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330章 偶然的肌肤之亲

第330章 偶然的肌肤之亲

    ,日月同辉!

    静默了一会,郑若男又不放心地求证:“爹爹真不会怪我,真能支持我?”

    李菡瑶正色道:“王爷不会怪姑娘,但会怪我。他不相信我,怕姑娘所托非人。若我猜的不错,接下来,他定会施展各种手段追杀我,其一是为了解救姑娘,其二是为了试探我的能力。若我能力足够,王爷才能放心。”

    郑若男放心了,又同情地看着李菡瑶,道:“那姑娘……可要小心了。我父王很厉害的。”

    那神情,颇为幸灾乐祸。

    李菡瑶自信道:“我会让王爷看到我的能力和手段。”

    郑若男嘀咕道:“你都跑了,我父王也看不到了。”

    李菡瑶神秘一笑,道:“我一会再进京城。就这么走了,之前不都白忙了?而且,让王爷清楚我的动向,也即掌握了姑娘的动向。这样,王爷心里也踏实些。姑娘愿意辅佐我,我怎能害姑娘亲人不安呢?必要想办法让他们宽心、安心、放心。”

    郑若男心中涌出一股热流,随即吃惊问:“你要回去?”

    李菡瑶点头道:“是!”

    这下,连火凰滢也糊涂了。

    费了这么多心思,还借了白虎王府的令牌,好容易才出城,为何转头就要进去呢?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李菡瑶也不解释。

    她的布局,岂是简单的?

    东门郊外新桥庄,离京城约二三里路,在庄子路口,可远远望见京城巍峨的城墙。庄内共有二十多家佃户。这是胡清风前些日子买下的。李菡瑶听城外兄弟回禀,说观棋一行已经到了,她此刻就是赶往新桥庄。

    乡下不比城里雪化得快,清理也有限,一眼望去,山川田野连成一片银色世界。

    进庄后,来到正北方靠山边一所大宅院,进了院子,果然看见观棋和鉴书等人来了。

    当下主仆寒暄,不必细说。

    李菡瑶替观棋等引见了火凰滢和郑若男后,便让她们自己说话,她则拆看李卓航的信。看着一列列熟悉的字迹,耳边却响起父亲那磁性的中音,仿佛他就在自己面前,宠溺地抚摸她的头发。她忍不住想要依偎在他的怀里,告诉他自己干的那些事,好得到他一个赞许的目光、一句夸赞的话。

    看着看着,她兴奋起来:

    “你们竟然掌控了湖州!”

    “这都是老爷的手段。还有鄢姑娘,可厉害了。有她帮老爷,婢子才得抽空来接应姑娘。”

    “鄢姑娘是谁?”

    “原徽州巡抚鄢大人的二女儿,鄢芸,江南第三才女。”

    观棋叽叽喳喳地说起鄢芸辅佐李卓航控制湖州官场的经过,听得火凰滢和郑若男心情激荡。

    李菡瑶将信读了两三遍,才依依不舍地折叠还原,装入信封,连信封丢进面前的火盆,看着它化为灰烬。然后才抬头,对一脸吃惊的郑若男道:“江南四大才女,如今我已聚其三。剩下魏姑娘,我也有心请来。”

    郑若男:“……”

    她一颗心又火热起来,对前途也充满了期待,之前因为巧遇白虎王而引起的惶恐不复存在。

    火凰滢忙问:“魏姑娘能来?”

    李菡瑶道:“以前不能,现在则有几分希望。”

    火凰滢问:“姑娘说说看。”

    李菡瑶道:“大靖皇族若亡,后族陈家也会跟着败落。王纳和张世子亲手覆灭了大靖,玄武王更是将兵部尚书陈修文扣押在北疆,魏家跟陈家有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投效玄武王的。我便可以趁势招揽。”

    郑若男直言不讳地指出:“灭大靖也有你一份。”

    李菡瑶微笑道:“这不一样,我可没动陈家,而且这京城、这朝堂、这军队,都由王纳和张世子接手了,我什么也没拿。哦,就几张纸,还有个印。”

    火凰滢笑得花枝乱颤。

    郑若男道:“狡辩!”

    李菡瑶一笑,朝外看看天色,便对观棋道:“你跟我来。”说罢起身向左手房间走去。

    观棋跟了进去。

    李菡瑶很快又出来了,吩咐鉴书:“笔墨伺候。”

    鉴书忙摆上笔墨纸砚。

    李菡瑶拎来一个大包袱,从中取出一卷空白圣旨,其柄轴乃是黑犀牛角的;又一卷黑牛角轴的;又从怀里取出玉玺;又取出凌寒从吕畅家盗来的一份文字,乃是吕畅的亲笔,都摆在堂屋中间的花梨木方桌上,问鉴书和火凰滢二人:“你们谁能模仿吕畅的字,代我拟两份假圣旨?”

    火凰滢眼睛一亮:“我试试。”

    鉴书也跃跃欲试。

    郑若男怀疑地问:“这也行?”

    李菡瑶意味深长地笑道:“不试试怎知道。”

    郑若男道:“这也是能试的?若被当场发现,可就丢了性命了。怎么挽回?”

    火凰滢正看吕畅的字,闻言扭头笑道:“郑姑娘,姑娘这是谦虚呢。若没把握,怎敢试?”

    郑若男这才不说话了,且看她们如何操作。

    火凰滢和鉴书分别模仿了吕畅的字,经过李菡瑶鉴定,还是火凰滢临摹的更像一些。

    火凰滢笑道:“鉴书姑娘少临摹。我最近可是常临摹宰相大人的字,故而有些心得。”

    众人恍然大悟。

    李菡瑶道:“好。就由火姐姐来执笔。先用稿子录出来,多写几遍,确认无误再誊抄。”

    于是她口述,火凰滢誊录。

    共两份圣旨,一份是颁给二品官的,圣旨柄轴为黑犀牛角;一份是颁给四品官的,圣旨柄轴为黑牛角。

    正忙着,忽然房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来。

    李菡瑶笑道:“姑娘来了。”

    什么姑娘?

    火凰滢和郑若男扭头去瞧,一瞧之下,目瞪口呆。

    郑若男不可思议道:“这……这是……李姑娘?”

    火凰滢握着一支狼毫,盯着房门口的“李菡瑶”,双目泛出奇异光芒,若有所悟。

    观棋轻盈地走过来,不复之前形象,活脱脱又一个李菡瑶,不单容貌、步伐,连气质都像。

    郑若男看着假李菡瑶心想:知道李姑娘这么多秘密,这下算是走不成了,不然定被灭口。

    她便这么说了出来。

    李菡瑶听后绷不住笑了。

    火凰滢问:“姑娘用个替身,要她去做什么?”

    李菡瑶道:“去京城,会王纳!”

    她将自己的隐私告诉二女,是信赖和看重,表示她已经将二女当做心腹了。火凰滢就不说了,郑若男可是郡王之女,必须待之以诚,才能换来她们倾力辅佐。所以,一些重要的行动必须事先告诉她们。

    郑若男脱口道:“这太危险了。”她还记得李菡瑶之前是怎样催促她,跟逃命似得逃出京城。

    李菡瑶道:“我怎会让她去送死?先前我之所以匆匆出城,是有另外的任务,就是要传这两道圣旨,若留在京城和他们周旋,必定耽搁了时机。”

    火凰滢瞅了观棋一眼,转向李菡瑶,认真道:“姑娘此举不妥。若是去见别人,用替身无妨,然王纳乃是姑娘心上人,让替身去面对他,后果难料。

    “男女之情最是微妙不过,替身如何能应对?

    “再者,我说句丑话在先:观棋姑娘也是有情的,王纳又是这天底下一等一的少年才俊,他只当面对的是姑娘,这中间若有半点差池,姑娘后悔莫及!”

    观棋听见“心上人”三字,面色一变,再听了后面的话,更加惶恐,嗫嚅道:“姑娘,我……”

    她想起了张谨言。

    想起了偶然的肌肤之亲。

    这事,还没告诉姑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