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91章 阻住老子的脚步

第291章 阻住老子的脚步

    ,日月同辉!

    龙禁卫审讯王府下人得知:王壑从小就爱钻进假山内玩耍,在里面一待就是半天,丫鬟小厮都不得其门而入,忙报给嘉兴帝,并请了擅机关术的人去破解。

    果然,那假山内机关重重,请了好几个高明的工匠,费了好些天才破解,发现了王壑的密室,里面藏着王壑自小到大学习的各种玩具和各种书籍。

    至此,唐机才算彻底放心。

    嘉兴帝也心定了不少。

    然而,他们发现的是王壑已丢弃的密室。早在王壑十岁时,便琢磨:自己哪一天不钻假山?这家里,只要不是瞎子聋子,都知道这假山里另有乾坤了。不行,狡兔还有三窟呢,他的老巢怎能轻易暴露呢!

    于是,他开始另建巢穴。

    新密室在他的东厢地底,入口就在他卧室内,出口经由一条地道,通向与长安大街隔了两条街的一所宅子。那宅子被他暗中买下了,开了刘记商铺。他亲自设计的机关和图纸,建造的人均是王家的心腹。

    小时候,第一次建造假山内那个密室,他请了父亲王亨帮忙修改图纸、完善机关;这个新密室他却没让父亲插手,不但不让王亨插手,甚至为了阻挡父母,几年间他不断加设机关,就不让父亲和母亲破解。

    王亨调侃道:“儿子,你要能阻住你老子的脚步,这天底下便没人能进你的密室了。”

    王壑被激,穷尽心思设计。

    终于被他设计成了!

    那年他外出游历前,封死了东厢卧室和刘记的密室入口。最后一道机括,既是整个密室机关的总闸,也是开关,一旦合拢,锁闭了密室的同时,也打开了里面的机关轮盘。轮盘随机转动,所有机关方位将重新排列。除了王壑自己,别人根本不能辨识。即便他告诉别人,刚才他是如何开门、关门的,那人也无法再次打开密室。

    他对王亨道:“希望儿子回来,能看见父亲在里面喝茶。”

    王亨:“……”

    七年后王壑回京,打开了刘记那头的机关密室,发现无人进去过。那一刻,他并无自豪的感觉。他多希望父亲和母亲破解了他的机关,进来瞧瞧,也算是他们父子母子相聚的见证。他没敢过来王府这边,怕惊动了驻守在王府的龙禁卫,若密道被发现,将功亏一篑。

    至于大门楼内那些机关,则是他父亲王亨去年布置的。王亨眼看自己夫妻被新帝猜忌,想着自己死不足惜,就算为国为民,可是家人何辜?因此让人安装了这些机关,若有万一,家人也能抵挡一二,寻求退路。

    王壑回京,在刘记商铺内发现了母亲留给他的信和大门楼的机关图,今日才用上了。

    当下,他将祖父弟弟等人送进卧室,看着他们进了密室,又在外面封上了机关暗门,才转身出去。

    老仆一直留在外面守卫。

    院内,龙禁卫已经剿清。

    老仆带着人另布置了几处陷阱,埋了炸药,这会子刚完事,见王壑出来,忙道:“少爷,前门被龙禁卫围住了。赵公子刚在后院发讯号。咱们快走!”

    王壑看了一眼前院方向,已经是火光冲天,他却丝毫不惊。成功救出家人,他心中再无羁绊,而是充满万丈豪情,要放开手脚,和昏君决战皇宫!

    他举起手臂,环视院内杂衣汉子,沉声喝道:“诸位,请随我去皇宫,给昏君收尸去!”

    众汉子高呼响应“走!”

    一个个热血沸腾。

    他们都是玄武王的亲军,被张伯远派回来营救张、王两家人的。原本这是极其冒险的任务,大家都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做好了随时丢弃的准备。谁知王壑年纪虽轻,智谋和手段竟不输玄武王,这场劣势极明显的战役,被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仅救了家人,还炮轰了皇宫。

    汉子们看到了飞黄腾达的机会——只要将嘉兴帝拉下龙椅,玄武王便有机会坐上去;而他们这些人,便有从龙之功,将来封王拜相,指日可待!

    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禁军,当下聚拢到王壑身边,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迅速向后园方向撤去。

    王壑一路走来,就见昔日温馨的家园荒芜萧条,想是府中人被幽禁,缺少打理,加上刚才一场厮杀,到处都是尸体,才更显萧杀。不过,这些尸体大多是龙禁卫的,很少有穿杂衣;且有许多龙禁卫尸身上都有烧灼腐烂的痕迹,像是被什么毒药汁浇到身上侵蚀而死。

    王壑正奇怪,忽听前方传来声音,忙加快脚步走过去。穿过最后一道月洞门,就见后门房三间大屋子前的空地上,聚集着上千杂衣汉子,一个少年身穿灰色短打衣裤,浓眉大眼、蜂腰猿臂,正站在台阶上慷慨激昂:

    “……兄弟们,昏君骄奢淫逸、荒淫无道,掳了无数美女关在宫中,每日饱受折磨,正等着咱们去英雄救美呢!昏君还搜罗了无数的金银财宝,供其赏玩;还有无数的珍馐美酒,供其享用,待我等拿来散与百姓……”

    王壑听得直咧嘴,这小子!

    虽然他能数出嘉兴帝无数条罪行,但公正地说,搜罗美女和金银财宝这两条还真没有。

    他扬声叫道:“赵兄弟!”

    赵兄弟,名赵朝宗,表字子归,意味着百川归海之意。他乃忠勇大将军赵子仪的儿子,年方十七。他没继承到赵子仪的忠厚秉性,为人行事邪气的很。

    五年前,王壑和张谨言到了西疆,赵朝宗与他们一见如故。他听说王亨已经为王壑选了表字“纳”,意味海纳百川;而他自己的表字也选好了,即“子归”,意味着百川归海,他便对父亲道,他天生的就该流到王纳哥哥的海里去,死活闹着要跟王壑他们一块去游历。

    赵子仪倒也愿意,况且也管不住这儿子,若不准他去,回头哪天偷偷地跑了,奈何!

    邪气的赵朝宗被王壑降服了。

    王壑对赵朝宗道:“咱们兄弟将来要做一番大事业,一起建功立业。哥哥打算绕大靖周游一圈,以为将来运筹帷幄之用。贤弟和表弟将来都是要领兵的人,不会掌兵如何能成事?贤弟还是别出去逛了。听哥哥的,留在西疆练兵。表弟也要去北疆领兵。我这里有一套练兵方略……”

    他拿出一套练兵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