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24章 又来一个情敌

第524章 又来一个情敌

    ,日月同辉!

    赵朝宗眨眨无辜的大眼睛,配合那双浓眉和蜂腰猿臂的身形,十分的灵动活泼,十分的无害。

    他有让段存睿做奸细吗?

    没有。

    他怎能做那种事!

    他不过点明了李菡瑶将来可能遭遇的隐患。这不是什么秘密,明眼人都能看到这隐患。想让这些官员甘心臣服于一个女子,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难于登天。这可不比其他事,可用小恩小惠打动,或者以才德折服人,这是向几千年的制度和世俗挑战,男人们绝不会轻易妥协的。有人不得已之下,先假意屈服不是好正常的事?

    赵朝宗见段存睿瞪着自己,欲言又止,生怕他不能领会自己深意,想进一步指点他。因而摆了个正气凛然的模样,正色道:“段大人可别学他们犯糊涂。大人也瞧见了,李姑娘有能力有魄力,有心机有手段,又最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在她眼皮底下玩手段,只怕等不到将来,即刻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大人只要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分内事,凡事以百姓为重,李姑娘定会重用大人,大人将来必能位极人臣。”

    段存睿身子一震——这是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先取得李菡瑶信任,待将来李菡瑶和玄武王对阵,关键时再出手,一击必杀?看着面前少年,不敢相信他小小年纪便如此心机深沉,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赵朝宗见目的达到,不再跟他啰嗦,转身就走。他还有事呢,去瞧瞧李菡瑶有什么吩咐,他一定会听她的吩咐;再者,碰上其他官员也好“开解”一番。

    这时,宁波知府闻直过来了。他也想试探赵朝宗,因见段存睿和赵朝宗在一旁说话,忙就凑了过来,想着段存睿在旁更好,多一个人商议,也多些主意。

    又有几个官员见状跟了来。

    赵朝宗就被他们围住了。

    闻直恳切道:“赵少爷,李姑娘捏住了江南的经济命脉,若照她所行,不出一年,江南失守。”

    众人纷纷点头,都道:

    “是啊是啊。”

    “这一放手,将来遗祸无穷。”

    “难道咱们就认了?”

    “段大人,你说句话。”

    有人问段存睿,段存睿故做愁眉不展样,也看向赵朝宗,看他要怎么说,是否也要这些人做奸细呢?

    赵朝宗又摆出大义凛然模样,把双手往下压,示意大家不要慌张、担忧,又郑重道:“诸位莫要慌张,没有外敌,不能咱们自己先乱了。刚才不是说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稳定江南,其他事将来再说。哪怕她李菡瑶将来登基称帝呢,不服她的人还是不服,还是会反她!咱们只要做好本分,以百姓为重,就错不了,将来不论谁做皇帝,都会得到重用。谁做皇帝就别管了。天命所归,非人力可为……”

    他换了一套说辞劝解众人。

    暗示之意依然很明显。

    段存睿忍不住笑了。

    落无尘从后堂飘然而出,天青色的锦袍,气质明净澄澈,如雨后的天空,望着赵朝宗心想:“这赵少爷打的好算盘,真有心机手段。也是,若是个有勇无谋的,王壑也不会派他来江南。倒要仔细应付他。”

    一面想,一面迎上前去。

    赵朝宗忙扒开众人,热情地迎向他,用赞赏的目光把他一打量,嘴上也配合赞道:“落兄这风姿——啧啧,不是我夸,除了王纳哥哥没人能比得上。”

    落无尘:“……”

    这是夸他呢,还是夸王壑?

    他正要说话,只见赵朝宗早已调转目光对准他身后,用同样惊喜的眼神和口气招呼“方世孙!”落无尘的客套话就卡在嗓子眼出不来了,只得转身。

    方勉不知什么时候跟来了。

    当下,众人互相招呼寒暄。

    赵朝宗对落无尘道:“落兄,这下你可遇见对手了。”

    落无尘不知他说的谁,不便就接话,微笑不语。

    赵朝宗瞥了方勉一眼,笑吟吟道:“方兄弟献出方家几代储藏的财宝,助李姑娘逐鹿天下;方老太爷还亲自做主,将他许给李姑娘做赘婿。以落兄跟李姑娘青梅竹马的情分、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也挡不住方兄弟来势汹汹啊。但不知最后花落谁家。咱们可都期待的很呢。”

    落无尘听后惊诧。他又不是心机深沉的,面上便带了出来。他困惑地看着方勉,想不通方家怎会允许堂堂世孙入赘,还是方老太爷亲自做主。难道他们不知道方家三房的方逸生也曾向李家求亲?方逸生都不敢答应入赘呢。方老太爷此举,是否在为方家合纵连横?

    想到这,落无尘心一沉。

    李菡瑶走到这一步,终身大事已经不是她个人的私事了,也不仅是李家嫡支的承嗣问题,还干系到天下大势,干系到江山社稷的归属,各方势力纷纷出手,对她来说是福是祸尚未可知,落无尘很担心她。

    方勉迎着落无尘的目光,坦然道:“小弟不会退让的,当全力以赴。”这事不能谦虚,更不能否认,所以他坦白承认,并表明了他自己的心意和决心。

    落无尘又一怔——

    原来方勉自己也钟情李菡瑶,并非遵从长辈的意愿。也对,李妹妹的风采少有男儿能抗拒。

    落无尘隐隐的难过。

    段存睿等人眼看赵朝宗当众挑拨离间,一席话让落无尘和方勉都失了常态,都笑着纷纷凑趣。

    赵朝宗得意极了。

    此事众所周知,并非他凭空捏造或者诬陷,他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能不得意吗。

    落无尘很快调整了心情,恢复淡然,对方勉——又似说给赵朝宗等人听——笑道:“当日李妹妹公开选婿,去李家应选的少年俊彦不知多少。哦——”他转向赵朝宗——“王纳和张世子也去了。王兄跟李妹妹的大丫鬟观棋还有一盘棋还未下完呢。如今又在棋盘外交手了。”

    他这话的意思是说:想嫁给李菡瑶的少年俊彦多的是,再多方勉一个不算稀奇;再者,也是替李菡瑶扬威,连王壑都没能在她手上讨得便宜呢。

    这话让众官员笑不出来了。

    赵朝宗忙想主意挽回面子。

    落无尘则对方勉伸手道:“方世孙请——”拉着他一块迎客去了。原来他们都在帮忙张罗丧事;或者说,是替李菡瑶分忧;说历练自身也行,因为今儿来的客人齐全的很,涵盖了江南官场上下、江南富贾。

    两人并肩离去,背影一飘逸一矫健,竟十分的和谐。

    赵朝宗看着那一双背影,小声嘀咕:“都不吃醋的?别最后都嫁给李菡瑶吧?”

    这是埋汰那两人呢。

    其实,赵朝宗心里可不希望李菡瑶娶任何人,在他心里,李菡瑶将来是要嫁给世子哥哥的。

    众官员听了忍俊不禁。

    一人凑趣,调笑道:“要是李菡瑶做了女皇,还不止娶他们两个呢,能娶三宫六院呢。这二位名气大、才气高,一个做皇后,一个做贵妃。”

    另一人忙问:“谁做皇后?”

    先一个道:“当然方世孙了。他家世好,还有几千万的嫁妆,背后站着整个方家。”

    另一个道:“落无尘可是青梅竹马。”

    又一人道:“……”

    他们竟争了起来。

    赵朝宗听得心惊肉跳。

    他可没把这当玩笑,生怕李菡瑶真做了女皇,生怕落无尘和方勉真被封为皇后和贵妃,然后李菡瑶再娶许多“男妃”,那个情形,他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那不是给世子哥哥戴绿帽嘛?

    不行,不能让李菡瑶登基。

    赵朝宗暗示段存睿的时候,裴本正苦口婆心地游说表弟段烈。——嗯,应该说策反。

    裴本见李菡瑶手下人才济济,自己才名不显,以郑若男的家世和身份恐怕看不上他,便想要立功、出人头地。

    他一介书生,如何立功呢?

    他便把主意打到舅舅头上。

    因见表弟段烈钟情欧阳薇薇,而欧阳薇薇又是跟定了李菡瑶的,他便想从表弟这下手,游说表弟投靠李菡瑶;表弟投靠了李菡瑶,舅舅还能跑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