不要管她,别荒废了学业。”

    白墨讥讽道:“那是她有自知之明,不然就凭你,岂能赎得出来她。——她妈妈怎肯放人。”

    火凰滢又嗔他道:“你既知道妈妈不肯放人,还说这些话做什么?不是成心挑理吗!”

    白墨生气地叫道:“可他好吃好睡地在书院读书,也没见多牵挂你。你若非知道这点,怎不敢指望他?今天他是为了你才投靠李菡瑶。你信他对你也有落子安对李姑娘青梅竹马的情义?你问问落子安:若是李姑娘也身陷风尘,他可能寝食俱安?况且,落子安自小便见证了李姑娘的才能和胸襟气度,辅佐她自有道理;梅子涵呢?几天前还在嘲笑追随李姑娘的男人没志气,今天便改变主意要投靠她,这种男人你要是相信他,你就有眼无珠!”又转脸对李菡瑶道:“你也不大会用人。这火美人迟早要给你惹事。”

    李菡瑶:“……”

    众人:……

    干嘛这么大火气?

    只落无尘目光炯炯。

    李菡瑶想着白墨的话,不禁忧虑:无尘哥哥是为了娶她才辅佐她吗?若是这样,她可要让他失望了。

    去年公开选婿,无尘哥哥和方逸生都被出局,这清楚表明她的心意,无尘哥哥怎还放不下呢?

    她绝不愿利用亲事来吸引才俊投靠自己,成就她争霸天下的功业。之前方家祖孙承诺辅佐她,并替方勉求亲,她不敢应承;直到方二太爷解释,辅佐她和求亲是两回事,不是作为求亲的条件,她才敢接受。对方勉这样,更何况与她青梅竹马长大的落无尘,她更不会利用他。

    李菡瑶看着落无尘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