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663章 巨兽
    第663章巨兽

    这股庞大吸力,致死耗能牵动上千斤的巨石,并且只要动了,就会越来越快直至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但陆寒体表仅相处一层银光,就把自己和冷莜瑜彻底护住。

    后面女子只感觉浑身微凉,如同初夏的风那么舒适,人不追又把娇躯向前贴近积分,两人相隔已经不足五尺,一种男子气息悄然入鼻,令她暂时散了警惕,有点微微胡思乱想,

    若自己有此人神通的一半,或许就具备资格和他携手天涯了,这家伙如此强悍,背后到底有没有跟随的女儿家呢?

    突然在前方天际,淡蓝色漩涡更远的地方,一道刺目惊鸿激射而来,速度之快匪夷所思,还未等冷莜瑜凝神,惊天凶煞威压滚滚而下天空顿时暗了。

    呼吸之间,就跨越了至少二十多里,仅仅这种速度,就让无数强者瑟瑟发抖,只要不敌肯定毙命,那是何等强大的怪物啊!

    而且掠过的虚空,片刻才有刺耳尖鸣缓缓冲来,更匪夷所思的还有几道白痕,差点划出空间裂缝,现在已经带着狂猛巨威狠狠拍下。

    虚空颤抖扭曲,刺目耀眼的白光中,庞大虚影映入两人眼中,带着三分邪恶五分霸气,还有两分的沛然气势,向陆寒拍下的一只巨掌。

    至少高十丈,白光艳艳里还披着一个巨大黑色斗篷,而且是无数兽皮和修士衣衫拼接而成,仿佛异域古兽横空降临。

    “吼——!”

    陆寒也为之变色,急忙单手托天向上迎去,那巨掌通体苍白,仅仅锋利爪尖就有两尺,仿佛白云狠狠压下。

    这一击至少能把大坝拍出缺口,数十吨之力只多不少,落下的瞬间就有恐怖风暴炸向中生成,至少三个飓风围绕旋转,狂沛浪潮猛吹所有东西。

    ‘轰隆——!’

    百里长音就此开始,有女子惊叫声被瞬间淹没,巨大轰鸣如晴空霹雳般连续动荡三次,好像浪涛打在岩石,一圈圈冲击波反复外卷,将地表直接掀开数丈,连同泥土植被尽数搅碎,比推土机快速飞过还要凄惨。

    迎接巨掌的也是一个弥天掌影,银光吞吐纹路清晰,好像能托举九天,一丝丝法则力量蕴含其中,无比玄妙和悠久,即便气势收敛于内,但轻松将巨兽的一击彻底粉碎,而且力量翻卷开来,把虚空身影震荡的倒退三里,扑通一声落在地面,正好将淡蓝旋涡吸力隔绝近半。

    这是一只背生三对翅膀的半禽半兽之怪胎,只是肉翅不大,和体型完全无法吻合,最多只能给身躯带来意外加速效果,无法彻底腾空飞翔。

    此时,苍白皮毛竟然逐渐变色,很快就和淡蓝旋涡丝毫不差,几乎就像从那旋涡里面走出,来自于外界不属于玄土生灵,似乎由苍老变得年轻了无数载。

    冷莜瑜发现不知何时,一只手竟把陆寒的衣袍拽住了一角,双眼偷偷向前看,见到巨兽真容又是一惊,仅凭方才一击,这孽畜就和自己不相上下。

    淡蓝色毛发不长,全身也算光滑,气息仍然缓慢提升中,两只篮球大小的黑目,似乎藏匿着无边鬼界,间隔数百丈空间,仍然阴森森气息发紧。

    “吼——!”

    两只前爪一大一小,方才攻击陆寒的正是大号白爪,而左侧那只竟然只有丈许长,仅有右爪三分之一长度,而且灰蒙蒙和头顶虚空相似,有点朦朦胧胧不尽真实。

    那张金刚般的大嘴张开,就是咆哮音波犀利横扫,至少上百分贝那么震耳,好像一地的霸主,在捍卫自己三亩地老巢,那淡蓝旋涡似乎也和这凶兽关系非常。

    “这畜生……从未见过。”

    “当然,若那时它也出现,你们斑斓殿早就没人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畜生,足以碾压大半上玄境修士,就算你也只有五五胜算。”

    兽吼是充满暴怒的,不论它何时出现在此地,但已经阻断了陆寒前进之路,这一战不可避免,但他更在意淡蓝旋涡的动静。

    仅仅一击的时间,那漩涡不但扩大数倍,而且吸力也快速变弱,只时那道光柱里,莫名多了一种能量,似乎在为巨兽输入法力,但两人感应到的只有拖拽,甚至自身法力还有外泄倾向。

    或许巨兽被陆寒的强大镇住,一时没有立即扑上,双目黑森森狰狞着和他对视,瞳孔缓慢转动,不知在琢磨什么,反正此獠绝对灵性大增。

    但仅仅半柱香时间,它那只小灰爪动了,却不知攻击陆寒,反而向头顶苍穹指了指,头颅逐渐高昂,獠牙大嘴里还有不规律的哼哼声传出,每个音节听起来都向在捶打虚空。

    灰蒙蒙虚空立即向下一压,有种淡淡的蛮荒气息开始弥漫,好像万年前的生物逐渐觉醒,有股比方才更森然的力量,好像要对两人跨界攻击,接着就有闷响逐渐膨胀。

    在陆寒头顶,灰蒙蒙高空竟然形成直径十里大小的浩瀚旋涡,与其一起变异的是,那淡蓝旋涡也跟着呼应,上下交征彼此迎合。

    不止如此,头顶漩涡开始出现大量灰气,纷纷落下向陆寒延伸,起初只有四五缕,每缕不足腰围粗细,但不久后便如雨后春笋,接连冒出三十多股,且都膨胀到几个大汉合围的地步。

    ‘咔嚓!’

    一道小型电光,突兀在灰气中瞬闪而逝,但由此开始,那里面纷纷响起呼啸哭嚎之音,似乎那道闪电在召唤惊醒什么鬼蜮存在。

    转眼,远处的淡蓝色旋涡,从光柱里分出一道,有打在巨大灰色旋涡核心,附近空间终于不再趁机,接连动荡巨变快速开始。

    首先,当几十道灰气距离陆寒还有百丈,便从里面猛地掉落大片密集颗粒,每个颗粒仅仅黄豆大小,然而这些东西微微颤动,就成了数量骇然的灰色小虫,振动翅膀便狂涌扑来。

    从几千只,到几十万只的国模,仅仅用掉半分钟时光,而且后面无穷无尽,体型还发生逐渐变大的迹象。

    “这是……‘碎魂蜂’?,好个孽畜,竟然掌控了附近天地,看来你是那位飞升之人当年恩惠过的小兽,但仍旧无法阻挡陆某。”

    连灰色虚空都成了对方的手段,外加旋涡和大量歹毒小虫,没点根本性的手段,岂能震慑其他生灵,就是这庞大虫群也能在几秒钟,把巨兽啃得尸骨全无。

    被陆寒成为碎魂蜂的小虫,外貌酷似蜜蜂,但灰不溜秋浑身尽是毒刺,小嘴尖尖酷似吸管,并高频率来回震动,好像能扎进脑海,可以将魂魄白浆尽数搅碎。

    咔嚓!

    当空又是一道强大电弧亮起,这上百万虫群好像受到指示,纷纷向地面一落,覆盖之处草木皆无,黑漆漆如同烧焦,并在那里逐渐拱起了大型穹隆,堪比乌龟壳状。

    冷莜瑜不太担心,因为她知道只要陆寒不害怕,就有完全打压这些凶险的本事,此刻就如好奇宝宝般歪头凝视,并快速形成记忆,不放过异象的任何细节。

    在碎魂蜂集结变形后,已经成为一具不伦不类的动物外形,只有隆起补位酷似龟壳,其他部位则化成数以百计的箭矢,凝聚的异常坚固,锋利尖端更是密集针刺组成,上面灰色荡荡,就连天地元气都被腐蚀。

    嗖嗖嗖……!

    终于射了,密集抛射一轮轮,每轮都有大量弩箭成型,无穷无尽遮天盖地,不论力道和威能,都比普通修士的射击强过数倍,可以说一支箭就可杀死一名金丹境。

    转眼便有上万流光,还在虚空不断交错,随着灰蒙蒙高空下压,以及灰气补充进来后不断变强。

    “如此而已,无聊!”

    陆寒冷漠沉喝,若他如冷莜瑜那般,肯定会陷入和巨兽的持久战,这些碎魂蜂先消耗法力,当逐渐失去优势,再有更狂猛攻击降临。

    显然,巨兽被陆寒的一巴掌打醒,想用逢强智取的策略,把蛮干化为机动,仅仅这种举动就代表此獠决然难对付,必须将其连根拔起一击成溃。

    当一把利刃出现,上面道道银纹不断闪动,大山压顶般的威压轰然爆发,铺天盖地向前方涌去,长剑激起龙吟,银霞卓绝纵横数十丈,璀璨还稳重的剑压,转眼凝聚成剑山般的浑厚。

    剑斩乌龟壳!

    就好像数百把剑随空舞动,却又不脱离巨剑外形,仅仅这种犀利和沉着,便已震撼对手肝胆。

    “斩!一切皆为粪土!”

    当剑光划过,灰色虚空直接变成两半,宛若一条银河延伸,光芒闪耀直指巨兽,甚至忽略了碎魂蜂的密集打击。那些飞射的箭矢,还未和利刃外围接触,便已纷纷爆碎化为齑粉,无数凄厉嘶鸣里,大量虫群灰飞烟灭。

    “嗷吼!”

    巨兽那双黑目,转眼便幽芒亮起,显然对这一剑非常意外,赶紧仰天咆哮,周遭空间快速向战场压来,但剑光更快。

    碎魂蜂也知道危险,当外层被密集剑罡消灭后,内部骤然再次紧缩,不但加固了本体防御,彻底变为浑厚盾牌,还涌出大量腐蚀性灰色腥气,想融化掉任何危险。

    但银色剑芒的锋利和不同,根本不是这些低级生物能懂,数里长空已经出现裂痕,无止境般到达巨兽头顶,还在向前延伸,似乎想把淡蓝旋涡一通灭掉。

    却在此刻,远处额几棵古树动了,它们本来迎风耸立,就如普通巨木坚韧不拔,但现在全部移动起来,而且速度不慢。

    万千纸条猛烈摇动,狂风大作烈烈嘶吼,一张张大网眨眼编织成,重重叠叠的遮盖在淡蓝旋涡顶端,而且巨树上的粗大分支快速脱落,彼此融合汇聚,快速铸成栋粗糙小塔。

    巨兽也张开大嘴,从口中接连射出两件怪东西,分别为一根茅草和一段肋骨,但陆寒双眼随机连跳,他瞬间就感应到强烈萧杀,这畜生竟然能炼器了。

    仅仅凭借经验,就辨认出看似粗俗的两件物品,都不在普通天宝之下,若非不经过数千年温养,岂有这等不寻常气息。

    就说那根茅草,通体发紫流光盈盈,变大后也不过三尺长,粗细仅有大拇指程度,但略微摇晃一下,就引起周遭大片涟漪,上面似乎刻有密集的小字。

    那段肋骨,当然只是动物骨头外形,但形成之物至少比九天陨铁还罕见,是灰晶晶煞气缭绕的东西,具备优美弧度外,两端尖尖前后锋利。

    巨兽这才看了陆寒一眼,目光里满是蔑视,但动作飞快的连续点指,口中念念有词,甚至其中几个字酷似人言。

    剑光不曾懈怠,仍然一闪斩下,但已被陆寒暗暗加大三分威能,用对付普通大乘期的程度无法占据优势,这一斩必出奇效。

    半空白色裂痕还在,但灰蒙蒙虚空已然碎了,遭到万千剑光密集穿透,然后来回绞杀成寸断,旋涡轰然崩散,里面顿时泻下一波强大灵压。

    切割,再切割!

    斩在碎魂蜂的龟壳盾牌上,斩在层层编织的防护网上,斩在那座小塔楼上,最后和肋骨状天宝对接,强芒乱起炸裂不断,银芒在每次接触,都一股股向外涌出,似乎剑刃里藏着无限能量。

    咔!

    噗噗!

    砰!

    叮当!

    轰隆隆——!

    剑刃横天,轰碎了龟壳盾,斩裂层层大网,将小楼劈成两半,余威和肋骨状天宝接触,一圈圈光晕在摩擦时激烈扩散,堪比千磅炸弹震爆,把百里世界彻底点亮。

    一个巨大身影,仿佛遭到凶狠轰击,猛然踉跄这倒退数百丈,噗通一声狠狠坐在地上,那嘴角流出的液体竟然是灰白色,气喘吁吁惊惧不止。

    那段肋骨仅仅支撑片刻,就像力量耗尽般掉落,但剑威也成了强弩之末,被那根稻草一扫,直接颤动着溃散开来。

    陆寒却敏锐发现,他在肋骨状天宝的表面,已经切割出一道细微剑痕,并且由此彻底看出此物属于何种东西打造。

    龙皇玉,传闻蕴含一丝龙魂,乃某地啊龙皇成圣失败,用法力化解自身,纷纷附着在粉碎的玉佩里,而且这玉佩能自我衍生。

    被剑光划过的那道痕迹,正在此刻冒出几滴紫水,转眼便恢复如常,并且立即腾空而起,好像满血复活般继续威压赫赫的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