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362章 挑孙媳的标准

第362章 挑孙媳的标准

    ,日月同辉!

    梁朝云担心地看着弟弟,总觉得他心事重重,想问又不知从何开始。姐弟阔别七年,一朝见面,许多话都不知从何说起,尤其是父母,都不敢提。

    总归是要提的!

    梁朝云默默想。

    正在她酝酿时,王壑一句话将她拉回到从前温馨岁月。王壑道:“大姐,我想吃你做的一品锅。”

    梁朝云笑道:“好,给你做。”

    王壑也笑了,阳光灿烂。

    梁朝云目光望向他头顶,道:“你比我高了好些呢。”

    王壑斜睨着她道:“七年了,你个子一点都没长。”

    梁朝云:“……”

    好想呼他一巴掌。

    这时,王均顺着前面游廊飞奔过来,到了近前毫无减速迹象,直直地将自己砸入王壑怀中,双臂牢牢抱住王壑的腰,仰脸笑道:“大哥,我跟你去皇宫。”

    王壑扎着双手,转脸看向梁朝云,“他怎么还是这样?”

    梁朝云看着两个弟弟,使劲抿嘴笑。

    这气氛,好温馨!

    她觉得鼻子有些酸。

    王壑拍了王均脑门一巴掌,喝道:“站好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正想带你去操练操练。瞧你像个姑娘似得。再这样下去,要养废了!”

    往后,他是长兄如父。

    王均呵呵傻笑着放开他腰,又舍不得似得,牵起他右手,摇晃两下,像个孩子似得。

    王壑很不习惯跟人这么亲密地手拉手。他跟谨言和赵朝宗算是至交了,见面不过拍拍肩膀,捶一拳什么的;两个大男人手拉手,像什么样子?他待要挣开,瞧瞧弟弟笑得一脸纯真样,又不动了,任他牵着。

    他问:“怎么跑这来了?”

    王均笑道:“祖母叫你。我讨了这趟差事。”

    王壑问:“祖母叫我什么事?”

    王均道:“好像是问李姑娘的事。对了,李姑娘跟世子表兄是不是私定终身了?”

    王壑道:“别胡说!”

    他心里有了些预感。

    萱瑞堂,太妃还惦记着谨言对观棋的态度,想私下问王壑,偏偏王壑亲自送观棋去德馨院了。她便耐着性子,先问鄢苓,这李菡瑶家世、出身等底细。

    鄢苓便一五一十将李菡瑶的事迹挑要紧的都说了。比如公开招赘婿、抗旨逃婚、起兵造反,以及通过她传信给王壑,要与王壑联手,并亲入虎穴,大闹皇城等事,详尽地说了;又跪下请罪,说她思虑不周,不该私扣下那信,以至于刚才在上房东厢,李姑娘当面诘责她。

    老太太和太妃当即变脸。

    “她想招赘婿?”

    “是的。”

    “那可不行!谨言绝不可能给人做赘婿!”

    “壑哥儿也不能!”

    “她还拿走了玉玺?”

    “她这是想做女皇!”

    一众女眷都觉得匪夷所思,觉得这李菡瑶太自不量力了,尤其是太妃,生恐世子被李菡瑶所惑。

    太妃并不喜欢有心计强势的女子做孙媳,担心孙子驾驭不了。这是有根源的:她儿子、现任白虎王张伯远在娶王妃之前,曾有过一个妻子。当年,张伯远还是世子,被那女子爱慕、设计,以至于卷入诚王被害阴谋,不得不娶了她。张伯远深感屈辱,一直不肯碰那女子。直到梁心铭破了诚王一案,张伯远才洗清嫌疑。老白虎王上奏先帝,请了先帝圣旨,休了那女子,张伯远才得解脱。

    因此缘故,加上李菡瑶种种手段,太妃不愿孙子跟李菡瑶走得太近,以免重蹈其父覆辙。

    太妃已经相准了孙媳,就是王墨,但她不知谨言对李菡瑶心意如何,恐逆了谨言心意,后果难料,说不得要仔细筹谋,令他们自己分开才是上策。

    王老太太则与玄武太妃正好相反,她听了李菡瑶的事迹后,心里期盼王壑能娶了这女子。

    这其中也有个缘故:

    王壑的父亲王亨生下来便有隐疾,不得已才娶了林馨儿(即梁心铭)。林馨儿出身小门小户,却旺夫旺子旺家,不但治好了王亨的怪病,跟王亨夫妻和美,还令家族兴旺。因此,王老太太深知聪明强势媳妇的好处,只要男人能压得住,这媳妇只会旺家,绝不会败家。

    王亨的能力毋庸置疑;至于王壑,以王老太太对孙子的了解,比他父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且继承了梁心铭的智谋,还怕压不住那什么李菡瑶?

    王亨和梁心铭生死不明,王老太太本该伤心,但她却能淡然面对,不是她坚强,而是她太了解儿子和儿媳了,人人都道他们死了,老太太却不信。——这世上,能逼她儿子和儿媳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他们夫妻一向恩爱,既是一块消失的,生也好,死也罢,有什么打紧?他们自己高兴就成了。没准两口子躲哪过逍遥日子去了呢。

    王老太太只担心孙子王壑,现在王壑回来了,她便没什么牵挂了。然天下大乱,王家和张家同气连枝,要想保住平安,肯定得费一番手段。这时候,冒出一个李菡瑶来,其智谋和手段还不输梁心铭,老太太能不惦记吗?

    她心里就想着,若是孙子把这李菡瑶给收服了,像他父母一样,夫妻联手,必定能平定这天下,也必然能带领王家走向兴盛荣耀。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王壑娶李菡瑶的基础上,要王壑入赘李家,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所以她想叮嘱孙子几句。

    老太太正用心谋划,太妃凑过来,跟她嘀咕了几句。老太太心一动:太妃不喜李菡瑶,她喜欢啊。先前就见谨言那小子看李姑娘的眼神不对,那李姑娘好似也对谨言不一般,倒是对王壑很平常。她还不服气呢,觉得这李姑娘眼光不大好,自己孙子比谨言不强多了?眼下太妃发愁,她正可帮一把,没准李姑娘就成王家的人了。

    老太太忙让人去叫王壑。

    王均急忙跑来叫大哥了。

    王壑到瑞萱堂,太妃和老太太以及众女忙都热情招呼他,像他刚回来一般,丫头过来解了斗篷,妹妹们抢着捧了茶来,好容易才坐下说话。

    太妃问:“李姑娘安置妥了?”

    王壑笑道:“谨言在盯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