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334章 等定亲就好了

第334章 等定亲就好了

    ,日月同辉!

    众人见了一阵心堵——先帝这两个儿子,端郡王太平庸,且生活荒唐,膝下又无子;安郡王是病胎子,都不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儿子不行,只能看孙辈。目前来看,安郡王的小儿子聪慧,曾得先帝夸奖的,若立安郡王,等他哪天伸腿去了,就扶小太子上位。

    正交头接耳低声议论,外面又来人了。

    就见张谨言的亲军飞奔进来,高声回禀王壑:李姑娘找到了。世子亲自去接了,让等等。

    王壑大喜——等,当然要等!

    忽然举目一扫,只见大殿内文武百官都神色不忿地看着他,不由一激灵,心想:不好!李姑娘若来了,这些人还不把她撕了生吞了?谨言糊涂!

    不等他说话,谢耀辉已经抢先道:“等,当然要等!玉玺还在李姑娘手上呢。正好也让我等瞻仰瞻仰江南第一才女的风采——到底是何等人物,敢在太庙留书!”

    说真的,他有些佩服李菡瑶了——居然还敢回来,就这胆识,就令他佩服。

    郑基霍然起身,“本王第一个要会会她!”

    众臣都纷纷附和。

    王壑不愿拒绝了。

    拒绝就堕了气势。

    来就来,还怕他们怎地!

    于是众人便耐心等待。

    冬日天短,随着太阳西斜,殿内光线也渐暗,然前方就是乾元殿,那熊熊大火越烧越旺,火苗腾空而起,现成地充当了照明巨烛,看得众人触目惊心。

    殿内沉静下来。

    偶有官员看向王壑,眼神不是畏惧,就是愤恨。敢愤恨的没几个,大多是皇亲,如左相尹恒、誉亲王等;更多的则是畏惧,面对强大实力的畏惧。

    再说张谨言,带着一队三百玄武军,跟着雷儿来到悦来客栈,瞬间把客栈给包围了。

    谨言翻身下马,大步走进客栈。

    客栈掌柜吓坏了,小跑过来问:“军爷,小店犯了何事?”

    世子亲卫摆手道:“不关你的事。不必惊慌。”

    掌柜的不信,小心翼翼地看着气势逼人的张谨言。

    张谨言冲他微微点头,因为心情很好,还笑了一下,便跟着雷儿向后院走去。

    到客房门口,雷儿先通禀进去。

    观棋正等回信,听说张谨言亲自来接,不由一怔;跟着,心就“砰砰”急跳起来。

    这一刻,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自小就常和李菡瑶互换身份,玩惯了的,这会子却紧张得不知自己是谁了。

    “请世子进来。”

    她忙站起来道。

    雷儿返身出去,请张谨言。

    张谨言举步进屋,便看见记忆中的“李姑娘”一副村姑打扮,正脸儿红红的看着他,眼神有些闪烁。谨言感觉心被重重撞了一下。奇怪,撞那么重,却不觉疼,而是像军中牛皮鼓被敲响似得,“咚、咚、咚”响。

    两人同时想起那件事,除了肢体的亲密接触,还搂着腰共乘了一匹马,那情形历历在目。

    谨言指尖滑腻感觉犹在。

    当日,观棋叫他忘了这事。

    已经发生的事,怎能忘呢?

    谨言决意不再受门第和身份束缚,也跟王壑坦白了想娶“李姑娘”的心思,再看见观棋,理所当然地轻松、甜蜜。唉,他本就该对“李姑娘”负责的!

    可是,他不能入赘的啊。

    这事要好好跟“李姑娘”商量。

    观棋脑子里盘旋着李菡瑶交代的“顺心而为”,一面分析自己对张谨言到底是何心意。

    谨言咧嘴笑道:“李姑娘!”

    观棋回笑道:“世子别来无恙?”

    这是客套话了。

    张谨言笑道:“姑娘莫要打趣我了。先前你就混在藤甲军中吧?是我蠢,竟被姑娘骗了。”

    观棋鼻子里哼了一声,嗔道:“你若蠢,世上就没有聪明人了。”她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和这家伙的言语交锋,一点没讨到好。这家伙才不好骗呢。

    张谨言认为这是夸赞他,只是笑。

    观棋被他笑得耳根发烫,转开目光,示意他坐。

    张谨言就在她对面坐了,依然笑看着她,忘了说别的。

    观棋受不住他目光,忙转移话题,因问他:“听说太后要废帝,另立明主。你们怎么应付?”

    涉及政事,张谨言神色一正。

    他将眼下局势说了一遍。

    观棋也恢复了精明,眼珠骨碌转了几转,问:“这么说,眼下文武百官都在乾阳殿?”

    张谨言道:“正是。”

    观棋问:“世子不去?”

    张谨言道:“我这不是来接姑娘了么。回头就去。”说到这暗想,要不要催她动身?

    观棋道:“好,我同你一起去。”

    张谨言吃惊道:“姑娘也要去?”

    观棋道:“我不能去?”

    张谨言道:“姑娘最好别去——”还没说完,就见观棋不悦地蹙眉,忙加快语速——“姑娘顺走了玉玺,又在太庙留书,还带走了郑姑娘,现在各方人马都在找姑娘。姑娘还是别露面的好,免得碰上皇家隐卫。”

    观棋道:“不是有世子吗?”

    张谨言:“……”

    观棋追问:“你保护不了我?”

    张谨言一挺胸膛,满脸坚毅道:“姑娘莫怕,在下定能护得姑娘周全。”

    观棋道:“这不就成了。”

    张谨言心想,这怎么就成了呢?你拿了玉玺,去皇宫不是自投罗网?他很想劝观棋把玉玺交给他,可是他不知怎么委婉地措辞,便问:“姑娘真要去?”

    观棋坚定道:“真要去!我此次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正好去乾阳殿当着大家宣布。”

    张谨言忙问:“什么事?”

    观棋似笑非笑地瞅着他,道:“怎么,世子不想让我去?咱们只是暂时联手而已,我李家并未投靠世子。世子不会要把我扣下,就此消灭一个隐患吧?”

    只是暂时联手?

    这就和他划清阵营了!

    张谨言差点忘了这丫头之前在皇宫干下的“丰功伟绩”,哪里是肯轻易臣服于人的。

    他急忙告诫自己“慢慢来,等定亲就水到渠成了”。他猜想李姑娘不肯放手,大抵是想在乱世中打下一份基业,改变商女的身份,这样嫁他也有底气;甚至野心膨胀,想着真做了女皇,说不定能把他招赘回去。

    由此可见,世子憨实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玲珑剔透心,把李菡瑶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可不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么,只不过目标是王壑,不是他。

    朋友们,今天只一更,让我缓缓先。么么哒(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