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47章 宝贝碎了(加更)

第47章 宝贝碎了(加更)

    ,日月同辉!

    刘少爷陷入一片黑暗中。

    王壑断了他的子孙根,使他今后再不能祸害女子;想了想,自己白丢了一百多斤的桃子,这损失不能不找补回来,忙又解了他的荷包揣在怀里,然后将小丫背起来,对老仆道:“从后窗出去!”

    老仆点头,护着他往后去。

    到后面,一拳击碎后窗。

    翻出后窗,便到后院。

    正要翻墙时,小丫恳求道:“姐姐,救救我爹爹。”

    王壑道:“你爹爹关在哪儿?”

    小丫道:“我不晓得。”

    王壑便道:“去找找。”

    老仆略一想,道:“我知道在哪了。跟我来!”

    当下,他领着王壑往内宅跑去,便有院墙阻挡,他也不当回事,分两次带王壑和小丫翻墙越院。

    熟门熟路的,他来到柴房前,一脚破开一扇门,里面果然绑着一个人,小丫喜叫“爹爹!”

    王壑看得一呆——

    这是小丫亲爹吗?

    老仆也十分的疑惑。

    眼前的汉子虽不像猛张飞一般豹头环眼,但也是一脸络腮胡子,胡子中间藏着一双和小丫一模一样的狐狸眼,证明了他是小丫亲爹。只是这狐狸眼生在小丫脸上很温柔灵动,嵌在他脸上却尽显凶狠和狡诈,瞧着就不是良善之辈。

    王壑没有以貌取人。

    叶屠夫能为了女儿跟知府对抗,足可见他是个至情至性的汉子,也是个好爹。

    王壑忙让老仆给叶屠夫松绑,一面三言两语将救小丫经过说了,又催道:“快走!他们追来了!”

    叶屠夫不知两人身份,但自己竟被一妇人和一小姑娘给救了,又是羞愧又是感激,连连道谢。

    老仆没理他,转身就走。

    叶屠夫忙将小丫背起来,对王壑道:“姑娘先走,我在后面。”他还想断后呢。

    王壑推了他一把,道:“快走吧!”

    几人匆匆离去。

    后面,一片喊杀声追来。

    刘知府听闻儿子被挟持了,急忙赶回来,同来的还有谭东家、钱师爷和刁掌柜,都来看究竟。

    一众家仆被关在门外,不知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因刘公子亲口令他们不要进去,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刘知府来后,问明情况,叫了两声里面却没人答应,不知儿子是死是活,心急如焚,喝道:“给我撞!”

    几个汉子抬了一根合抱粗的圆木来,大力往门上撞。

    撞了几下,就听一声闷响,夹着一声急促又短暂的惨叫,圆木顶着大门一起向里倒下,很快没声音了。

    众人忙蜂拥进去,寻找刘公子。

    有人惊叫:“是少爷!”

    另一人喊:“快抬起来!”

    原来,刘少爷正躺在离门不远处,大门破开,他便承受了第二次重创,生生被砸醒,紧接着又晕过去。

    几个人合力,先将圆木抬走,再将厚重的大门给抬起来,露出被砸中大腿的刘少爷。

    刘知府手脚冰凉,颤声叫:“齐儿!”腿一软,就跌倒在刘少爷身边。

    等看清儿子胯下还有一大滩血,刘知府险些昏过去,跪在儿子身边,扎着两手不敢碰儿子,生恐一碰,儿子就碎了,一面悲呼:“儿子!本官就这一个儿子啊——”

    老天爷这不是要绝他后吗!

    钱师爷急叫“快去请大夫!”

    早有人飞奔去街上请大夫。

    刘知府哭完又喝问:“这是谁干的?”

    小厮们急忙回禀,如此这般。

    在屋里的那两个小厮受了重伤,被人抬过来,讲述他们随少爷进屋后,与王壑冲突的经过。

    谭东家和刁掌柜听说是王壑伤的刘少爷,王壑可是他们引来的,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满眼惊惧。

    刘知府一叠声地喊“快去捉拿小贱人!”

    管家带着一大群家仆、衙役就去追了。

    这里,刘知府两眼像刀子射向谭东家。

    谭东家主仆当即跪下,筛糠一般抖。

    钱师爷则不住发号施令:令人去前衙找捕头来;又令人去通禀青华县的县令,行文缉拿凶犯;再令人摆笔墨纸砚,他要绘制凶犯画像,张贴出去,捉拿凶犯。

    一转身见谭东家主仆跪着,刘知府雷霆震怒,忙劝道:“大人,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捉拿凶犯要紧;再者,少爷也要及时看大夫,耽误不得。就是谭东家,属下想来,他也并非有心害少爷。谁知那女子如此凶狠呢……”一面冲刘知府使眼色,意思卖官粮还要靠这人。

    因诓骗王壑来府衙本是他的主意,他唯恐被牵连,故而替谭东家开脱,其实是为了自保。

    刘知府平日多依赖钱师爷出主意办事,听他说得有理,只得压下悲伤和怒火,先叫人将儿子抬到床上去,等大夫来医治;等冷静些,又问起捉拿凶犯一事。

    钱师爷是老书吏了,善书亦善画,当场画了王壑的女装画像和老仆的夜叉婆图像,着人去街上张贴。

    一时刘夫人来了,见儿子伤成这样,又是捶胸顿足地嚎哭;然后大夫来了,解开刘少爷裤子一看,那宝贝踩得稀碎,便是神仙也难重塑,只得据实以告。

    刘知府如被雷击,双目呆呆的,想:“我这般辛苦做官,就为了光耀门楣;想方设法捞银子,也是为儿子铺前程,如今儿子断了子孙根,捞再多银子何用?”

    刘夫人更是当场晕过去。

    刘知府从打击中清醒过来,雷霆震怒,将一腔怒火发在王壑身上,命全城搜捕妖女,挖地三尺也要抓到人。

    他这些年官场不是白混的,搜不到王壑主仆,便想找她们的来历。要想找来历,先找桃子产自何处。这么新鲜的桃子,今早上才摘下来的,桃园必定离城不远。于是,一批家仆被派出城去,人人身上带了两个桃子,去到各村镇,逢人就问:谁见过这么新鲜的桃子,有人要买。

    再说王壑等人,逃出府衙后宅,到大街上才松口气,然很快发现,街上到处都是官府的公差,正贴他画像呢。

    王壑想,自己和老仆很容易逃,只是这叶屠夫父女两个有些拖累,但他既然救了人家,便要救到底,断不会中途抛下人家自保。于是他决定分头行动:先送叶屠夫父女出城;至于他和老仆,留下来吸引官府追兵,让人以为他们都还在城里,给叶屠夫父女制造机会逃远些。

    他将这意思告诉叶屠夫。

    叶屠夫忙道:“那你们呢?”

    王壑道:“我们不用你担心。你们跟着我们还拖累呢。”

    叶屠夫看向老仆,想起这个母夜叉鬼魅般的身手,自己留下来确实会拖累人家,这才答应了。

    王壑又问他:“你家还有什么人?你这一回去,可不能在家待了。那知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叶屠夫道:“就我父女两个。我出去就带女儿逃命去。”

    王壑点点头道“这才对”,顿了下又想起一件事,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刘少爷和醉红楼有勾结?”

    他想搜集姓刘的父子罪证,所以追问。

    叶屠夫道:“听醉红楼的姑娘说的。”

    王壑疑惑道:“你认识醉红楼的姑娘?”

    他可不认为一个卖肉的有钱逛青楼。

    叶屠夫眼神闪烁道:“我、我给醉红楼的姑娘送肉,听说的这事。”

    王壑眼下可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老仆也是妈妈装扮,叶屠夫还背着才九岁的女儿,当着三个“女子”面,他怎好说自己去喝花酒的事呢?

    老仆听了鄙夷地翻白眼。

    王壑则差点笑出来——

    给青楼姑娘送肉?

    谁给谁送肉还不一定呢!

    这件事他一定要弄清楚,当下他也不管叶屠夫尴尬,一面送他父女去北门,一面把叶屠夫在醉红楼买欢的经历追问了个彻底,问得叶屠夫胡须也遮不住窘色。

    快到城门口时,就见前面一个人赶着几头牛、一辆破车,正要出城,叶屠夫大喜,压低声音叫:“胡兄弟!”

    那人回头,见了他一愣。

    王壑忙问:“这谁?可靠吗?”

    叶屠夫道:“这是我们村的牛贩子,叫胡清风,和我是好兄弟,可靠。我正好跟他出城。”

    这人是牛贩子?

    王壑看着白衣飘飘、书生一般的胡清风,觉得江南果然文风鼎盛,连牛贩子也这么温文尔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