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168章 问李姑娘一个问题

第168章 问李姑娘一个问题

    ,日月同辉!

    方砚今日来,一是陪简繁,另一目的便是想亲自和李卓航商议亲事,希望能让两家皆大欢喜。

    观棋忙迎上来,先向简繁跪下:“见过钦差大人。”

    简繁抬手道:“免礼。本官便服而来,特为看棋,你们不必拘礼,只管照常即可。”

    观棋道:“是,大人。”

    起身后,又向方砚、张世子、王壑等人挨个见礼,引众人进院;楼上李菡瑶看见简繁来了,早和众女下楼,都在院中跪下,简繁也都叫起,大家依然上楼。

    闲言少述,很快开局。

    棋局依然摆在葡萄架下。

    今日钦差大人在场,众人不敢乱哄哄随便挤,李卓航便亲自排座位:简繁位尊,他当仁不让在桌边占据一个座位,火凰滢站在他身后;王壑和观棋对面而坐,占据两个座位;剩下一个座,李卓航便让张世子。

    张谨言忙推脱道“长者为尊”,让方砚坐,自己去到王壑身后站定,静待开局。

    方砚又让李卓航,两人推脱一番,终是方砚坐下,方逸生便站在父亲身后。

    余者如宁致远、落无尘等人各自选定一个地方站定。

    观棋在此地位最低,向李卓航告罪一声,才坐下。

    坐定后,看向王壑,问:“公子来,还是婢子来?”

    王壑微笑道:“还是姑娘来。”

    观棋也不客气,左手抓黑子,右手抓白子,飞快往棋盘上填,恢复之前未下完的残局。

    王壑静静看着那双手。

    过了一天多,两人都已经想好了后招,因此也未久思,你来我往连落了三子后,才又慢下来。

    简繁盯着棋盘,眼神转幽深。

    自古以来,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每一时期,天下间都会涌现一些耀眼人物,各领风骚。

    他们初现世时,光芒四射,什么江南才子、京城才子、蜀中才子……就是这么来的。

    简繁自己当年也是才子,往前比,并不比王亨、梁心铭差多少;往后比,也不比眼前的王壑、宁致远、落无尘等少年差了;更何况他现已年近不惑,经验、阅历丰富,这些少年都是他晚辈,故而来之前,他对这一局棋并未报多大期望,觉得应该在自己能力范畴之内。

    他来这,纯粹是为了满足火凰滢的好奇心,并对王壑的能力做个估量——王亨和梁心铭把这个儿子放在外整整七年,也不知如今历练得怎样了。

    然随着观棋一步不漏、一步不错地还原前天和王壑对弈过程,他便如一脚踩进泥沼,再也拔不出来。他神情凝重地盯着棋盘,忘记了周围人,忘记了维持形象,比下棋的王壑和观棋还要投入,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从棋局看,端得是气象万千,每一步都出神入化,关键处更是惊心动魄,真正的逐鹿天下!

    王壑和观棋各占半壁江山。

    王壑执黑子,观棋执白子。

    王壑占据西部,观棋占据东部。

    观棋是女子,简繁理所当然地认为她要弱些,便尝试助她战胜王壑,却发现王壑将那半壁江山经营得铁通一般,无隙可乘,他不由对王壑深深戒备。

    他又想:既这样,为何连一个小丫头也战胜不了?他便想尝试替王壑赢了观棋,又发现:白子兵力分布看似松散,却互为掎角之势,令王壑难以寸进。

    这丫头竟如此厉害?

    简繁内心震动无比,陷入惶然之中,不知投向哪一方,若要夹缝中求生更不可能,竟茫然。

    宁致远性傲,开始也同简繁一样,将王壑视为对手,想代替观棋战胜王壑,却无隙可乘;又转向王壑一边,心想王壑赢不了观棋,自己能赢了,一样胜过他,然却同样不能破局,因此泥足深陷,焦灼、惶惑不已。

    再看周围其他人:

    张谨言、方逸生以及刘嘉平等少年都站在王壑一方,都期盼王壑能赢了观棋。

    而落无尘、江如澄,以及楼上的魏若锦等姑娘,无不为观棋助威,希望观棋能赢;还有火凰滢,很自然地将自己代入观棋那一方,一双美目凝视着棋盘,眼中跳动着狂热的火焰,要以弱女子之力撼动王壑江山。

    日头升高,蝉声嘶哑。

    这蝉鸣衬得观月楼愈静,静的往来进出端茶递水的丫头们轻盈的脚步声也清晰可闻,葡萄架上的蜜蜂儿忙碌的很,一股青气夹着花香沁人心脾。

    转眼间过了正午,李卓航踌躇:要不要请简繁去用饭呢?若开口,会不会打扰到他?

    正在这时,县衙文主簿来了,是奉齐县令的命来找钦差大人,请钦差大人去兴宇,有公务。

    然而,众人都不敢叫醒简繁。

    方砚把目光投向站在简繁身后的火凰滢。

    李卓航明白了,也看向火姑娘。

    被这些人眼巴巴地盯着,火凰滢很快察觉了,心神从棋盘上退出,目光一溜,便明白了情势。

    她轻笑,伸手推简繁肩膀。

    “大人!大人!”她轻唤。

    然简繁充耳不闻,神情彷徨。

    火凰滢伸出纤指,掐住他一点颈项皮肉用力,那刺疼终令他清醒过来,恼怒转脸,“放肆!”

    火凰滢丝毫不惶恐,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大人,有人找大人呢。是让他等着,还是怎样?”

    简繁这才看见文主簿。

    他平复了下情绪,又看了正对弈的王壑和观棋一眼,心中五味杂陈,起身离开了座位。

    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他再不敢看棋盘,感觉那方寸之地就像一片决战的沙场,他身处其中随时会被碾碎。

    简繁一走,李卓航和方砚都忙起身相送,也离开了观月楼,这边只剩下一帮少年男女。

    日头又偏西了。

    现在轮到观棋了,她很久没有落子了。如果现在结束,则观棋输。但既未结束,她未必想不出后招。而她每落一子,也足够王壑思虑半天应对的。

    这么下去,何时了局?

    观棋盯了棋盘好久,偶一抬眼,正撞入王壑眼中,只见王壑凝视着她,仿佛问“还下吗?”

    观棋目光调皮闪耀“你说呢?”

    王壑便出声道:“不下了。”

    观棋爽快回道:“好!”

    这局不分胜负。

    不分胜负,不是分不出胜负。

    他们各自心中都明白:他们旗鼓相当,所以不想为了输赢而逞心机,那样纵赢了也没意思。

    再者,李菡瑶很显然无意于这门亲事,否则就不会让观棋死死拦住王壑了,所以王壑纵费尽心机赢了棋,也不能帮方逸生促使方、李两家联姻。

    所以,就到此为止了。

    王壑道:“既未分胜负,在下也无资格替方少爷要求什么,但可否问李姑娘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