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去死吧老王八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去死吧老王八

    ,极品神印少主!

    “老邢,你说祠堂里现在有几只老王八?”

    玉晓天一边把玩着手中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石子一边笑着问老邢,他旁边小心翼翼藏着的老邢听到这话先是一阵愕然,然后才有些艰难的理解了自家公子所说‘老王八’就是家族老祖的意思。

    “家族宝库刚刚被抢,没闭死关的老祖肯定都在,咱们还是改天再……”

    “改什么改,人越多越好啊,把这群老王八一窝炸岂不美栽,正是水浅王八多的好时候,咱们——走着!”

    说着玉晓天便扔掉石子,迈步向着祠堂大门走去。一旁的老邢再次呆滞,愣了好一会后才苦着脸跟了上去。不是他也疯狂到想尝尝炸祠堂轰老祖的感觉,实在是可怜的老邢此时已经成了重罪犯人,除了跟着玉晓天他实在不知还能去哪儿。

    玉晓天走的也不快,他就这么迈着公子哥逛街时才有的四方步,大马金刀的跨过祠堂大门,守门侍卫自然不敢阻拦这个魔王。老邢在走过大门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侍卫会突然暴起捉拿他这个重罪犯人,好在最后有惊无险,侍卫并未动手。

    老邢稍稍放心,随即紧走几步跟上了前面仍是趾高气扬走着的玉晓天。主仆二人一路穿过笔直的白玉甬道,绕过摆满雕像和排位的祠堂正殿,来到祠堂后殿正堂前。

    前殿是正殿,是供奉和祭拜历代先祖的地方,祠堂后殿则是家族老祖们居住和议事之地,其中后殿的正堂相当于祠堂议事厅,是老祖们开会的地方。玉晓天并不是十分懂这些,他是寻着气息来到这里。此刻这后殿正堂正聚集了因为藏宝库事件出动的老祖。

    老邢一到这里就躲到朗道的一根柱子后不敢露头,玉晓天则毫无惧色,依旧昂首阔步径直来到正堂门口才站住身形,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往里面看着,一边看他竟还一边抬起手用手指点着数数。仿佛里面不是诸位家族老祖而是一群待宰的肥猪。

    “一只,两只,三只……很好,足足六只老王八,够一锅了!”

    老邢听的是一阵心惊肉跳,若不是扶着朗道柱子他恐怕会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上。自家公子实在胆儿太肥了。

    此时堂内老祖们自然早就发现了玉晓天,一开始众人都以为他是来禀报事情的家族人员,等见他一直在门口不进来,而且神情还那般倨傲,这些老祖们才带着疑惑看过去。

    又见这个神情倨傲的年轻公子哥口中念念有词、手指还朝他们指指点点,这让众老祖心中大怒,这是对他们的大不敬。

    “如此无礼之后辈,该打!”

    六位老祖中一个身穿红袍的黄脸老者抬手便要惩戒一番,若不是察觉玉晓天修为不俗,对其有几分惜才之意,他这番无礼举动直接打杀也可能。只是这红袍老者的手才抬起,旁边一黄袍老者却笑着阻拦道:

    “三弟稍安勿躁,此子乃是我那不成器的玄孙之后,听闻心性是乖张了些,不过修炼天赋很是不俗。年轻人嘛,难免心性跳脱,三弟就大人有大量饶过这小子吧。”

    黄袍老者这番话出口,那被叫做三弟的红袍老者只能把手放下,不过不知为何,听说门外站着的是这代家主继承人后,红袍老者眼中竟闪过一丝阴冷,看向门口的目光竟隐有杀意。只是这层杀意及其隐蔽,别人都未发现。

    知道门口站着的是这代家主之子后,堂内几人反应迥异,只有黄袍老者一人脸上带着真心的笑容,其他人中,有两个面色平静,还有一个身穿绿袍和一个身穿黑袍的老祖眼中都有厌恶或者记恨之色。

    黄袍老者好似并未察觉这些不同目光,他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看向门口的玉晓天,自己正好想见见这个晚辈,让他过来考教一番也挺好。这般想着,他便语气和蔼的开口道:

    “门口站的是……”

    “是你老子,本公子正式通知你们,老王八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给你们十息时间,若想活命立即给我跪地投降!”

    一番气势十足的恐吓话语从玉晓天口中发出,他就这么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看向屋内众位老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群待宰羔羊,仿佛身后真带着千军万马一般。

    堂内众位老祖同时愣住,把这些人的想象力加在一起也绝对想不到他们会遇上这种事,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会被一个家族晚辈威胁,还让他们下跪。愣了好一会之后,那位维护玉晓天的黄袍老祖勃然大怒,就见他颤抖的指着门外的玉晓天道:

    “你……你……你混账!”

    黄袍老祖乃是天金朔和天金杀这一脉的老祖,自然是向着他们。哪怕气急可想的也是如何不让失态扩大,吼出声的同时他便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发什么疯的后辈,也好让其他人消气,可他还没等出手,屋内其他人开口说话了:

    “二哥,这就是你所说的优秀家族继承人,哼,如此大逆不道简直如魔,此等叛逆竟然也能选为继承人,真是可笑。”

    “不错,此等宵小若不除去将来必成大患!”

    身穿红袍的老祖抢先发难,绿袍老祖紧跟而上,两人都没去看门口的玉晓天,他们眼中那就是个可笑的蝼蚁,他们发难的对象是黄袍老祖。黑袍老祖虽然没跟着开口,可是看向门口玉晓天的目中却满是阴冷。剩余那两位一直没什么明确态度的老祖此刻也是眉头微皱,显然对这位未来家族继承人很失望。

    黄袍老祖看了一圈后是又急又怒,既愤怒门口的后辈发疯不争气,更愤怒这些人趁机发难。傻子都知道他们是想借此机会杀了这个未来家主继承人然后选自己那一脉的后辈上。

    那绿袍、红袍和黑袍老祖都有各自一脉后辈有成为家主继承人的资格,在推翻天金杀的事情是他们是天然的同盟。

    黄袍老祖顾不得对门口的玉晓天惩戒,他害怕屋里这几人抢先出手杀人。于是朝屋内几人语气强硬道:

    “家族继承人是按照族规选出的,任何人不得私自更改,身为祖老更不得随意对一位家族继承人出手,这些规矩你们应该都还记得吧?”

    被他这么一说几人的气势都弱了不少,那绿袍老祖却不愿就此放弃,他指着门口的玉晓天说道:

    “我们不动手?难道就任由一个晚辈肆意欺辱?这成何体统?”

    眼见成功压制住了这些人的蠢蠢欲动,黄袍老祖心中大定,面对绿袍老祖的质问,他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

    “不过是后辈玩闹的一个玩笑罢了,他又不可能真的炸……”

    黄袍老祖信誓旦旦的说着,只是还不等他的话说完,门口却传来玉晓天嚣张的话语。

    “十息时间到,既然你们不下跪求饶,那就——去死吧孙子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