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22章 爹爹陪着你

第222章 爹爹陪着你

    ,日月同辉!

    说定后,李菡瑶方才出了月洞门,对听琴道:“走吧。”

    听琴点头,转身进了游廊。

    一路上,李菡瑶依然沉默。

    听琴回头瞧了两回,却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先前虽沉默,是想事情想的出神;眼下却有些落寞和萧索。听琴满腹狐疑,却一声不吭,并不敢问。

    回到主院,李菡瑶向江玉真简单说了下摘星阁的情况,劝江玉真小憩一会,等爹爹来商议丧事。

    江玉真接连被打击,心碎神伤,便去床上歇了。

    李菡瑶又劝江如蓝去隔壁歇会,吩咐听琴在外间操琴,弹些清淡的曲子给两人安神静心;自己叫了观棋到一旁,低声商议好一阵,直到李卓航回来。

    李菡瑶和观棋忙迎上前。

    “爹爹回来了。”

    “嗯。”

    李卓航应酬这半天,浑身难受,进套间拿了一身衣裳,因不想惊动江玉真,轻轻走出来。

    李菡瑶示意观棋进去陪着母亲,自己上前接过李卓航手中的衣服,替他换衣、束腰带,一面悄悄打量他,一面没话找话地赞道:“爹爹仪表非凡,比那些少年俊彦更多了一份从容沉稳的气度,真是美男子呢。”

    李卓航见她刻意讨好、抚慰自己,心中泛起柔情,也未说话,只伸手摸摸她的丫髻。等她束好了腰带,便拉了她柔滑的小手,走向走向美人榻,坐下。

    李菡瑶忙道:“爹爹也睡会儿。我帮爹爹揉揉头。”

    李卓航想了想,道:“也好。”

    李菡瑶忙蹲下,帮他脱了鞋,扶他平躺下,再转到美人榻床头,扶着他额头轻轻揉着。

    李卓航闭目,仿佛睡着了。

    李菡瑶很奇怪:先前接圣旨时,爹爹一脸震惊,眼下却神色从容,并无焦灼、伤感之色呢?

    爹爹的平静让她很不安。

    她一边揉一边思忖,搜刮了一肚子的话,准备等李卓航醒来问她,她好回的。爹爹可不比娘亲。娘亲性格温婉,容易哄劝;爹爹精明,慧眼如炬,要劝得他不为女儿前途担忧,恐怕不容易,须得好好措辞才行。

    静静的,似乎过了一刻钟。

    又似乎只过了一小会儿。

    李卓航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他抬手按住女儿揉太阳穴的手,握住她手腕,轻轻一拉,李菡瑶顺着他的力道转到前面,在他身边坐下,他也坐起身。

    李菡瑶心想,要说正事了。

    她摆出乖巧模样,洗耳恭听。

    李卓航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丫髻,什么也不说,父女俩静静地倚靠着。

    李菡瑶长大后,这般跟爹爹亲近的时候很少,一是她大了,不方便;二来她忙的很,嘴上撒个娇也就罢了,哪有空闲这样依偎在爹爹的怀里呢。

    在这多事之秋,她被爹爹这样搂着,就像回到小时候,爹爹抱着她,她心里觉得特别踏实、温馨。她其实也没那么坚强,褪去“女少东”“江南第一才女”这些名头,她也不过才十五岁而已,不正该撒娇么?

    “爹爹!”她忍不住喃喃叫。

    李卓航抬起她的脸细瞧。

    这是观棋的脸,可是女儿从小到大,每一阶段的音容笑貌都刻在做父亲的脑海里,他太熟悉女儿的每一个眼神和举止,所以,不论李菡瑶的易容多完美,他一眼就能认出女儿,从未弄错过,江玉真都比不上。

    李卓航开口了,没有问李菡瑶关于进宫的事,而是自言自语,像说故事一样,细说从前。

    “我们李家嫡支从不参加科举,专一经商。爹爹也觉得这样逍遥自在。有钱什么事不能为?强似在官场上周旋。官场尔虞我诈,又有许多规矩,累。”

    “浸淫商场这些年,爹爹算是明白了:哪有什么逍遥自在呢?逃脱了官场的尔虞我诈,却逃不脱商场的厮杀。商场如战场,同样的残酷!况且买卖做大了,要受官府各种辖制,被酷吏勒索,依然摆不脱官场……”

    “……每当这时候,爹爹便想:若是当初参加科举,现在是个什么情形呢?”

    李菡瑶忙问:“爹爹后悔了?”

    李卓航摇头道:“不。”

    李菡瑶道:“那爹爹……”

    李卓航目光炯炯地看着女儿,道:“瑶儿活得这般恣意飞扬、精彩绝伦,爹爹羡慕的很。可否带爹爹一块玩?容爹爹‘聊发少年狂’,弥补缺憾?爹爹年纪还不甚老,虽没有瑶儿天资高,胜在经验丰富,不会拖累瑶儿的。”

    李菡瑶怔怔地看着爹爹。

    李卓航静静地等她回答。

    李菡瑶明白了:不论她要做什么,爹爹都会坚定地陪着她,跟她一起快意人生!她看着李卓航,眼窝热辣辣的涌出一股热流,水光包裹着黑瞳,亮晶晶的,含泪笑着叫“爹爹!”一头扎进李卓航怀里。

    李卓航问:“你这是答应了?”

    李菡瑶在他怀里连连点头。

    “好!我李家这份家业,任你取用、挥霍,也不要传承了,你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

    李卓航摸着女儿后背,目光深邃——他的女儿正处于人生困境,原本这时候,应该有个杰出的少年陪伴在她身边,与她共同缔造精彩人生。可惜事与愿违,李家耽搁了她,令她独自面对这困境。没有爱人,还有亲人!他会亲自陪着女儿,任凭她想干什么都奉陪到底!

    “爹爹会一直陪着你。”

    这声音极轻,可李菡瑶听见了。

    禁不住的,她有些难过。

    她不敢吱声,怕爹爹听见她变调的声音——其实,还有一个男人愿意陪她面对,可她不能接受。

    她脑海里浮现王壑俊颜。

    刚才张谨言一说是替王壑传话,李菡瑶便明白了王壑的心思——这是要跟她表明心迹,并救她。

    若是以前,她不会拒绝他。

    可是眼下,她不能接受!

    王壑若是能轻松化解她的困局,何须告诉她?暗中就悄悄出手了。只怕不能化解,而是兵行险招,所以需要她配合。她怎能让他为自己冒险呢?他背后可是牵连王相和梁大人,一个不好,便是倾族覆灭。

    这感情是她渴望的。

    可是,她承受不起!

    李菡瑶有些不舍那个令她情窦初开的少年,埋怨命运不公,为什么让他们重逢在这样的时候?

    为什么七年前他们相遇时,不是本来的面目?若是的话,也许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晚安朋友们!洗白白睡吧(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