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99章 终身幽禁

第99章 终身幽禁

    ,日月同辉!

    李卓航回来,一切都变简单了。

    众族人、慕容星都进厅坐下,李卓然站在慕容星身旁,智善大师也被请来,李天华也带来了——是三老太爷带甄氏母子来的——墨老管家才说起往事。

    事涉老太爷的私情,慕容星又在座,墨老管家只叙述了个梗概,加上智善补充,李卓航也大致明了。

    他听后垂眸,沉默不语。

    众人都屏息等待。

    半晌,他抬眼问王妈妈:“妈妈可知此事?”王妈妈一直跟着老太太,此事须得问她。

    王妈妈毫不犹豫道:“不知!”回答的很迅速,几乎李卓航话音一落她就接上了。

    慕容星身子微颤,她的婢女似不忿,抬脚就要上前,她仿佛不经意般伸手拦住,然后转向王妈妈,隔着面纱看着她,王妈妈低垂眼睑,眼观鼻鼻观心。

    墨老管家道:“这都是李婆子造孽,没把孩子送给老太爷,王妈妈你当然不知道。”

    王妈妈没吭声,似乎默认了这理由。

    李卓航看向慕容星,沉声道:“老管家只能证实居士与先父确有过一段情缘,至于孩子——请恕晚辈直言,单凭智善之言,晚辈不能认下李卓然。”

    慕容星道:“哦。”

    李卓航奇怪,她怎不辩解?

    李卓然认为李卓航成心刁难他,就是不想认他,怕他分家产,质问道:“你还要什么证据?”

    李卓航道:“当年居士托三婶将孩子送去大宅,三婶若是私自截留,那包孩子的包裹呢?或者,居士总会留下只言片语给先父。仅凭智善之言,恕难相信。”

    李卓然激动道:“那老婆子唯恐被人发现,肯定毁了!”此刻,他恨极了李婆子,恨她毁了自己一生。

    李卓航不理他,问慕容星:“居士再想想,可还有什么遗漏的证据,说出来,晚辈公平决断。”

    慕容星转向王妈妈。

    王妈妈一直垂眸,此时仿佛感觉到慕容星面纱下探究的目光,不由自主把头垂得更深。

    慕容星沉默不语。

    李卓然眼见自己要从云端跌落,不管不顾地喊道:“人证你不信,物证又没有,但血脉作不得假!天华长得像他爷爷,这你能否认?”

    李天华曾因为长得像李卓航,而遭到李卓然凌虐,此时,这份相像却成了李卓然的救命稻草——他不说李天华像李卓航,却说李天华像李老太爷。

    李卓航便看向李天华。

    众人也刷地把目光转过去。

    李天华顿时局促起来。

    李卓航盯着李天华看了好一会,忽对慕容星道:“这件事,是先父对不住居士。晚辈替先父赔罪。”

    说完起身,对慕容星深深一揖。

    慕容星侧身让开,“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从未想过找李家讨说法,若非听见你遭劫,我不会来此。”

    李卓航诧异,为何听见他出事就着急?略一想,才明白,慕容星错当他就是当年那个孩子,误会了。

    可是,他一定要赔这个罪。

    从时间上推算,当年慕容星年方二八,正是情窦初开之时,年少单纯,如飞蛾扑火般投入老太爷怀抱,虽冲动却情有可原,而父亲当时却已人到中年。

    他明知以慕容星家世身份,不可能为妾,而他家有贤妻,也绝无可能迎娶慕容星,却依然放纵自己,不可原谅!即便慕容星肯屈就做妾,以慕容星高傲的性子,他们的结局也不会好,他没有悬崖勒马,不可原谅!

    父亲不是毛头小子了,因何冲动?

    李卓航想来,只有一个原因:父亲深爱慕容星,无法自制。这个原因令李卓航无法容忍。

    他替母亲嫉妒!

    他替母亲不平!

    他替母亲不值!

    李卓航自己虽未纳妾,但他生活在男权至上的社会,三妻四妾司空见惯,对父亲妻妾成群从未置一词,然而再多的女人也不抵一个慕容星带来的伤害。

    他向慕容星赔罪,即是对老太爷的指责——子债父偿,老子做错了事,才会带累儿子向人赔罪。

    老太爷做错了,慕容星难道就对了?

    自然也是做错了。

    这是李卓航无声的谴责!

    李菡瑶听得极轻微响动,是从慕容星那边发出的。

    她盯着看了半天,才确定是慕容星在落泪,泪珠从黑纱下坠落下来,落在胸腹部位,发出极细微的扑簌声,一滴接一滴,晕染出一片湿痕。

    她为什么无声哭?

    李菡瑶无法体察大人们的心思,她听了这故事,心里有些喜欢,还有些惋惜,想的是:“讨厌!这事要是真的,李童生岂不成了我叔叔?嗯,天华是我弟弟了。”

    李童生想做她叔叔?

    哼,等着吧!

    她会好好孝敬他的!

    李卓然激动了——李卓航向慕容星赔罪,等于认可了他的身份。有了这身份,他便多了保障,便可抵消他所做的一切。老太爷对不起慕容星,看在慕容星份上,李卓航也不便对他下狠手,否则会被人诟病。

    正想着,李卓航已看向他,缓缓吩咐道:“老管家,让他们准备,让二老爷给兄嫂敬茶。”

    李卓然喜出望外。

    三老太爷等人都露出笑容。

    墨老管家急忙应道:“是!”

    很快,有人捧了垫子来,放在李卓航面前;又一丫鬟托了两盏茶来,墨老管家忙接过去。

    李卓然带着李天华上前,在垫子上跪了。

    墨老管家将茶递给他。

    李卓然捧了茶,举到李卓航前面,道:“请兄长饮茶。”

    李卓航眼睛看着他,接过茶,掀开茶盏盖,低头喝了一口,再喝了一口——一点没为难!

    李卓然松了口气。

    接着,又敬江玉真并赔罪。

    众人都诧异:李卓航如此宽容,今天的事难道就这样一笔带过,放了李卓然?

    “叮咛!”

    李卓航盖上茶盏盖,随手往旁一递。

    王妈妈急忙伸手接过去。

    李卓航两手提着衣袍下摆,拎起,再放下,又把身子正了正,看着李卓然严厉道:“你诬陷兄长,借刀杀人,残害手足,威逼长嫂,妄图霸占家产,可知罪?”

    李卓然大吃一惊,“不,大哥,弟弟没有!弟弟是冤枉的!他诬陷我!”他指向叶屠夫。

    李卓航问:“你需要诬陷吗?”

    李卓然:“……”

    李卓然陡然提高声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别说是为了救我,你嫌我死得不够快,花一百万催命呢!”

    李卓然哭喊道:“不是……”

    李卓航喝道:“瑶儿,你是李家少东家,今天就由你来处置你二叔!”

    李菡瑶道:“是,爹爹。”

    她肃着一张小脸,上前两步,乌溜溜的杏眼盯着李卓然——她很生气很生气,饶不了这人!

    旁边有道视线一直看着她。

    李菡瑶目光一转,看向李天华。

    李天华嘴唇蠕动,“姐姐!”

    李菡瑶朝他抿嘴一笑,道:“嗳。弟弟先起来吧。”说着伸手将李天华扶起来,让他站在一旁。

    这举动给了李卓然信心和希望,又觉得她年幼心善,便放下身段哭道:“瑶儿,我是你二叔啊……”

    李菡瑶道:“二叔。瑶儿见过二叔。”

    说罢微微屈膝,敛衽施礼。

    李卓然欢喜道:“快起来,无需多礼。二叔……二叔仓促没准备,回头补给你见面礼……”

    众人云里雾里:这一会儿认亲,一会又翻脸;翻脸后却让小孩子来处置李卓然,现在又叙亲情……李卓航究竟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做给人看的?

    不等他们想明白,李菡瑶把小脸一沉,道:“二叔残害手足,诬陷爹爹,按国法该将你送去官府,要斩首。就算不杀头,也要流放,流到几万里外去,还是个死。看在天华弟弟份上,就饶你这一回——”

    李卓然死里逃生,再不顾体面,竟朝李菡瑶叩首道:“多谢侄女宽宏大量,二叔今后一定改过。”

    然李菡瑶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她道——“按族规处置,终身幽禁。来人,把他拖出去!”

    叶屠夫撸袖子上前拖人。

    李卓然嘶声喊叫求饶。

    李卓航充耳不闻。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先认亲,后下杀手?

    这不等于跟没认一样!

    也不对,至少李天华的身份不同了。也许,李卓航本就是冲着李天华去的——只认侄儿,不认弟弟。

    这是为了嫡支将来的家业继承。

    这样也行?

    大家不约而同看向李天华。

    李菡瑶处置完,认真对李天华道:“不论是谁,犯了错就要罚,不然以后大家都学他,那还得了?关着他,也省得他再闯祸。弟弟,你别回月庄了,往后就在这边读书,天天给二叔送饭。你是儿子,要孝顺父母。”

    李天华听说爹爹犯了这么大罪,而姐姐看他面子上饶了爹爹,只是把爹爹关在家里,不让出门,这简直是天大的面子和人情,感激不尽。——从此,他可以天天看见爹爹了,再不会一年半载见不到一面。

    他把头点得小鸡啄米一样,欢喜道:“嗯,姐姐关的对。我天天给爹爹送饭。”做个孝子。

    两孩子的话,李卓航听得直冒汗。

    他敢把这事交给女儿处置,就知道女儿不会让他失望,可是女儿这一手依然出乎他意料之外。

    天地良心,他可没教唆女儿!

    二更求月票。这是个小肥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