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没有来日

第五百六十七章 没有来日

    ,极品神印少主!

    两个印皇的全力一击,一个印将竟然完全承受下来还什么事都没有。就好比一个小孩被人拿着机枪扫了两梭子,结果毫发无伤。这种情况除了妖怪,真没别的解释了。

    两位印皇大哥不自觉的开始手心出汗,接连两次攻击,竟然一次比一次没用,眼前还是一个印将吗,自己还是印皇吗,这个世界还是正常世界吗?

    不只是他们,周围正在大战的人们其实也都在密切关注这边的情况,他们的十分心思中有六分是放在玉晓天这边。此刻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别害怕,本少主不是妖怪,刚才就告诉你们了,我的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你们也别太难过。本少主我只是比你们稍微全面一些,稍微文雅一些,比你们有文化一些。但是你们也不必自卑,更不要自暴自弃。俗话说学习不怕晚,活到老学到老。只要肯努力,你们早晚也会像我一样有出息,早晚也能成为一个能用诗歌杀人的有用之人……”

    玉晓天滔滔不绝的说着,周围之人则在他的口若悬河中全都变的目瞪口呆。

    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所有人都感觉耳边有一万只知了在叫个不停。叫的他们心烦意乱,叫的他们脑仁都疼。距离玉晓天最近的这两人更是首当其冲,他们被弄的狂躁不堪,其中一人终于忍受不住。

    “我杀了你……”

    两个印皇中的一个突然像疯了一般不要命的冲向玉晓天,可身旁另一人却只是愣愣的看着,他看着自己的同伴往上冲,感觉有些不对。

    “伴生印,你的伴生印没……”

    在最后一刻他终于想到了是什么问题,同伴的伴生印竟然不在头顶,他的伴生印不知何时已经回了体内。

    可他的提醒显然是晚了一步,同伴冲上去的身体再次被打了回来,这次是直接倒飞了回来。

    砰地一声,眼看着同伴的身体砸到自己身旁,剩下这位印皇一脸的震惊。

    就算没有祭印,印皇的肉体力量也是很强的,面对一个印将,怎么就会如此不堪。心中正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闪过,紧接着他整个人便是彻底傻了。

    “我的……我的伴生印怎么也……”

    是的,他自己的伴生印也没了,刚才还提醒同伴,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不是同伴疏忽,而是他们的伴生印全部都没了。

    对,就是没了,既没在头顶悬浮为他们提供印气,也感觉不到在哪里。使劲催动仍然没法让其出现。这一发现让他彻底呆住。同伴倒在自己面前他毫无所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怎么可能?

    想着想着,他猛然转头,接着便看到了让他更加震惊的事情。

    原来不止是他们两个,整个高台上所有人的伴生印全都不见了。不论是他们天鹏宗这边的人,还是对方的人,高台上所有人头顶的伴生印全都没了,他们却仍在恍然无觉的交手。

    浑然没觉的彼此打出的招式根本没有一丝威力。这些人的注意力全在玉晓天这边,他们双方都是如此,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玉晓天和两个印皇,交手只是下意识动作,而且因为还是旗鼓相当的形式,所以他们一时竟都没有察觉。

    “路长老,伴生印。”

    那六阶印皇正满心疑惑,看着玉晓天这边的情况满是不解和愤怒。自己这两个手下是在搞什么,竟然会接连出现意外。

    还有刚才,那小子不祭印就往上冲,他是想表现自己的肉体力量多强大吗,你强大最后还被人家一脚踢飞了。真是气死我了。

    被叫做路长老的六阶印皇刚准备开口呵斥,可听到另一个二阶印皇的这句话,他下意识愣了一下,紧接着老家伙也猛然惊醒。

    老头顾不得对面黄老的攻击,他猛然一个转身,目光扫过整个高台,随即老家伙整个人也傻了。

    整个高台上所有人头顶的伴生印全部没了,除了那个白衣少年。所有人都变成了没有伴生印的普通人,在这样的人群中,那白衣少年头顶的印将伴生印熠熠生辉,看上去霸气凛然。

    放在平时,这么一个九阶印将印在六阶印皇的路长老面前简直就是蝼蚁,别说是九阶印将,就是印王,印皇,在他面前也照样是一掌拍死。

    可是现在,这副情景却让人再也难以平静。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心里的震惊、不解还有恐惧还是无法控制,下意识的,他就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他的脑子里,也已经开始把这少年当成妖怪。

    除了妖怪,这种情形没有其他任何解释!

    试问一个正常印将能有这种能耐吗,让一大群高阶印皇连祭印都做不到,让这么一群超级强者变成普通人,别说是一个印将,哪怕是传说中的印尊恐怕也没这种本事吧!

    “还记得那首诗吗,我早就说过,要杀你们一首诗足以,怎么样,现在你们信了吗?”

    玉晓天的话让所有人都是满心震惊,竟然真的是那首诗吗,一首诗真的能杀人吗?

    尤其是天鹏宗众人,此刻他们心里真是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干嘛要让他吟诗,一上来就干脆把他灭了不就行了吗?

    现在这情况,再想杀他好像不可能了。如今实力对比已经发生变化,想杀人绝对是做不到了。没办法完成宗主的渝令,回去可就麻烦了。

    这些人心里想着回去将会面临的责罚,后悔刚才没有及时动手。显然他们是太自以为是了,自以为中州强者的他们,自始至终都是高高在上,没把北州人当人看。

    那路长老大手一挥,示意大家停手,他朝玉晓天冷冷的看了一眼,很是有些不舒服的说道:

    “此次是老夫栽了,今日就先放你一马,等来日……”

    “等一下,您老这话好像说的不合适,”

    玉晓天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他看着对方一脸我给你面子,暂时不杀你的架势,心里一阵鄙视。都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装大爷,真是不知死活。

    路长老作为堂堂六阶印皇,在北州下等人面前说话竟然被打断,他很是不高兴。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更冷了几分。

    “你什么意思?”

    玉晓天对他的表情视若无睹,他淡淡一笑随即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是想提醒您老一下,你们已经没有来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