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493章 我来了!

第493章 我来了!

    ,日月同辉!

    “静晖!”

    “弟弟!”

    两声惊呼,一远一近。

    远处的是欧阳太太。

    近处的是欧阳薇薇。

    欧阳静晖右臂中箭,却满脸倔强地看着聚风堂那边,仿佛在告诉母亲:“你要杀姐姐,先杀了我!”

    聚风堂,本是好名字。

    可惜,刘老爷给那屋子起这名字,却是为了一段俗而又俗的心思:是为了聚风水、敛财气。这别苑内还有一处“聚水堂”,与“聚风堂”相呼应。

    “聚再多的财气也没用,欧阳家今夜要败落了!”原来那箭上有毒,欧阳静晖感到头晕目眩,却死死将欧阳薇薇护在身后,而鲍妈妈则挡在欧阳薇薇的后方。

    ※

    五桥村观音庙,庙前矗立着一棵千年的银杏树,庞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新发的叶片清新嫩绿。再过几天就是二月十九——观音会,近日庙里的香客人流激增,将这四进的乡野村庙挤得满满当当,各院都是人。

    在一间静室内,忠义公世孙方勉和二太爷方无莫被四五个龙影卫堵住了,静室外也散布着香客打扮的龙隐卫,方丈等几个僧人则被软禁在偏殿。

    方无莫连续辗转奔波,原本鹤发童颜的相貌现在看上去有些清癯,但精神和气势不减分毫。

    方勉今年十五岁,骤逢家变、连日逃亡,使得他从矜贵的世家少爷迅速蜕变成乡野小子。

    领头的龙隐卫叫龙四,四十多岁。

    龙四盯着端坐在蒲团上的老人,又扫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少年,眼神不屑中带着杀机,冷冷道:“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过皇家龙隐卫的追杀。”

    方无莫眼皮一掀,轻笑道:“皇家?大靖还有皇家吗?”

    龙四眼中戾气一闪,道:“皇族血脉众多,得天庇佑,岂是你等乱党可以灭得了!皇上没了,自有其他皇族登基。不管谁登基,方家都要被灭九族!”

    方无莫叹道:“真是愚忠。”

    只说了这一句便垂眸。

    似乎不屑再与龙四争辩。

    龙四被老人淡然的神情撩拨的气怒不已,觉得一枪射死他太便宜了,定要击溃他心志,让他悔恨难受,才能解心头之恨,才能告慰皇上在天之灵。

    他严厉道:“我等忠心,岂是你这乱臣贼子能领会!方家受两代先帝隆恩,得封忠义公,而今忠义何在?别说皇上没错,便是真错了,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忠义公辜负皇恩,与王亨梁心铭勾结,竟敢违抗圣旨,死有余辜!龙隐卫但凡接受皇命,不死不休。”

    方无莫似乎被他这话触动,又掀开眼皮,看着他赞道:“好忠心。”不过口气略带揶揄。顿了下,他又关切地问:“你可认得字?可学过历史?”

    龙四警惕道:“学过又怎样?”

    方无莫道:“若学过,你就该记得永平年末,永平帝也是这般猜忌白虎王和玄武王,眼看大靖将乱,是英武帝当机立断,发动皇城兵变,夺权登基。英武帝登基后,重用并安抚白虎王和玄武王,将大靖推向鼎盛。”

    龙四不语,看他舌灿莲花。

    方无莫继续道:“顺昌年间,有奸佞指证我方家与玄武王勾结,为玄武王提供军费养兵,顺昌帝不肯让忠臣蒙冤,举轻若重,明辨是非,才令国祚延续。

    “还有先帝靖康帝,对梁心铭女扮男装的处置同样以江山社稷为重,而非帝王权威……

    “这些帝王之所以流芳百世,为后世敬仰,因为他们都‘亲贤臣、远小人’,明辩是非,弘扬正气,所以他们兴盛了大靖。像你等这样,为了维护帝王权威,不问皂白对忠臣良将横加迫害,大靖岂能不亡?大靖就是亡在吕畅和你们这些所谓的‘忠臣’手上。可笑可叹!”

    龙四终于老羞成怒。

    他若真是个无知的武夫也罢了,然他也出身世家,受过良好教导;方无莫说的又浅显易懂,活生生的以史为鉴,令他无法忽视,倍感难堪和羞辱。

    可是,他能认输吗?

    当然不能。

    况且他不觉自己有错。

    于是他冷笑道:“还真是舌灿莲花!不过这没用,等将你们这些乱臣贼子都绳之以法,天下就清净了,江山社稷也稳了。到时候,史书一样会记载今日之事,说我等铲除乱党,力挽狂澜,救民于水火……”

    方无莫一笑垂眸,仿佛觉得他不可理喻,与他白说了刚才那些话,是对牛弹琴、夏虫不可语冰。

    方勉更是噗嗤笑出声来。

    这有些失态,不够冷静。

    可他实在忍不住啊!

    之前他们收到京城消息,说昏君自戕,朝堂百官群龙无首,照理说京城应该陷入混乱才对,然事实却出人意料,王壑和张谨言居然控制了局面,京城比昏君活着时还要安定清明,也不知他们怎么做到的。鸽子传信力求简洁,无法细说缘由,所以方勉好奇极了。这是他父亲——忠义公世子方逸安传来的消息,京城忠义公府已经平反了。

    二太爷说,昏君“失道寡助”。

    这龙四愚忠,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就像做白日梦一般,梦想恢复大靖昔日荣光,不可笑?

    龙四深吸一口气,竭力忽视他们的嘲弄,抬起右手,在扣下手枪机括前,冷笑道:“别装模作样了。你们故意放出风声,说有人追杀你们,是指望有人来救你们吧?打量这里是江南,忠义公的老巢在这,总还有些方家余孽,或者王家或者玄武王的同党,听到消息赶来救你们。想到倒好,不过都是白费心机。你们可知,为何怎么逃都甩不掉追杀吗?”

    方勉忙问:“为何?”

    他知道二太爷之前一直在拖延时间,可是龙四这狗贼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他们的意图,竟然不肯啰嗦了,这就要杀他们,他便有些急了,他还不想死呢,因此他忙装作不甘心的模样反问,继续拖延时间。

    再说,他也好奇原因。

    龙四兴奋道:“是范大勇向我们提供的消息。这江南地面他比我们熟,我们才不至于抓瞎。他正在剿灭李菡瑶那妖女,为复兴大靖努力。你们是不是以为,他已经投靠了玄武王?呵呵,可笑可叹!忠于大靖的可不止龙隐卫,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你们想改朝换代,那是做梦!”他也学着方无莫的口气,如愿看到方勉神情错愕。

    龙四得意了,正要扣下机括,就见方无莫又抬眼,深深地盯着他,问:“你可知老夫在等谁?”

    龙四手一顿,不由问“等谁?”

    方无莫道:“李菡瑶!”

    他实在不想说话,可是再不开口就要死了。虽然他已经八十多岁了,也能死了,但谁不愿寿终正寝,谁愿意横死呢?再说,还有方勉呢。所以他只能继续拖延。

    方勉急忙道:“对,我们在等李姑娘,可不是那范大勇。哼,范大勇算什么东西!”

    他也尽力拖延时间。

    能多说一句是一句。

    他真不想死啊!

    他心中嘀咕抱怨:二太爷非说李姑娘会来救他们,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来!唉,原以为二太爷年高有德、英明睿智,谁知竟信错了。二太爷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身上,纯粹是老糊涂了。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潜水逃走呢,何必上岸进庙。这观音庙是方家的家庙,岂能没有人监视?上来简直是找死嘛!李菡瑶,你算什么才女?你还不如范大勇呢,范大勇都能找到我们;你呢?

    龙四听了一老一小的话,没来由地心一凝,毫不犹豫地扣下机括,就听“砰”一声枪响。

    方勉心一跳,接着便释然,对龙四咧嘴笑——死就死吧,他是忠义公的子孙,死也要潇洒,千万不能露怯。

    然他的笑容凝固。

    因为,龙四手上的枪掉了,跟着身子一阵颤栗,满眼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倒地。

    又一阵密集枪声传来。

    是射向其他龙隐卫的。

    伴随着一声“我来了!”

    在混乱中清澈凸出。

    同时,一群少年冲进来,一部分围攻龙隐卫,一部分迅速挡在方无莫和方勉身前,形成一堵肉墙。

    龙隐卫全力反击。

    静室不静,成了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