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真的倒了

第五百九十五章 真的倒了

    ,极品神印少主!

    玉晓天本来不想和他们冲突,毕竟是青云宗的人,为了不让叶青璇夹在中间为难,他心想自己能忍就忍了。可是这货竟然如此糟践叶青璇,这让他实在是忍不了。

    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句惊住了,冰冷的杀气瞬间迸发,现场的温度似乎都跟着降低了许多。显然这说话之人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那个青云宗长老正在发泄心中的愤怒,猛然听到这冰冷的话语,伴随着浓浓的杀气,这老家伙顿时一阵心惊,他急忙转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旁边那个混账小子。

    “哼,好大的口气,杀老夫?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老头很是不屑的说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要不是怕人说以大欺小,他现在就想出手了解这小子。

    “不信——你可以试试!”玉晓天的声音缓慢而坚定,语气中的杀气更是令在场之人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你……找死。”

    那个说话的青云宗长老终于被激怒了,他堂堂天下三大超级势力的长老,行走天下、受尽尊崇,何时被一个少年如此威胁过。这老头一边说着抬手就要打,他想一巴掌把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直接拍死。

    可就在他的手刚一抬起,身后又有人开口叫住了他。

    “住手,马长老且息怒,大事当前不可再生变故,一切以宗门利益为重。”

    转头一看,竟然是他,路长青,长老院执事长老之一,这次行动隐藏起来的最大人物。马长老见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玉晓天,然后一挥袍袖走到一旁去了。

    “这位小哥请了,不知小哥贵姓,是哪家的高足?”语气很是客气,完全没有了刚才马长老的嚣张跋扈。

    至于这路长老为什么如此客气,还有他为什么叫住马长老,一当然是因为当众以大欺小对青云宗的名声不好,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路长青发现这个少年非常不俗,修为达到印王不说一身气息更是浩瀚飘渺,一派大家风范。

    担心这小子是哪个厉害势力的传人,万一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将其杀死,无端惹下大敌就非常不明智。害怕玉晓天有什么强大背景,所以路长青才阻止马长老动手,说到底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原来青云宗里也不全是坏人啊!玉晓天身后的慕容灵儿一脸开心的想着,她被刚才那个杨夏水和那个路长老气的够呛,还想问问叶青璇为什么青云宗都是这样的人。现在见出来一个这么和蔼的老头,慕容灵儿心中很是满意。

    不过叶青璇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放松的神情,这位路长青在青云宗的地位非常高,而且他们几个好像一直都和自己母亲唱反调,叶青璇虽然以前没怎么深入了解宗门内的情况,但大体上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

    玉晓天的脸上则又挂上了淡淡的笑容,他笑吟吟的看着对方,等听完他的问话后,玉晓天便轻轻的回道:

    本人我玉晓天,乃是北州少主,整个北州的主人。”

    “北州……少主?”

    路长青一脸愕然的说着,他的神情很是吃惊,吃惊里还带着鄙夷,显然是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句话,而且还是用这么傲然的语气说出的。诧异过后,路长青终于回过神来,他随便拱了拱手道:

    “没想到竟是玉少主,失敬失敬!”

    路长青此时的态度已经和刚才有了天壤之别,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谦逊、和蔼,脸上也带出了刚才那马长老的那种傲然。嘴上说着失敬,可语气中没有半分尊敬之意,相反,此时他看玉晓天的神情已经满是不屑。

    本以为是哪个隐秘势力的传人,没想到竟是个什么狗屁北州少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印王都没有,这里的少主有个屁的用处。偏偏这少年竟然还一脸骄傲,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难道他还以为自己这个北州少主有多了不起?

    真是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的土包子!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还被这土包子唬住了,竟然还那么客气的对他,想到这些,路长老心里甚至还生出一股腻歪的感觉。就仿佛一头狮子喝醉后一只鸡称兄道弟,等醒过来后,狮子的第一感觉就是腻歪,腻歪的想把这只鸡撕碎。

    此刻路长青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他看玉晓天的目光中除了鄙夷还带上了杀气,他真的想将这小子一掌毙了。

    “路长老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日后免不了相互关照。来来来,咱们一起进去。”

    玉晓天仿佛没发觉对方的态度变化,他竟不知死活的继续套近乎。而且话也越说越熟络,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一边说着他竟主动上前,一手揽过对方的肩膀,亲密的揽着他一起往里走。

    路长青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反应,他感觉到对方和自己靠在一起,顿时浑身一阵的不得劲,那股腻歪的感觉也更加强烈。

    这个土包子竟然和自己称兄道弟,还相互关照,他说的话让人更是恶心的想吐。自己堂堂青云宗执事长老,凭他也配招抚自己,简直是……。身上心里都腻歪的不行,偏偏路长青还发作不得。

    此时正值拍卖会开始之际,他们的首要任务也是神丹和神器,为了这个终极目标,其他一切都得让路。

    见这玉少主一脸嘚瑟,想到这些,路长青刚准备甩开对方的手突然停住,他眼珠一转,心说万一这小子能在天雨商会面前有些面子,自己岂不是正好可以利用?

    这小子怎么说也是北州的地头蛇,天雨商会想在这里立足肯定会和他打交道,如果他和天雨商会真有些关系,那自己正好利用一番。让这傻小子稀里糊涂的帮自己完成任务,对,就这么办。

    当下要先试试他到底在天雨商会面前有没有作用,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大的面子。这么想着,路长青便又重新换上一副笑脸,他不动声色的从对方的胳膊上挣脱,然后才笑着开口试探道: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和少主一同进去,不过要进去的话似乎得有这个……”

    说到这里他便有些为难的看向玉晓天,那意思很明显,想进去得有请柬,而我们的请柬正好够我们自己人用,没法带你们进去,你看你们怎么办?

    他想尽快看看玉晓天在天雨商会这边有没有什么优待,可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这小子竟然一脸茫然,似乎完全没明白。

    “要进去咱就走啊,你干嘛停下?”

    说着这混账竟然低头看了看门槛,随即一脸恍然的说道:

    “奥,是不是门槛太高您老迈步过去,哎,我说什么来着,这天雨商会太不会为老人考虑了,不过老哥你也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还四处奔波,腿脚不方便竟然还被派来出差,实在太欺负人了,老哥你放心,等有机会我给你说句话,让你的领导以后关照你一下,免了你这外出的任务。”

    周围的人已经快憋不住了,一个个全都肩膀一阵阵的耸动,脸上的颜色竟然跟那呼吸不畅的路长老一个颜色,竟都憋成了紫色。

    门槛太高,被绊到,哈哈哈,这个北州少主太奇葩了,他竟然说七阶印皇,青云宗的内门执事长老会被绊到,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而玉晓天根本没发觉周围人的异样,他仍旧一脸善解人意的说着,而路长青此时则已经脸色酱紫,双眼直瞪。见他这样,玉晓天便继续道: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放心吧,我绝不是忽悠你,悄悄告诉你句话,我那媳妇就是你们宗主的女儿,你们大老板就是我岳母,怎么样,震惊了吧,跟着老弟你就等着偷笑吧。”

    他似乎以为对方是不信自己,竟然还跟人解释,而那路长青听他说到最后,他一阵呼吸急促,双脚跟着一阵踉跄,恰好绊到那门槛上,结果这位青云宗执事长老,堂堂七阶印皇,竟然真的就摔倒了。

    扑通一声,路长青摔了个狗啃屎。

    接着,所有人都是掉了一地眼球,大家用极度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

    竟然真的绊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