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道歉

第九百三十九章 道歉

    ,极品神印少主!

    玉青杨的话还未说完阴无法已经气的爆呵出声,他堂堂天鹏宗宗主,大陆四大超级势力之一的首领,竟然被强迫像小孩子一样当众道歉认错,这是对他的侮辱,更是对天鹏宗的侮辱和蔑视。

    如果今天他真的道歉了,天鹏宗的声誉恐怕将会受到致命打击。阴无法怎么也没想到玉青杨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有时候低头认错比乖乖受死还要严重。

    “玉青杨,你真以为本座不敢拼命,当着我天鹏宗数千精英和我十八家联盟军的面你竟妄想让本座低头,你哪里来的底气?”

    阴无法面色阴沉的说着,他终于是在玉青杨的步步紧逼之下硬了起来。天鹏宗的人听了一个个心中都是泪流满面。

    宗主啊,您总算是硬气了一回,再这么忍让下去恐怕咱们天鹏宗就成笑话了。

    阴无法的话让天鹏宗众人精神为之一震,所有天鹏宗人身上齐齐发出一股气势来回应宗主的话。一旁那十八路一级势力的人也是如此,从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要和天鹏宗站在一起,如今见阴无法终于不再莫名其妙的退让,他们也是为之一振。

    一股股强大的气势也自这灭患联盟十八路一级势力众强者身上发出,与之前天鹏宗众人发出的强大气势汇聚在一起,顿时形成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

    对面青云宗众人被这股强大气势迎面压来,一个个立即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抵挡。不过两方实力差距悬殊,青云宗这边有些寡不敌众,堪堪抵挡这股气势,眼看随时都有要被其彻底碾压的危险。

    青云宗众弟子苦苦支撑,天鹏宗联合十八路联盟军的人步步紧逼,阴无法则是面露得意的冷笑,看向玉青杨的目光充满了戏虐和得意。

    刚才让你步步紧逼,乖乖送我离开多好,结果你非要逼我,竟然还大言不惭敢说让本座道歉认错,结果呢,现在傻眼了吧?

    阴无法得意的看着玉青杨,眼见他的天鹏宗和灭患联盟将青云宗的人压得死死的,似乎随时都有将对方彻底压垮的可能,阴无法更是喜不自胜。

    刚才青云宗的人还战意高昂、不可一世,结果这会竟然只剩下苦苦支撑,这可都亏了玉青杨啊,再这么僵持一会,说不定自己直接下令开打就能将青云宗灭了。

    阴无法心中满是畅快的想着,要是能灭了青云宗,自己之前的损失就都不算什么了!

    阴无法的想法在这一瞬间变了又变,他甚至已经做好准备要下令进攻。可是等他抬眼看向对面的玉青杨时,却发现对方的脸上竟没有丝毫慌乱或者懊恼,这让阴无法大为诧异。

    都到这时候了他怎么不急,怎么不怒?

    阴无法心中疑惑,他刚想开口问点什么,就见玉青杨突然开口了。就听他淡淡的说道:

    “比人多,阴宗主莫非是欺我天运城无人?”

    你天运城当然有人,可惜都不在这里有什么用。

    阴无法心中冷笑,刚想开口嘲讽几句,可他的话还没出口突然双目一凝,随即他便满脸诧异的转头朝正西方看去。

    不只是他,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此时全都望了过去。就在西边那片天空之上,在天运城主玉青杨说完那句话后,那里突然传出一阵剧烈的波动,随即便见黑光闪烁,那空无一物的天空中竟突然出现了一片玄甲军方阵,与此同时一股强大之极的气势自那里发出,黑甲方阵带着令天地都肃杀的气势凭空出现,惊的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

    包括阴无法在内,人们事先竟没有察觉到这支神兵的存在,单是这份隐秘就足以令人动容。

    天运城的禁卫军团,这是和天鹏宗天妖军团以及青云宗的青云剑士团一样的战略兵种,是天运城能成为超级势力的根本所在。

    阴无法看着那一片散发着强大气息的黑色军阵,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和不甘,最终却也只能阴阴一笑道:

    “玉城主果然是算无遗策!”

    本来以为玉青杨只是孤身前来,还想趁此机会让青云宗吃个大亏,没想到玉青杨竟然早就把禁卫军团埋伏在了四周,怪不得刚才他这么咄咄逼人,原来早就准备好了后手!

    “和阴宗主打交道,本座自然得有所准备!”

    玉青杨意有所指的说道,他神情不动仍旧直视着阴无法,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反应。

    眼见局势已经彻底不可为,阴无法心中彻底没了一丝想法,眼见玉青杨这么直直的盯着他,很明显,对方是在等他表态,看来不服软是没法顺利离去了,阴无法心中无奈,最终他也只能颓然一叹说道:

    “罢了,此次本座认栽,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他这话就等于是服软了,这对于阴无法这种身份的人来说绝对是及其艰难的举动了。

    周围无论是天鹏宗的人还是青云宗的人,大家都是满脸诧异的看向阴无法和玉青杨,他们真的没想到阴无法这位天鹏宗宗主竟然会被玉青杨逼的服软,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就连云飘渺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兴奋,看着阴无法被逼服软的情景她也颇为解气。

    能让堂堂天鹏宗宗主当众服软,这已经算是及其难得了!能做到这步云飘渺已经感觉非常解气,她也觉的这样已经够了,可是有人却不这么觉得。

    就在阴无法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玉青杨清冷的声音却在身后再次响起!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阴无法刚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软话,此时面上无光,恨不得立即离开这里,听到玉青杨的话后他有些不耐的转回头问道:

    “还有何事?”

    “道歉!”

    很简单的两个字,从玉青杨的嘴里说出后却是让阴无法直接愣在了那里,他就好像没听懂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一般,呆呆的望向玉青杨,目光中满是不解!

    不只是他,周围所有人甚至包括天鹏宗和青云宗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也都满是茫然的看向玉青杨,不明白他是发什么神经,为什么非要把阴无法往死里逼!

    愣了好一会后阴无法才好似明白了那两个字的意思,明白之后的阴无法顿时大怒,他感觉对方就是在羞辱自己,

    “玉青杨,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