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43章 以身殉国

第243章 以身殉国

    ,日月同辉!

    王壑想确认李菡瑶是否活着。

    简繁在月庄,他不敢露了行迹,只藏在月庄后的山里,密切注视月庄的动静。谨言有天晚上还夜探了月庄。观棋带官兵去太平谷,他们也跟去了。

    可是,并没见李菡瑶。

    观棋将一千官兵引入绝地,入口在一山谷中,是一线天似的通道,四面巉岩峭壁高耸,飞鸟难度。

    等官兵进去后,李家人便将那入口封住了,并放水淹了山谷,掩盖了所有的痕迹。

    王壑看得困惑不已,到底是李菡瑶在背后操纵这一切,还是李菡瑶真失踪了,导致李家疯狂报复?再后来,慕容星进庄、简繁的一系列作为令情势更加扑朔迷离。

    王壑决意要弄清究竟。

    他和世子便潜伏下来。

    简繁等人被绊在月庄,黄山外界却接连出了几桩大事:九月初三,荆州桐柏山禁军驻地,一批新火炮运来途中,在距离驻地十几里的地方被劫,那时,简繁刚走才几天。九月初五,徽州青华府石村镇禁军驻地,一批军火被劫。

    这消息掀起了轩然大波。

    劫军火,意味着造反!

    地方官员都被惊动,两地的知县、知府、按察使以及佥都御史先后赶去事发地,进行追查。

    桐柏山下的山道上,车辙深深,蜿蜒伸向江边码头。

    经官道附近的农户和码头做工的人提供消息:当日,曾有一行车队经过,车上堆着麻袋,似乎装的粮食,到码头也没叫苦力,是他们自己人搬上船的。

    荆州按察使急忙行文沿江两岸官府,严查当地码头的过往船只,尤其是运送大宗米粮重物的,发现异常,立即扣押,等候官府处置,大小码头顿时混乱起来。

    盘查了半个多月,一无所获。

    那么重的火炮竟不翼而飞!

    再说徽州青华府石村镇,那些军火武器竟是直接从禁军驻地的军火仓库里被劫走的。当晚,驻守的禁军都被放倒了,可见劫匪猖狂、禁军无能。

    荆州按察使急得热锅上蚂蚁一般,不敢就此上报京城,想着钦差大人简繁就在徽州,先报给他,倘若查出来了,也省得直接上奏皇上,被挨骂。

    徽州情况就不一样了。

    现任徽州按察使叫段启明,原为监察御史。七年前,因王诏渎职,曾弹劾过王亨治家不严。因此一节,很得嘉兴帝信任。原徽州按察使是鄢计,几个月前,嘉兴帝擢升鄢计为徽州巡抚,腾出这一职缺,将段启明调来徽州,放在鄢计身边,借以制衡鄢计,监察徽州。

    简繁罢免鄢计官职,连同鄢计提拔培养的一干官员也都罢免了,徽州官场成了段启明的天下。

    鄢计擅长刑名侦查和治理经济。

    段启明先在翰林院编撰史书,后任监察御史、左副都御史,前者靠的是文笔功力,后者弹劾纠察百官,都与刑名经济等实务接触少,没什么经验。等他做了按察使,面对地方上稀奇古怪的诉讼案件,处置起来便觉吃力。加上他不信任鄢计留下的人,不肯重用,更加难了。

    军火大案一出,他便慌神。

    他自觉是嘉兴帝在江南的耳目,这等惊天大案岂能不报给皇上?于是,一得到消息,便写了封奏折,派八百里加急军驿送进京城,然后才报给简繁。

    京城,自梁心铭去西北边关后,嘉兴帝想尽办法打压王家势力,一时间朝局动荡、人心惶惶。

    谢耀辉、陈修文等人不满了。

    这不满是针对吕畅去的。

    他们认为是吕畅蛊惑的皇帝。

    他们虽忌惮王亨和梁心铭权势,但吕畅只是初入仕途的状元,年纪又轻,又无资历;既不像王亨和梁心铭初入仕途便屡屡建功立业,又没有那二人的才能和手段,怎能得天子如此看重?可见吕畅谄媚惑主。

    吕畅面对这些老臣犀利的目光,心中明了:没了王亨和梁心铭,自己还是一样被打压。

    他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再者,他也想展现自己的才能,辅佐嘉兴帝将朝政治理好,以此来证明:他才是能臣,而梁心铭是大靖的毒瘤,清除毒瘤后,大靖更加昌盛!

    这日下朝,君臣到御书房。

    吕畅待嘉兴帝吃了些茶点、歇息了一阵,才进言道:“皇上,蛇无头不行,只要王安泰和梁青云不在了,其党羽不足为患。况且,这些人都有能力和才干,皇上只要略施手段打压即可。待将王氏一族连根拔除,再提拔重用他们,才显皇恩浩荡,也免得人骂皇上昏庸。”

    嘉兴帝听后一想,果然周全。

    他笑道:“爱卿一片丹心为朕、为大靖,真忠良也。”

    他倒不想想:吕畅既说这些人有能力和才干,这些人可都是王亨和梁心铭提拔上来的。吕畅说了几句话就是一片丹心,梁心铭和王亨做事的反成了奸臣了?

    自这日后,嘉兴帝贬黜了一批官员。因为没有兴杀戮,总算没有引起大的反响和动荡。

    九月上旬,梁心铭离京一月有零了。这日,西北军报忽至,不是通过八百里加急军驿送来,而是利用北地的金雕——军中专门用来传信的——传回,只用了几天工夫,直接递到皇宫、皇帝手中,可见军情重要。

    军报是忠义公方磐发出。

    军报称:安国兴兵侵犯大靖,以大靖丞相王亨为要挟。梁心铭率五千人救夫,奇计克敌,以火攻配合大炮,覆灭安国十万雄兵,王亨梁心铭尸骨无存!

    “砰!”

    嘉兴帝碰翻了茶盏,茶盏滚到御案下,御案下铺着羊毛编制的地毯,吸了茶水,发出闷响。

    尸骨无存!

    这四个字在嘉兴帝眼前乱晃,晃得他头晕眼花,看不清军报后面的内容,看不清御书房的一切。

    这一刻,他想起的不是梁心铭在政务上对他的各种掣肘和阻挠,而是久远记忆中的一些场景。

    他很小的时候,那个美丽的女官员穿着官服进宫看母后,将他抱在怀里坐着,瞅人不注意时,在他腮颊上亲一口,两眼亮闪闪的,小声说“可爱的小太子”。他羞涩地靠在她怀里,觉得很喜欢,父皇为他挑的这个老师,优雅、温和、从容,比那些古板的老夫子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