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459章 投降
    ,日月同辉!

    之前面对毁天灭地的连番爆炸,宋平都面不改色,眼下却被这三声轰炸炸得方寸大乱。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时,竹林内一阵呼喝传来:

    “不想死的就站住!”

    “别动,放下兵器!”

    “动一动就炸死你们!”

    “都别动!放下武器!”

    禁军胆寒,不敢乱动。

    果然,爆炸平息了。

    没有新的爆炸引动。

    竹林内又传出原先那声音:“知道李家为何缺炸药吗?”众人来不及想缘故,就听他自己答道:“因为都埋在你们脚底下了。二十步埋一坑。这一片都是……”

    禁军听到这,再次混乱,许多人烫了脚似得跳起来,然跳起来又落下去,还是要踩着这片山坡。

    大家欲哭无泪,乱碰乱撞。

    也有那临危不乱的就喊:

    “别动!不动就没事!”

    “对,别动!”

    一面喊,一面拉住那无头苍蝇一样乱钻的人,对他吼道:“叫你别动!你想害死我们?”

    乱了一阵,才安静下来,一个个的屏息凝神,如同临刑的死囚,绝望之下又期待奇迹。

    对面竹林内又命令道:“放下兵器,挨个排队走下来。有胆敢冲杀的,杀无赦!”

    话音一落,就听叮叮当当一阵杂乱的兵器碰地声,丢了兵器的禁军自发排队就往山下走去。有些人是真的怕死,所以投降;有些人则想浑水摸鱼,他将大兵器丢了,却藏着短匕或者短枪,只等到了安全地方再反击,横竖他们人多势众,十几个人对付反贼一个,怕啥?

    宋平见状大骇,连番喝止,“你们别听他的!他们哪有那许多的炸药?那都是骗你们的!”

    可惜无人听他的。

    骗不骗的,谁也不敢赌。

    之前禁军不就赌死了!

    冰雪霜露等女簇拥着鄢芸走进竹林,竹林中光影昏暗,全仗着外面燃烧的火光映照,才不至夜盲;在暗影中看外面,却清楚的很。一路走来,藏在暗处的藤甲军急忙现身,恭敬地朝她见礼,唯恐惊吓了她们。鄢芸并不说话,只轻轻摆手,示意他们不必见礼,别暴露了。众人才又隐入林中,鄢芸则朝着官兵聚集的林外走去。

    忽听胡齊亞高声喝道:“活捉宋平的,赏银二百两;杀死宋平的,赏银五十两。”

    宋平:“……”

    他竟这么便宜?

    他不知道,胡齊亞定这报价是经过一番精心计算的:宋平之前悬赏一万两捉拿李菡瑶,胡齊亞五千两,胡齊亞听后非常生气。——威名赫赫的李菡瑶才值一万两银子?这不是成心踩踏姑娘嘛。他便想,若姑娘值一万两,那宋平只值二百两。这是活的,死的更便宜。

    鄢芸来到胡齊亞身后,诧异问:“二百两是否太少了?他们刚才可是悬赏一万两捉李姑娘呢。”

    胡齊亞忙转身,先客气招呼道:“鄢姑娘来了。”又肯定回道:“不少。他只值这个价!”

    鄢芸一怔,想起他对李菡瑶敬若神明,便明白他用意了,瞅着他微微一笑,不再反驳,抬腿向林外走去。

    胡齊亞急忙上前一步,挡在她前面,并警惕地左右打量两眼,问:“姑娘干什么?外面危险。”

    鄢芸淡然道:“我有分寸。”

    胡齊亞不赞成道:“姑娘运筹帷幄,坐镇指挥,打打杀杀的事就交给齊亞吧。官兵还没投降呢。姑娘要出去了,万一受伤,齊亞无法向我家姑娘交代。”

    鄢芸见他如此紧张,一副生死置之度外、随时要替自己挡刀挡箭的模样,想了一想,不再坚持,吩咐道:“速战速决。我要回城,另有要事。”

    胡齊亞抱拳道:“是。”转脸对冰儿等女道:“请几位姑娘跟我出去,冒充下鄢姑娘。你不必说话,听我说就行。”

    冰儿等人应声上前。

    胡齊亞便带着一队藤甲军,便向竹林外走去。

    竹林外,禁军们听见胡齊亞悬赏捉拿宋平,根本未留心赏银高低,胆小的只顾逃命,恨不得多生两条腿才好;胆大的本就不是真心投降,当然不会捉拿主将;宋平的亲信则紧张地护在他身边,高喊“保护将军”;也有想捡便宜的人,可惜没机会下手,只得罢了。

    宋平见手下禁军快跑光了,气急败坏,情急之下又想不出应对的办法,不知如何是好。

    一亲信低声提醒他:这地下埋有炸药,等投降的禁军都下去了,对方肯定会引爆炸药,炸死他们。不如假意投降,混在大家一起。胡齊亞再狠,也不能把这许多人都杀了。何况还有鄢姑娘呢,小姑娘家家的,心软的很。只要混过眼前这一关,到了安全地方,再反击不迟。

    宋平眼睛一亮,说就这样行,然后高喊“鄢姑娘饶命,宋某愿投降。”暗地里却偷偷将短枪插在后腰皮衣下,外面罩着军衣大氅,然后也跟着大家下山。

    众人见将军都降了,跑得更快。

    转眼间,上万的人都下了坡。

    大家汇聚在坡下的空地上,忐忑不安地盯着前方的竹林;宋平和亲信们站在最前面,蓄势待发。

    胡齊亞便和冰儿并肩出来了,他们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和十几个藤甲军。

    宋平见胡齊亞身穿藤甲,威武霸气,又年轻,不慌不忙走出来,比自己还像将军;还有那鄢芸——他把冰儿认作鄢芸了——看上去才十几岁,就是个小丫头片子,自己败在这两个人手上,真太憋屈了。

    因而,他急于要出这口气。

    他想:“他们人少,仗着地下埋了火药才挟制了我们,其实并不可怕。”

    他目测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二十来丈,心中计算:若率军突然冲过去,只要冲到竹林边,双方短兵相接,情势便扭转过来了。不论胡齊亞在地下埋了多少炸药,也不敢轻易引爆,否则就会炸死他自己。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宋平发一声喊“杀!”

    站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亲信便冲了出去,宋平率众紧随其后,那些假意投降的禁军也急忙跟上。

    宋平听见身后呼声如潮,从者众多;眼看着前面,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兴奋不已。

    胜利,就在眼前!

    几百人冲向竹林。

    “轰!轰!”

    又是两声炸雷。

    宋平高高地飞上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