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03章 男人,不可靠!

第203章 男人,不可靠!

    ,日月同辉!

    简繁接信后,心一沉。

    这双方碰撞,鹿死谁手?

    他固然是钦差,可代天子执法,但这钦差的权利并不能滥用,双方及其背后势力均很强悍,一个处置不好,他不能立功反被碾为齑粉,就得不偿失了。

    他谢绝了所有拜访,跟火凰滢乘画舫在田湖漂游。

    入秋后,田湖上的风格外清凉,莲子、藕、菱角、芡实和应季的瓜果鲜甜可口,吃着清甜果品,赏湖光水色,听清淡琴音,连人也清淡脱俗了。

    火凰滢伏在船头栏杆上瞧荷花,心情淡淡的,像高天上淡淡的云,毫无陪钦差大人的诚惶诚恐,事实上,钦差大人正陪她游湖、弹琴给她听。

    这一刻,她是无忧无虑的。

    琴音止,身后传来脚步声。

    她想,安静不成了!

    简繁走出来,见火凰滢伏在栏杆上,微微一笑。早上她说冷,披了一层白纱在肩背上,绕到前身,用双臂挽住,轻灵飘逸婉如仙子,也冲淡了那身火红。

    简繁在她身边坐下。

    火凰滢头也不抬地招呼,“大人。”

    简繁见她盯着水面,问:“想什么呢?”

    火凰滢道:“什么也未想。”

    简繁道:“那本官找点事让你想想。”

    火凰滢转过头,看着他,把脸一垮,噘嘴叹气道:“大人就不能让小女子多快活一时?”

    简繁失笑道:“没良心!本官可是弹了这半日的琴给你听呢,你陪本官说说话都不乐意?”

    说这话时,他的心情有些奇妙:他与她的关系,并不像恩客和卖笑女子的关系,倒像朋友。

    火凰滢故作懵懂,眨巴着眼睛问:“大人弹给小女子听的?难道不是大人借操琴来静心?”

    简繁道:“不论如何,你听了本官这半日琴乃不争事实,现在该陪本官说说话了。李菡瑶乃江南第一才女,李家被指控与官府勾结,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火凰滢嗔道:“我才不说呢。”

    简繁诧异问:“你不敢说?这可奇了。你不是一向胆大的很?”

    火凰滢道:“案子还没审,都不知怎么回事,说什么?”

    简繁道:“你倒谨慎。”

    火凰滢道:“并非谨慎,而是实言。不过,小女子另有一番话,大人若不嫌,小女子就卖弄一下。”

    简繁微笑道:“愿闻其详。”

    火凰滢道:“自古以来,商场争斗、官场倾轧屡见不鲜,含冤受屈者不知多少,然纵观历史,‘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民心所向,不可逆转!”

    好一个民心所向!

    眼下要顺应民心,就要整顿纺织行业,禁止盘剥工人,就必须要保护分股给工人的李家。

    她还是替李菡瑶说话了。

    简繁凝视着少女,问:“你为何帮李姑娘?”

    火凰滢道:“小女子只是评价历史,与李姑娘何干?”

    她不遗余力地帮李家,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将来不定哪一天,李菡瑶就能帮到她。

    她一直提醒自己:男人,是不可靠的!在欢场结识的男人,就更不能托付终身了。比起她接待过的恩客,包括眼前这位钦差大人,她更相信李菡瑶。

    简繁望向湖面上连绵的青荷,悠然道:“可惜,李姑娘没听见这番话。——本官会替你告诉她。”

    他不知火凰滢为何一再帮李菡瑶,但他很乐意看见她这么做。这不仅彰显了她品性高洁,更将她抬到和李菡瑶同等的地位,从而也抬高了他这风月行径。

    火凰滢狐疑问:“大人究竟何意?”

    简繁道:“秉公处置!”

    他刚出来时,就已经有了决断,要公正地审理此案,不偏不倚,不站在任何一方。

    君弱臣强,常使君臣相忌。

    靖康年间,先帝刚登基时,就曾忌惮猜疑三王,但先帝善用人,重用王亨、梁心铭等一批新臣,铲除了谋反的白虎王,惩治了欺瞒两代君王的左相,清吏治、重农桑,颁发《劳动法》……这一系列举措,稳定了朝政,在短短几年间便扭转了君弱臣强的局面,熟练驾驭群臣。

    如今的朝堂,又是君弱臣强。

    嘉兴帝也想学先帝提拔新人为己用,然他每重用一个人,这人必不得好下场。尽管这些人犯事的证据确凿,尽管这些人并非经由王亨和梁心铭之手处置,嘉兴帝依然怀疑是他们所为。因为以他们的能力,若要保一个人怎会保不下?不肯保,说明他们夫妻就是要除掉这个人。到如今,君臣关系愈来愈尖锐,已经到了无可转圜的地步。

    眼下,谁能帮皇帝除了王亨和梁心铭,便能成为皇帝心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这两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一个不好,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潘梅林谋算的很不错,可惜时机不成熟,至少简繁就不肯冒险成全他,于公于私都不肯。

    “本官也是有雄图大志的。”简繁看着湖面喃喃自语。

    初入仕途时,他也是一腔热血;宦海沉浮二十年,磨平了他的锋锐,双眼却是清明的。这清明的眼看得很真切:嘉兴帝那都提拔的什么人哪,以王亨和梁心铭的性子,又受先帝临终嘱托,如何能容他们。

    嘉兴帝,不如先帝多矣。

    也许有一天,简繁为了自保,会选择替嘉兴帝除掉王亨和梁心铭,但绝不是现在。

    火凰滢心情大好,伸手从旁边桌上盘子里拈了个莲子送到简繁嘴边,笑道:“大人果然有魄力!”

    简繁虽知她奉承自己,听了也觉悦耳。

    他就着火凰滢的手吃了莲子,笑吟吟地看她探身出去,够着掐船边的莲花,一面想:王壑怎一点动静都无?

    七月二十二日午,颜贶到。

    简繁宣布,下午升堂。

    他没有收押李菡瑶(观棋),理由是:落无尘的供词尚未经过审问,尚不能断定李家的罪行。

    于是,观棋便回李家去了。

    张谨言也回到方家。

    王壑听张谨言说,江家船厂烧了,陈飞两艘楼船被炸、私军几千人被灭,双目骤亮。

    谨言见他这副表情,惊问:“哥,难道是你?”

    王壑瞅他道:“你也不想一想,我就有那个手段,还能分身过去?”他猜也不是颜贶。颜贶要知道这些私军,不可能看着他们灭了江家;若说是事后惩治,颜贶那时刚回来,也不可能。那就只能是李菡瑶了。

    谨言不好意思道:“我以为哥另出奇招。”

    王壑心想,出奇招的是李菡瑶。

    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心里痒痒的厉害,恨不能马上见到她,当面问她。她是肯定不会说的,但他会百般试探,想必两人暗藏机锋的对答会十分的有趣。然这时去见她并不合适,他便反复盘问谨言,救李菡瑶的经过,以及她的一言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