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368章 要变天了

第368章 要变天了

    李倾城是被萧金衍带走的。

    李长工身为鬼樊楼主,他的武功两人见识过,连两大供奉都不是他对手,就算两人联手,也未必能斗得过他。李长工入主金陵李家已成定局,但金陵李家这个庞然大物,他要想彻底控制在手中,还有许多事要做,所以暂时不会对李小花三房动手,这也就给他们争取到了时间。

    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失踪的李金瓶。李小草说那番话时,萧金衍已暗中将李家搜遍,并没找到她的下落。他本想用李金瓶逼李倾城放弃家主之位,如今形势剧变,李金瓶也没有要挟的价值。

    两人来到画舫之上。

    李倾城心情沉闷,“你若不阻我,我便与那厮拼了。”

    萧金衍道,“敌强我弱,逞匹夫之勇,并非上策。如今能扭转局面之人,只有一个人。”

    “谁?”

    “你姐。”

    李倾城愕然,“她在金陵?”

    萧金衍点了点头,“我见过她了。”于是,他将在莫愁湖畔遇到李惊鸿的过程与李倾城说了一遍。

    李倾城道,“原来如此。只是去哪里找她?”

    萧金衍想起那白衣女子,叹了口气,“她若想出现,不必我们去寻,我本以为今日祭祖大典,她会现身的,谁料并非如此。”

    这时,赵雅走了进来,“李长生在岸上求见,说是有要事要与公子相谈。”

    因为李小草之事,李倾城本不想见他,但如今情况,要找李金瓶,怕是还得靠他从他爹那边拿到消息。

    李长生来到画舫之上,脸色有些难看,道,“三哥,今日我爹之事情,我并不知情。若我知道,肯定会阻止他。”

    李倾城摆了摆手,“都已经过去,李家现在情况如何了?”

    “我爹和大伯、二伯都被关入了祠堂北的地牢之中,临进去之前,他让我给你捎句话。”

    “什么?”

    “嫂子在河东柳家手中。”李长生又道,“他还说,今日之事,是他不对,要你想办法,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那十三房。”

    “你也见到了,两大供奉都不是他对手,我又怎么阻止他?”

    李长生又道,“大伯告诉我,说城北祖宅之中,有破解六道轮回之法,说你去了,自然会明白。”

    李家发迹之前,曾住在金陵城外的李家村,他们在那边有一处祖宅,是李家先祖所建,后来搬到了善和坊之后,在那边建了祖坟,祭祀着李家的列祖列宗,除了祭祀、清明时节,极少有人过去。

    说罢,李长生便起身告辞。

    “三房十六支中,已有十二支投靠了十三房,那姓李并未完全掌控家族,我得赶紧回去,免得让他们生疑。”

    李长生走后,萧金衍问李倾城,“他的话,有几分可信?”

    “我看着他长大,这一点,他应该不会骗我。我们先去柳家要人,然后去祖宅一探究竟。”

    ……

    地牢。

    李小花三兄弟被关入其中,这座地牢,是李家先祖所建,用来关押江湖中的穷凶极恶之徒,为了防止对方越狱,

    地牢设计之初,以玄铁所建,而且配以阵法,将天地真元隔绝与外,真元稀薄,就算是通象高手,被关入地牢,也会大打折扣。

    他们也没有料到,有朝一日,他们三人会被关在此处。三兄弟面面相觑,本来三房之间争权夺势,结果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心情各不相同。

    李小树道,“我也没有料到,十三房会行如此忤逆之举!”

    李小花叹道,“李向中这家伙,平日里行事低调,唯唯诺诺,谁也不肯得罪,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谁想到这一出手,会有这等举动。”

    “又臭又响!”李小草也不顾身份,兀自骂个不停。过了许久,才对李小花道,“大哥,今日之事,是我不对。但你也不能怪我,你若是继续当这个家主,我自然没有意见,但是交给倾城,我觉得还不如由我来当,所以才略施手段,是我不对。”

    李小树也道,“说这些没用了。关键是,如何能把十三房赶出去,若真让他掌权,怕是要秋后算账,不光咱们三房,整个李家也有灭族之危啊。”

    李小花道,“我也有考虑不周之处。倾城年少,我本想趁还能活几年,慢慢扶持他上位,将来能带李家重入辉煌,却被有心之人钻了空子。如今只希望,他能从祖宅中,找到那件东西。”

    二房、三房问,“什么东西?”

    “当年先祖未防止家族生事,曾留下遗言,若家族遇到危难,可去城北祖宅处,寻一件宝物,此事乃族长代代以口相传,是以你们并不知情。”

    “什么宝物?”

    李小花摇头苦笑,“我也不知,我当上族长之后,曾经去过无数次,也未找到他说的东西,但既然有此祖训,自然做不得假。”

    “所以说,就算我们两人当上族长,你也会有办法对付我们?”

    李小花道,“都这时候了,说这些话也没什么意思了。”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当然会有意思。”话音刚落,有人推着李长工走了进来。

    三人脸色大惊。

    李长工呵呵一笑,“当年祖父曾说过,历任李家族长都守着一个秘密,若你不说,我也许要花费许久才知道。如此一来,我倒也知道,怎样去找我那倾城侄儿了。”

    李小花道,“李令才,你们十三支已逐出族谱,此事天下皆知,就算今日奸计得逞,你以为能控制得了我金陵李家?”

    李长工淡淡道,“谁说我要控制李家了?实不相瞒,我对李家族长并不感兴趣,至于李家的武功,更入不得我眼中,我看中的,只是李家的钱。”

    三人愣住了。

    钱?

    十三房费尽心机,谋划了这么久,将族长之位抢在手中,到头来却是为了李家的钱财?他们才不会相信。

    李长工又道,“一个将倾的天下,要这些虚名作甚?不出多久,至高天道将会苏醒,天下将临乱世,我现在需要这笔钱,经营好的我的鬼樊楼。”

    “鬼樊楼?”

    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李长工自负满满道,“将会是末法天下中的唯一生存之所!”他又道,“你们

    放心,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我会将李家的财富转移到隐阳城,到时候你们三人谁要当这家主,我都没意见。当然,前提是你们能活下来。”

    说罢,李长工离开了地牢。

    李小树忽然笑了起来。

    李小草问,“三弟,因何而笑?”

    李小树道,“他来这里,是为了金陵李家的钱财,可问题是,我们李家真的有钱吗?”

    金陵李家是第一大家族,其真正的财富,并不是族内存了多少金银财宝,而是通过“金陵李家”四个字,在江湖和庙堂之上,编织起来的一张巨大的网络,而是金陵李家强大的造钱和生钱的能力。

    金陵李家门下生意极多,非常庞大,但是每年的花销和开支,也是天文数字,而且李家每年的钱财,都以红利的方式,分到了各房手中。真正能够拿出来的钱财,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多。

    李小树掌管家族财权,对家族收入一清二楚,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李小花道,“你怕是不知,五百年前,咱们先祖为了防范天灾、人祸,曾建了一座金库,并告诫子孙,只有天下大乱之时,才能动用这笔钱财,这些年来,咱们家族的钱源源不断,所以并未用到。李令才肯定是知道这笔钱的存在,所以才会打李家的主意。”

    “我怎么不知?”

    李小花道,“因为你不是族长。”

    “有多少钱?”

    “千年以来,金陵乃人间富庶之地,当年祖上曾是金陵王,聚揽天下财富,足以敌国,据说以黄金修建了一座宫殿。”

    “在哪里?”

    李小花摇头,“我也不知。”

    ……

    金陵李家易主之事,不到半日,便已传遍了金陵城。用不了多久,整个江湖之中,也将知道,当年被逐出家族的李剑心一支,重新执掌了家族主权。

    这个消息,无疑是爆炸性的。

    金陵李家作为当今第一大家族,生意牵连极大,这次易主,所有门派和堂口都在观望,善和坊周围,不断有人出没,打探消息,为得便是掌握更多的信息,从而做出相应的决策。

    在金陵的城的各大门派,当日派出了快马,将消息传递回自己门派,就连晓生江湖、八卦周刊,连日赶印刊物,将这一江湖大事,及时传递到江湖之中。

    而另外一件轰动金陵城的大事,则是应天府皇宫中太极殿失火,被烧为灰烬之事,据说大火一直烧到了半夜,整个金陵城内烟雾弥漫,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从善和坊回到宫中的高公公,在得知太极殿失火,守护皇宫的前禁军统严重山被烧为灰烬之后,吓得面无人色。身为皇帝贴身太监之一,他知道太极殿中的秘密,对当今陛下多么重要,当天夜间,他舍弃皇家卫队,带着两名贴身护卫,快马离开了金陵城。

    离开之前,这位惊慌失措的高公公,说了一句话,“要变天了。”更是留下了无数的猜测。

    ---

    ps:世事无常,曾激励我们前行的人,离开了我们。望诸君保重身体。ripko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