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恳求

第五百五十五章 恳求

    ,极品神印少主!

    玉少主满是悲愤的控诉着这些兄弟姐妹的不信任,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门外就响起了一声软腻奉承还带着无限热情的问候声。

    “哎呦,玉少主,春妈我来看你了。”

    伴随着声音,一个四十几岁上下,身形摇摆、体态风骚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大厅里众人的目光齐齐看了这位春妈一眼,接着大家又齐齐转向了玉晓天,众人的目光出奇的一致。

    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玉晓天此刻真的是要哭了,他看着那位进来之后就四处张望,在众人身上来回打量的老鸨子,心中的委屈别提多大了。

    “大姐,咱能不能不闹,我认识你吗,乱说话可是会死人的。”

    其实春妈原本不知道到底那位是北州少主,本以为凭借她多年的从业经验,进屋之后很快就能和少主打成一片,甚至成为朋友。可等进门后她竟连少主都不能确定。

    眼前的几个少年个个英武不凡,实在不知哪个才是传说中的少主啊!

    所以说咱们玉少主的遭遇实在是委屈极了,可他这一主动开口却让迷茫中的春妈找到了方向。

    “哎吆,这话怎么说的,少主您是贵人,哪能叫咱姐呢,可要不得,要不得呀,这不是让老妈子我折寿吗?”

    春妈生怕被追究冒冲少主朋友的事情,所以避重就轻,胡搅蛮缠的胡说八道。

    玉晓天这下更受不了了,他再次开口道:

    “行行行,我不叫姐,叫您春妈行了吧,我说春妈啊,我好像没去过你的春暖阁,咱们也没见过面,对吧?”

    他一心拜托逛清楼的嫌疑,心想只要你给我平反,别的都好说。

    可是玉晓天这么执着的撇清关系,让春妈误以为他还是要追究冒充少主朋友的事情,于是春妈更是打死也不配合,愣是胡扯乱说。

    “瞧你那这话说的,上来就把我春妈认出来了,叫的又那么顺口,还说没去过春暖阁,真是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俗话说食色性也,连圣人都说是人之常情,少主你又何必掩饰?其实咱们清楼也不全是那……”

    春妈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被追究责任,还是职业病犯了,她竟然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起了清楼的种种,到最后竟是连男女之间如何相处,第一次见面,陪酒,怎样挑选女子以及后续如何等等都讲了出来。

    她这绘声绘色的讲述直把在场几个女的听的是面红耳赤,而几个男人包括慕容年在内都是双目放光,大有要亲自去体验一把的冲动。

    眼看着在场的男性就要被这春妈变成客户,还是慕容灵儿的母亲慕容夫人关键时刻站了出来。她语气清冷的打断春妈的话道:

    “春掌柜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吧,有事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

    被她这一声质问,春妈才悻悻的住嘴,而旁边的几个男人竟都是意犹未尽的神色,这一幕看在慕容夫人等几个女人眼中更是恼怒不已。

    几声冷哼不断传出,大厅里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好几度,慕容年和玉晓天等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相互讪笑着掩饰刚才的表现。

    而春妈在短暂愣神之后终于想到了她的使命,想到她是代表着炎黄城几十万百姓,是为近百万人求活路来的,春妈的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犹豫。

    她紧走几步在玉晓天等人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用最真诚的语气哀求道:

    “我代表炎黄城中的百姓恳求少主替我们做主,求少主出手除恶,给炎黄城的百姓一条活路。”

    说完这话春妈以头触地,砰砰砰的磕起了响头。她原本粉腻的额头上渐渐显出血迹,整个额头也已经大片青色,可她竟然毫无所觉,仍旧不停的磕着。

    玉晓天等人都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弄呆了,众人愣了好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玉晓天几步上前一把扶起了这个不停磕头的老鸨,这位曾经被无数人尤其是无数家庭妇女痛恨的低贱女人,此刻却让人感觉无比高大。

    “春妈,赶快起来,有话好说,不必如此。”

    此时春妈的已经有些头晕目眩,一次次的拿头往地上撞已经让她有些迷糊。可是当看到玉晓天无比真诚、关切的脸庞时,春妈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在春妈的介绍下,玉晓天等人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他先派人把聚集在门外的那些人全部请了进来。

    以城主刘世通为首一群刚刚在门外选出的民意代表们进门的第一时间就是齐刷刷的跪下,和春妈之前的做法一样,他们这些人也毫不犹豫的开始磕头求救,求这位神奇的北州少主救一救他们,救一救炎黄城。

    那些凶人实在太可怕了,他们已经不局限于杀人放火奸印掳掠。现在这些人已经开始整片整片的杀人。有时为了试验新招式,他们竟然在居民区战斗,随着一片片的建筑物倒塌,成百上千的人命也跟着被一起葬送。

    可偏偏他们的实力强的令人发指,无论是谁,站出来一个死一个。现在他们来求玉少主和天雨商会出面,说不好听的就是让人家站出来送死啊!

    想到事情的危险性,基本就是九死一生。刘世通等人别说是跪下磕头,许多人甚至想把命豁出去都愿意。可惜北州少主豁出命或许能杀掉对方,而他们这些人豁出命却是连人家一根头发丝都伤不到。

    带着这种无奈和悲哀,这些人只剩下拼命磕头,他们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可他们已经走投无路,炎黄城已经走投无路。

    说白了他们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其实这些人心中也不抱多少希望。能不能求动少主出手是一回事,就算少主愿意出手,他能不能成功又是另一回事。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是唯一的希望了,所以刘世通他们孤注一掷,拿出了他们所能付出的全部诚意,拼命的把头往地上一次次的猛磕。

    即使这样,他们心里也没底,对方毕竟是北州少主,而且炎黄城还不是天武帝国的地盘,炎黄城现在还是独立的,说的难听点他们的死活根本和人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炎黄城不是少主的势力范围,而敌人又超乎寻常的强大,玉少主他能答应吗?

    一边带领大家磕头,刘世通心里一边忐忑,事情到了现在他反倒是有些没底了。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玉少主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都起来吧,你们说的事情本少主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