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389章 虎口里拔牙

第389章 虎口里拔牙

    ,日月同辉!

    鲜血渗了出来。

    那红色刺激了崔华的双眼,令他细长的眼眸扩大、变圆。他翻手捏住泽熙下巴,差点将泽熙下巴颏捏碎了,兴奋道:“吃人啊,小狼崽子!很好!”

    他居然笑起来了。

    泽熙也冲他笑。

    还是那么天真无邪。

    崔华着实奇怪:这小家伙到底为什么笑成这样?心底的疑团似暴雨前天空的云,越聚越多。

    他定要弄清这问题!

    然而,别人不让他如愿。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他不耐烦喝道:“什么事?”

    若在平常,属下绝不敢来打搅他的,但眼下乃非常时期,他估摸着是有大事,所以才问。

    外面回道:“秦指挥有事回禀。”

    崔华阴沉着脸放开泽熙,下榻来。

    “来人。”

    外面应声进来一禁军。

    “将军吩咐。”

    “把这小子带走,跟那群贱奴关在一处。没有本将军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来!”

    “是,将军。”

    泽熙逃过一劫,被带走了。

    崔华离开小楼,重新回到前面将军府,便有属下来回禀军情,然后又查看军务,一夜不曾睡。

    另一边,李菡瑶也未睡。

    本来她已经躺上床了,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忽然又翻身坐起来,对外叫“凌侍卫。”

    凌寒忙进来,到床前。

    李菡瑶瞅着他问:“万一崔将军把今晚的事告诉皇上,你说皇上会不会降罪咱家?”

    凌寒心领神会道:“庄兄弟放心。你本不知情,况且也是好意,想替皇上察看察看,皇上怎会怪你呢?最多教导你几句,让你下次别莽撞行事。”

    李菡瑶松口气,放心道:“说的也是。好歹咱家这次也算立了功,皇上未必会严惩咱。再说了,崔将军说的也不知真假。咱家是一定要把这件事禀告皇上的。若真有其事,皇上自会赏他;若他撒谎,哼哼!”

    凌寒赞道:“庄兄弟忠心!”

    李菡瑶正色道:“那是。这节骨眼上,咱们多个心眼没错,免得他被叛党收买了。你过来……”

    说着压低了声音。

    凌寒凑近她。

    李菡瑶便如此这般交代他一番。

    凌寒不住点头。

    他们这般做戏,乃是李菡瑶防备暗中有人监视,先装模作样一番,打消对方的疑虑,再交代凌寒任务。

    凌寒轻声道:“庄兄弟放心。”

    自打他们这些孩子进入李家后,再不为生活钱财发愁,那志向就拔高了,且是不断提高。

    李菡瑶不负所望,带着他们杀贪官、闯京城、入皇宫,每一次行动,都让他们热血沸腾,所经历的皆是寻常人奋斗几十年也未必能完成的大事。

    眼下他们身处虎穴狼窝,随时会丢掉性命,但他根本无惧;即便死了,他也无怨无悔!

    他不怕,却发现李菡瑶有些心神不定,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之前在皇宫也没这样。

    他以为李菡瑶紧张,便低声安慰她,让她别怕,他便是拼着性命不要,也会护她周全。

    到底是个姑娘家!

    凌寒有些心痛主子了。

    他们这些少年心理常很矛盾:一方面十分崇拜、信任李菡瑶,能人所不能,另一方面又怜惜她是女子,全力护着她,觉得她害怕、紧张都很正常。

    李菡瑶确实很紧张。

    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回放禁区内听见的声音,那声音先令她狂喜,接着便是害怕,然后又犹豫,最后,种种复杂的情绪都被她强行压下去,代之以冷静。

    她双眸不自觉射出耀眼的光芒,红唇不动,从齿缝里挤出微声道:“不可大意!这次京城之行即将结束,我不想在最后功亏一篑。一定要成功!”

    凌寒低声道:“是。”

    李菡瑶重新躺下。

    凌寒没出去,就守在房内。

    另一边,周惟安也在行动。

    第二天清晨,城门一开,崔华派去城中的心腹便传回来消息:皇上确实被困皇宫。王壑跟张谨言已经控制了皇城,将文武百官悉数押进皇宫。昨晚太后薨逝……

    一条条消息惊呆了崔华。

    “皇上呢?”

    “不知道。”

    形势恶劣,崔华不由紧张,又暗自庆幸没有贸然出兵,否则没救出皇上,先把自己折了进去。但皇上失踪,得救啊;若迟了,被叛党先找到就完了。

    他召集心腹紧急磋商。

    李菡瑶和周惟安都在。

    因崔华要派人混入皇宫,打探皇上消息,最好的人选莫过于李菡瑶带来的“龙禁卫”。他便叫了凌寒等人来,询问龙禁卫值守皇城的规矩和安排。

    “你原属谁管辖?”

    “唐大将军。”

    “本将军问你归哪位指挥使统辖?”

    “张强。”

    凌寒见问这么细,心里“咯噔”一下,忙随意扯了个名字,龙禁卫有三万呢,每千人一个指挥使,共有三十个,就不信崔华认识所有的指挥使。

    果然,崔华神情没变化,然他接着又问:“你们这一支归哪位副将军统辖?”

    凌寒愣住了。

    他不知道啊!

    他也不能随意掰扯了,因为龙禁卫大将军之下,只有两位副将军,原是龙禁卫左、右将军转化来的。那可三品武官,崔华要不知道名字才怪呢。

    正冒冷汗,凌风抢道:“尉迟琛。”

    凌寒忙点头,心里感激不已。

    崔华依然没在意他们之间的奥妙,继续问道:“你们在皇城内何处镇守,每班多少人,何时交接?谁能绘出皇宫地形图?或者各自说一些,本将军叫人绘制。”

    李菡瑶一听,顿觉不妙。

    她当初为了进皇宫,可是很做了一番功夫的,收集了无数情报。再者,她也没敢扮重要人物,这次冒充钦差,也是以太庙一小太监的名义,差不多的事都可以推说不知道;关于嘉兴帝和吕畅,她因为一直跟在这二人身边,对当时的情景十分了解,崔华毫不怀疑,但凌寒等人扮的龙禁卫就不一样了,根本禁不起盘查。

    李菡瑶想过无数种暴露的可能,唯独没想到这点,可见“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不过到这时候,也无所谓了。

    正好她已经等不及了。

    她嫣然一笑,“啪啪”甩了两下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