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73章 相思之毒

第273章 相思之毒

    ,日月同辉!

    谢耀辉辞官,简繁临危受命,立即陷入纷杂的政事中,主要是筹集粮草和军备。嘉兴帝令人断绝忠义公和玄武王的粮草军备,朝廷却不能不准备,以应付借刀杀人后,将要直面安国的战争。还要挑选合适的官员,或擢升或调任,由此引发吏部一系列官员人事变动。

    谢耀辉虽辞官,嘉兴帝并未释怀,命两名龙隐卫暗中监视他,发现异常立即回禀。

    谢耀辉回到家,当天下午便带着珍藏的美酒,乘马车,迎着漫天风雪,去找恩师苏熙澈喝酒去了。

    苏熙澈年近古稀,告老前也曾官至宰辅,其长女是朱雀王妃苏莫琳,其长子苏青松娶了梁心铭的养女梁朝云。他虽告老在家,对朝堂的局势十分关注。

    当下他听弟子说辞官了,大吃一惊,不由责道:“你既与那姓吕的势不两立,更不该辞官。就该与他耗下去!你是宰相,手段也不差,你怕他?”

    谢耀辉闷头喝了一口酒,道:“耗下去又有何益?弟子再有手段,也比不过梁青云。她这些年用尽心思,明里暗里,除了多少奸佞?除一个又来一个,惩治了姓张的,又来了姓吕的。皇上要用他们,如之奈何!”

    苏熙澈敲着桌子道:“你若坚持到最后,你就比她强!”

    谢耀辉又斟满一杯酒,也不敬苏熙澈,自己端起来,仰头一饮而尽,那眼睛就红了,隐有泪光闪烁,“再争下去,于国无益,总要有个决断……”

    苏熙澈问:“什么决断?”

    谢耀辉将在皇宫的事告诉他。

    末了道:“倘若吕畅能助皇上兴国,弟子只会欣慰,这辞官让贤就辞对了;倘若因此亡国——”说到这他顿了下,才悲凉道——“弟子也尽力了!”

    苏熙澈不由愣住了。

    大靖真有亡国之灾吗?

    谢耀辉可以辞官,他的女婿赵寅是朱雀王,是万万避不开这纷争的,怎么办?他心焦起来。

    苏熙澈怔了好一会才问:“皇上提拔了简繁?”

    谢耀辉点头道:“是。”

    苏熙澈道:“他这升官的滋味怕不太好。”

    岂止不好,简直烦恼。

    这日,简繁忙到天黑才从皇宫出来,回到府中,便吩咐叫火凰滢去书房伺候笔墨。

    原本他打算回京后便收了火凰滢,谁知才进京,李菡瑶造反的消息也传递到了京城。他受了皇上叱责,哪有闲心纳妾;况且,火凰滢出身风尘,是他从江南带来的,他正处在风口浪尖,若被御史知晓,恐怕要受弹劾。他便将火姑娘交给夫人,让夫人教导她规矩,以后再说。

    他升官升出一肚子心事,要好好梳理一下,不想被人打搅,这些天,从江南到京城都是火凰滢陪伴他,这女子很合他心意,因此依然吩咐火凰滢来。

    谁知,火凰滢却病了。

    府里刚请了大夫来诊治。

    诊治结果:中毒!

    简繁没想到朝堂上杀机四伏,他家里也后院起火,顿时大怒:回家才几天,就闹出人命了!

    他便挑灯夜战、追查凶手。

    他曾在吏部、刑部任郎中,又去地方上任知府、提刑按察使,后在户部任尚书,手底下经历多少刑民案件,当下在正堂摆开阵势,逐一查问嫌犯。

    火凰滢是吃了杏仁茶才中的毒。当时,她端着杏仁茶,吃了一小口,因和小丫鬟锦儿说话,叫锦儿预备针线和绣绷子,她吃完了好绣花。——这两天,她开始学针线活。谁知几句话说下来,便觉腹痛不止,呼吸艰难。锦儿慌得忙去回禀简夫人。简夫人急忙叫大夫来诊治。

    简繁震惊——吃一小口便昏迷不醒,若是把一碗都吃了,他回来怕是只能看见一具尸体了。

    经拷问厨房一干人,得知这杏仁茶不止火凰滢吃了,各房都有送,连简夫人还吃了一碗呢。简繁便明白,这是有人针对火凰滢,单单下在她碗里的。

    大夫验过那碗吃剩的杏仁茶,确实有剧毒,因杏仁这东西若炮制不当,吃了会中毒,他便认为火凰滢中的是杏仁毒,但简繁见火凰滢皮肤发青,断然道:“这是相思子!”

    相思子,又名红豆,其种子剧毒。

    火凰滢的杏仁茶里,下了研碎的相思子粉末。幸亏她只喝了一小口;大夫来后,见是中毒,虽不知何毒,先设法给她催了吐,这才保住了一条命。

    简繁拷问厨房人,以及事发前进出厨房的丫鬟媳妇,众人都言之凿凿,都不知情。然简繁目光是何等犀利,早看出江姨娘的丫鬟红袖神色不自然,便下令搜查各房,连夫人屋里也要搜,暗地里却嘱咐管家,对江姨娘屋里仔细搜查,结果搜出了一小包相思子。

    简繁便提审红袖。

    红袖进来,跪在堂下。

    简繁盯着她,且不说话。

    红袖等着他问,却始终没等来问话声,又不敢抬头,一会子便熬不住了,瑟瑟发抖。

    简繁这才温声道:“本官明察秋毫,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为了遮掩家丑,以奴代主顶罪。你知道什么,尽管直说,老爷替你做主;若是不说,老爷查了出来,那时便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你一家子都要受牵连。——便是他们在江家,也休想逃出本官手掌。”

    红袖哆嗦道:“明、明白!”

    简繁道:“抬起头来。”

    红袖抬起头来看他,只见他面白如玉,下颌三缕美须,并未显他老,反令他儒雅中透着几分威严;目光深沉,洞察人心,比那些少年公子更具魅力,早折服。

    简繁问:“姨娘的相思子哪来的?”

    红袖呆呆回道:“从街上一个南边的商人那里得来的。”

    简繁问:“她可知此物有毒?”

    红袖道:“商人说了。可姨娘很喜欢,说相思如血,看见它就想起了老爷,可解相思。”

    简繁听了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把对我的相思用来杀人,想来还真叫人不寒而栗。火姑娘刚来,她怎就起了杀心,又是如何给火姑娘下毒的?”

    红袖又惊又怕,已经是满脸泪水,颤声道:“自火姑娘来了,太太亲自带在身边教规矩。江姨娘便看她不喜,私下里嘲笑她出身贱。火姑娘嘴巴也不饶人。江姨娘很生气,回来摔东摔西,说火姑娘……是狐媚子……勾引老爷。还说火姑娘不知尊卑上下,言语冒犯。说朝堂不太平,要是被人知道她出身风尘,老爷就要倒霉……”

    祝大家猪年大吉、猪事顺遂、身体康健、幸福美满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