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47章 京城第一美少年

第247章 京城第一美少年

    ,日月同辉!

    要想瞒住消息并不容易,圣旨下了,总要人去传旨并执行,对此,吕畅已有准备。

    吕畅道:“方磐最注重名声,况且皇上以替王亨和梁心铭伸冤的名义查办他,他必不能抗拒,只能回京,到御前分辨,并给王家一个交代。倒是接替他的人须仔细斟酌,玄武关扼守大靖西北门户,大意不得。”

    嘉兴帝沉吟,在心中甄选武将。

    吕畅道:“微臣倒有个人选。”

    嘉兴帝忙问:“谁?”

    吕畅道:“潘子豪。”

    潘子豪是潘贵妃娘娘的亲弟弟,上一届的武状元,年方十八,使一杆方天画戟,勇猛异常,现如今在虎禁卫领一份差事。他进虎禁卫不过是熬资历,只等机会来了,好平步青云。然受潘梅林犯事影响,近期蛰伏了。

    嘉兴帝觉得,十八岁也太年轻了;再说,潘家在江南刚犯了那些事,眼下擢升潘子豪,怕不服众。

    因而踌躇问:“他能行吗?”

    吕畅从容道:“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用非常人!潘子豪少年气盛,敢拼敢闯,这事交给他方能成,若是换一个年长有资历的,必瞻前顾后。

    “至于潘家犯了事——皇上,当年潘梅林去江南可是受皇上委派,替皇上在江南谋划的。”

    嘉兴帝听了这话,不由沉默。

    当年徽州青华府灾民暴乱后,鄢计被梁心铭调去青华府任知府,鄢计又逐渐培植了如潘岳等一批地方官员,江南局面很快稳定下来。嘉兴帝刚登基,很想显示手段,便也钦点了好些个官员去江南。不过他提议的人选,梁心铭总不大赞成,开始还委婉谏言,后来也不阻拦了,等那人上任后,从公从严考评。最后,这些人被贬的贬、黜的黜,竟没能留下一个,从侧面印证了他用人不当。

    嘉兴帝心中很是不乐,觉得江南成了王家的天下。潘妃进宫后,他很宠潘妃,又查知潘梅林颇有才干,这才派潘梅林去江南,任江南织造局的主官,牵制并削减王亨、梁心铭的实力,同时做天子在江南的耳目。

    潘梅林还是有些能力和手段的,梁心铭也有意修补君臣关系,对潘梅林的行为不予置评,任由他在江南坐大,谁知到头来,他还是没落到好下场。

    吕畅见嘉兴帝神情松动,又道:“皇上再想:王亨入仕时才多大?梁心铭年纪更小,就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才办了左端阳,和白虎王悍然对抗。”

    抬出那二人,触动了嘉兴帝的心思,当即下了决心,道:“准奏!宣潘子豪进宫。”

    太监忙出宫去传人。

    御书房,君臣继续密议。

    嘉兴帝问:“玄武王那里派谁去?”

    吕畅道:“非陈尚书亲去不可。”

    嘉兴帝道:“他能吗?”

    说这话时,口气有些凄凉——他是皇帝,如今可用之人屈指可数,连他母族的人也难指望。

    吕畅道:“他若阻谏皇上,皇上便问他:大靖灭亡,陈家何去何从?这朝堂上,别人反对还罢了,陈家跟皇上可是捆在一起的,容不得他退缩!”

    嘉兴帝道:“朕恐他一介文臣,对付不了张伯远。”

    吕畅道:“就是要文臣去,张伯远才不会警觉。”

    嘉兴帝点头道:“有理。”

    商议定,再命太监去传人。

    很快,兵部尚书陈修文和潘子豪被宣进宫。

    再说广惠,被午门斩首。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和尚而已,又不是王公贵族,死了便死了;然堂堂天子,下旨处死皇家寺院的方丈,也足以引起朝廷重臣的关注了。

    首先便是谢耀辉。

    崔渊死后,谢耀辉被擢升为右相,正值多事之秋,他每日都夙兴夜寐,如履薄冰。

    广惠被杀,他立即警觉,不等他询问内情,便被宣进宫;他前脚进宫,这边龙禁卫便围住了忠义公府。

    王亨、梁心铭以身殉国!

    此事在京城掀起轩然大波。

    接着,才是忠义公府被抄。

    谢耀辉听闻王亨和梁心铭殉国,悲恸之余,嗅到一股不寻常的味道,竭力阻谏嘉兴帝降罪忠义公府。

    吕畅道:“王相和梁大人何等身份,竟双双赴难,便是皇上不降罪,也总要给王家一个交代。难道就算了?忠义公身为西北统帅,见死不救,难逃其责!”

    嘉兴帝也喝道:“正是!”

    他们隐去了樊纲一节。

    谢耀辉深知忠义公府与王家乃是世交,方磐和王亨夫妇也是至交,不肯相信方磐会见死不救,因道:“若是王相和梁大人在世,也会先查明真相才降罪,绝不会草率定罪。微臣愿请缨去西北,调查此事。”

    他原就是刑部尚书,且极擅刑名侦查。这方面,朝中除了王亨和梁心铭,就数他能了。

    吕畅道:“忠义公坐镇西北玄武关,几十万将士皆受他节制,谢相去了怕也难查清楚。还是押回京审问的好。”

    嘉兴帝也执意不听。

    朝臣们都争执不休。

    吕畅就怕嘉兴帝顶不住压力退缩,要逼他决断,早传信给心腹,令其在市井间散播梁心铭与先帝私会慈安寺、王亨不能生育、王壑兄弟乃先帝血脉等隐私。

    他早就编纂私印了梁心铭和先帝的风流野史,等梁心铭一离京,这些书便流入市井,先是在小范围内秘密传抄,眼下被人蓄意引导,便轰然传播开来。

    国子监绿树参天、古雅清幽。

    傍晚,集贤门内走出一群学生,打头的少年是王壑的弟弟——王均,今年十四岁。明日休沐,他心情极好,大说大笑的,邀同窗明日去松山赏菊。

    同窗谢箴撇嘴道:“谁都像你,月考得了夫子夸赞,当然轻松,我们还要温书呢。”

    王均笑道:“谁信你!”

    忽然旁边插入一个揶揄的声音:“温书?温的是梁大人的风流外传吧?谢子规你不如让王平看看。”

    王均,表字平。

    谢箴,表字子规。

    王均笑容一收,“你说什么?”

    谢箴也变脸,“住口!”

    说话的学生是潘子豪的表弟,吏部侍郎辛桥的儿子辛子舒。因他早年被王壑整治过,平日就看王均不顺眼,只是碍于王均家世显赫,不敢欺负而已。

    王均跟大哥王壑不同:王壑是表面温和无害,骨子里主意正的很,连王亨和梁心铭面对这个儿子也觉得头疼;王均看似调皮,又爱在长辈跟前撒娇,其实很听话,加上王壑外出游历,长辈们的舐犊之情无处寄托,都压在王均身上了,他更成了长辈的心头肉、开心果。

    王壑从五岁生日后,便再没同父母撒过娇,而王均动辄就扑进母亲怀里打滚。他一直住在父母院内,晚上经常和父母一块读书下棋,困了就挤在父母一床睡,夜里还搂着母亲的脖子呢,前两年才分了院子独住;在祖父母跟前更是不得了,心肝肉一样,祖父母为了他常跟父母吃醋。

    他长相好、学问好、性格纯良阳光,合家大小都喜欢他,同窗朋友也喜欢他,京城同龄闺秀更是痴迷他,视他为京城第一美少年、梦寐以求的佳婿。

    梁心铭尤其维护小儿子,因为太纯良了,担心他被人欺负;王壑一肚子主意,她就不怎么担心。

    王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难免遭人嫉恨,辛子舒就是其一。他刚得了人秘密授意,要拿王均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