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791章 宁可毁掉他,也不成全别的女人

第791章 宁可毁掉他,也不成全别的女人

    ,日月同辉!

    王壑静静道:“当日,几万靖海水军失踪,不论如何你都难辞其咎。现在这些人都归在江如澄麾下,但还有一船人葬身大海。你不想替他们报仇?”

    东郭无名道:“想。我会去。”

    王壑道:“潘嫔指名要你,这是你洗清耻辱、证明自己的机会。这也是你唯一翻身的机会。李姑娘坦言不放弃任何人,却肯答应让你去,就是看准这点。东郭隐,江南四大才子你名列第二,不要堕了你的名头。”

    东郭无名心头震动,道:“东郭隐明白了。”

    王壑道:“你明白就好。去吧,这是愚兄委派给贤弟的任务。李姑娘不会放弃你,愚兄也不会放弃你,会派人在暗中联络、保护你。愚兄等你凯旋归来。”

    东郭无名道:“东郭隐接令。”

    又道:“我还有个请求。”

    王壑道:“你说。”

    东郭无名道:“若东郭隐平安归来,当全力辅佐主上;若未能归来,主上登基后,还望善待安国俘虏,减轻赔款。身为秦氏皇族,这是隐眼下唯一能做的。”

    至于复兴大靖,他从未想过。

    王朝兴衰,不可逆转!

    王壑郑重道:“我答应你。”

    东郭无名没想到王壑答应的这样干脆,很是意外。

    他委身于潘府、答应给潘梅林做三年幕僚,就是为了查明当年真相和自己的身世,然潘梅林阴险,一直隐瞒不肯说。去年江家灭门案后,王壑约见他,告诉他:他乃安国皇室血脉,在皇位之争时流落到中原。

    这是王壑在游历北疆时获悉的。

    东郭无名知晓身世后,并未兴起争夺皇位的野心,相反,他决定忘却这身份,投靠了王壑。

    他并未指望王壑有多信任他,但王壑却安排他去给靖海大将军颜贶做军师,让他参与未来军政;现在又一口答应他这件大事,充分展示了明主襟怀。

    东郭无名感激这信任,临别忍不住进谏:“主上刚才一番话,看似开解东郭隐,其实为了李姑娘。——主上担心东郭隐记恨李姑娘。主上倾慕佳人,乃人之常情,但李菡瑶并非普通女子,其魄力和手段并不输主上,后宫禁不住她的。主上要统御天下,还需慧剑斩情丝……”

    王壑等他说完了,才板脸道:“东郭隐,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情了,又毒舌,从不知委婉为何物。你既知我一番苦心,为何还要劝我放手?讨人嫌!”

    东郭无名道:“想说就说了。”

    颜贶:“……”

    赵朝宗:“……”

    二人都很佩服东郭无名。

    王壑决定不跟这绝情绝性的家伙计较,为结束话题,他问道:“爷是个沉迷美色的人吗?”

    东郭无名道:“不是。”

    王壑再问:“爷昏聩眼瞎,耳根软?”

    东郭无名道:“主上眼明心亮,极有主见。”

    王壑道:“既这样,你担心什么?若不信爷有能力,你也不会投靠爷了。去吧,先去把潘嫔的事给解决了,别跟个老婆子似的唠唠叨叨,好生厌烦。”

    东郭无名:“……”

    遇见比他更毒舌的了。

    王壑又道:“你还说爷呢,想想你自己,被潘嫔给骗成这样,你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又扎一刀。

    东郭无名神情骤冷,“……东郭隐告退。”

    当即转身就走。

    赵朝宗怕他溜了似的,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李菡瑶答应了潘嫔的条件,众人都等着东郭无名发话,谁料他跟赵朝宗、颜贶不知嘀咕什么,半天没反应。胡齊亞觉得他在轻慢李菡瑶,正要激他,他已走到船头,扬声道:“东郭隐愿替换鄢姑娘,立功赎罪。”

    李菡瑶道:“好!有担当!”

    江如蓝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人质交换很顺利,双方都没有再节外生枝,各派了一条小船,将人质送出去,换回自己人。

    江如蓝呆呆地看着。

    东郭无名并未刻意去看江如蓝,但一颗心却时刻留意着那边船上动静,以至于人到敌船上,如行尸走肉般被带进船舱关押起来,看都没看潘嫔一眼。

    潘嫔毫不在意,吩咐立即开船,驶向大海。

    江如澄低声问:“派人跟着?”

    李菡瑶道:“不必!”

    她想起青子,神情莫名,视线被潘嫔身影牵着,延伸向大海,轻声道:“东郭隐不会放过她的。”

    江如澄:“……”

    他才知道东郭无名跟潘嫔有这些渊源,老实说,他第一个怀疑东郭无名是内奸。这样人,真会对付潘嫔?出于对李菡瑶的信任,他没有再追问。

    潘嫔望着渐渐远去的码头,想象江如蓝痛苦的表情,因大败而晦暗的心情竟明媚起来。

    她自来坚强,最不惧打击。

    有东郭无名在手,只要李菡瑶投鼠忌器,不追杀她,她便能顺利逃脱;若李菡瑶不顾一切也要追杀她,她正可离间东郭无名,告诉他已被放弃,再辅以柔情和爱意,征服东郭无名,成为东郭无名的女人。

    有东郭无名辅佐,他和她儿子又都是秦氏皇族直系血脉,是正统,她就有希望招兵买马、卷土重来,直至将儿子扶上皇位,恢复昔日尊荣富贵。

    当然还有一种情形,就是李菡瑶不追杀她,东郭无名也不肯屈从她,那她就将东郭无名永远拴在身边,断绝他跟江如蓝的任何可能。——她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她宁可毁掉他,也不会成全别的女人。

    景江入海口,码头。

    鄢芸平安归来,李菡瑶与她各自述说之前战斗详情,庆幸有之,沉痛有之,也不必一一细数。

    独江如蓝呆坐无语。

    鄢芸想起她之前力阻东郭无名替换自己,知她心结未解,故意代她问李菡瑶道:“妹妹为何答应妖妃,让东郭隐替换我?这让我心里很不安。其实不答应她她未必敢杀我,两厢僵持,一定能想到解决办法的。”

    李菡瑶看着大海方向,回道:“派东郭隐去对付潘嫔,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鄢芸听这话不像宽慰她,沉吟道:“妹妹的意思,不是送东郭隐为人质,而是去对付潘嫔?”

    李菡瑶收回视线,点头道:“东郭隐被潘嫔利用,吃了那样大一个亏,被人质疑,名声受损,今天潘嫔指名要他去,正给了他反击和报仇的机会。错失了这机会,或者潘嫔死在别人手上,他将永远背负耻辱。我纵不答应,他自己也会答应。与其这样,倒不如我来成全他,或可麻痹潘嫔。”

    江如蓝听得呆了,这时忙问:“可他是人质,孤单单的没有任何帮手,怎么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