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06章 姑姑,你真是太阴险了!

第506章 姑姑,你真是太阴险了!

    ,日月同辉!

    刘老爷跟欧阳老爷不同,他很看重一双儿女,也真心为他们筹划,绝非出卖女儿谋取家族利益,可是他苦心筹谋,真相却给了他一耳光,嘲笑他有眼无珠。

    今日,他颜面扫地!

    哪怕范大勇输给了李菡瑶,只要没对刘家下手,没挟持他跟太太,他也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然而范大勇行事不择手段,把他、把刘家利用个彻底,实在令他心寒,又怎敢将女儿托付给这种人!

    他痛恨地看着范大勇。

    哼,想利用他?

    那他宁可死!

    他死了,范大勇便没辙了。

    他死了,也算给了李菡瑶交代,为勾结范大勇围剿李家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李菡瑶才能对他儿女尽释前嫌。从今天的情形来看,李菡瑶确实有雄才大略,且这个忠义公世孙也支持她,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刘嘉平被父亲叮嘱,“嗯嗯”点头,一面心惊肉跳地看着父亲脖子不住流血,怒吼“范大勇!”

    刘诗雨盯着范大勇,眼中寒光闪烁,正要动作,被一直蓄势待发的李菡瑶扯住胳膊。

    李菡瑶在等一个机会。

    刘老爷为她创造了这个机会。

    所以,她果断出头了。

    李菡瑶一双妙目盯着范大勇,嘴里吩咐方勉:“勉儿,来而不往非礼也,给范将军回重礼!”

    方勉瞬间明白她的意思,道“是”,毫不犹豫地扣动机括,“砰”一声射中范大勇腹部。

    范大勇捂住肚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李菡瑶——难道她不管刘老爷夫妻死活了?想要一箭双雕?毕竟刘老爷夫妇之前与他勾结,联手对付李家。

    李菡瑶没听见他心声,若听见,定会说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开始攻其心防。她微微抬起轮廓优美的小下巴,斜睨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年轻男子,轻蔑道:“败军之将,没资格提条件!”轻柔的话语,却掷地有声。

    范大勇如同挨了一耳光。

    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少女,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还有不甘。他心中兴起狂热的征服欲,要征服面前美丽的少女,然后将她终身囚禁在自己身边,折辱她,凌虐她,要她看清一个残酷的现实:女人,永远是男人的附庸!永远依附于男人!休想爬到男人头上!

    在这之前,他要先脱身才行。

    李菡瑶体贴到他的屈辱和不甘,又换了一副口气,用谈判的语气道:“范大勇,刘老爷不肯将女儿嫁你,刘姑娘更不愿意嫁你,你确定要鱼死网破?”

    范大勇盯着她不语。

    李菡瑶继续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看你今日布置,虽不高明,也是经过周密谋划的。既有这心计,难道看不出眼下情势对你不利?若再坚持,把性命交代了,悔之晚矣。倒不如就此罢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范大勇咬牙道:“不坚持,你就能放过我?”

    李菡瑶点头道:“能。”

    范大勇道:“要我如何信你?”

    李菡瑶鼻子里轻哼一声,自信道:“就凭李菡瑶三个字!本姑娘说放你,就一定会让你平安离开;若是言而无信,岂不影响信誉和口碑?当然,错过今日,我还是要追杀你,就如你错过今日也会找我报仇一样。”

    刘嘉平忙道:“李姑娘从来一言九鼎!”

    范大勇沉默,似在权衡。

    那常来抗议道:“姑娘刚不是说,不论人家骂你怪你,你也不会报复吗?怎不肯放过我们将军?”

    李菡瑶笑道:“这位大哥,我这话针对的是江南百姓。传几句闲话、自以为是地污蔑李菡瑶,我可以不在乎;范大勇双手沾满鲜血,我岂能放过他?”

    常来道:“你手上也沾满鲜血!”

    李菡瑶点头道:“是。我手上也沾满鲜血——”她举起手来细看,嘴里细数——“有潘梅林的,陈飞的,陈飞豢养的私军灭了江家,我便灭了他们;还有恶贯满盈的花将军,还有京城龙虎禁卫;你也快了!”

    常来吓一大跳,急忙后退。

    “你……你比将军还狠毒。”

    李菡瑶瞅着他笑了,竟不生气。

    死在她手上的,有些人该死,有些人却是在两军交战中杀的,无所谓对错,她不为自己辩解。

    逐鹿天下,胜者为王!

    她只要坚守大仁和大义。

    范大勇赞赏地瞅了常来一眼。这个属下,对他是真忠心,回头要重用。他身受重伤,不由萌生了退意。李菡瑶说的对,再耗下去把性命丢在这就晚了。

    方勉见范大勇阴险,常来竟将李菡瑶跟范大勇相提并论,骂李菡瑶狠毒,杀机顿起。他目光一扫,便有了主意。他便冲李菡瑶使了个眼色,先瞥了挟持刘老爷夫妇的禁军一眼,又看向范大勇,那意思是想救人。只要救下刘老爷夫妻,范大勇便无可依仗,便死定了。

    李菡瑶警觉地瞅他一眼。

    方勉疑惑,觉得那一眼暗含警告,分明不许他妄动。

    难道姑姑另有安排?

    他心一动:姑姑好像有意放范大勇离开。这是为什么?忽然他想起昨天姑姑说,范大勇帮龙隐卫追杀他们,说明背后有废帝余孽撑腰,还说这人定是皇族人,许了范大勇荣华富贵,才令他铤而走险……

    方勉如醍醐灌顶:姑姑这是要借范大勇之手来追查那皇族人的下落和其他废帝余孽;她根本不惧那两禁军的胁迫,以藤甲军的身手要救人其实很容易。

    姑姑要如何追查呢?

    最简单的,莫过于在范大勇身边安插人,而这个人,一定要深得范大勇信任……

    方勉心急跳:姑姑真太阴险了!

    他掩饰般垂眸,不敢再想下去,仿佛再想这事就会被人窥破玄机,就会泄露姑姑的秘密。他只能偷着乐,与姑姑分享秘密,以窥破姑姑的秘密而自豪。

    就听李菡瑶道:“范大勇,你信不信,若刘老爷有个万一,我即刻叫人杀了你,然后救下刘太太!”

    范大勇趁机松口,“我答应了。”

    刘嘉平见范大勇终于低头,喜极而泣,疾声道:“快放人!”再不放,他怕父亲血流干了。

    那禁军还在犹豫。

    范大勇喝道:“放了。”

    两禁军这才放手。

    刘家兄妹急忙上前,一个抱住父亲,一个扶住母亲,又高声喊大夫,又叫丫鬟婆子,心慌慌地忙乱。

    李菡瑶也对方勉道:“放了他。”

    方勉故意迟疑,想反悔。

    李菡瑶嗔道:“勉儿,姑姑的话你也不听了?你想让姑姑做言而无信的小人,跟他一样?”

    方勉幽怨地瞅着她,心想“长辈的架子端得挺足的”,嘴上却道:“姑姑,我的仇呢?”

    李菡瑶安慰道:“你等着,姑姑回头再把他抓回来,让你亲手杀了他。今天先放了他。”

    范大勇脸色难看无比。

    方勉最终放了范大勇。

    在刘家,范大勇是休想得到大夫诊治的,好在李菡瑶一言九鼎,没人为难他,他拖着伤体正要急速离开,忽听门口高声回报,他便挪不动脚了:

    “靖海大将军颜将军到!”

    “江南第三才女鄢姑娘到!”

    “江南第四才女火姑娘到!”

    “忠勇大将军之子赵公子到!”

    “白虎王之女郑姑娘到!”

    “京都府衙裴大人之子裴公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