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商梯 > 第1227章 心虚
    ,商梯!

    陈元伟看看邬林升,又看了看张小鱼,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说道:“张小鱼啊,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为什么给我挖这么大一个坑啊?”

    张小鱼听的一愣,虽然猜到可能是什么问题,但是陈元伟这么问,还是让他有一些发懵。

    “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像你说的,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迟”。

    “那好,你告诉我祖文佳在哪?”

    “祖文佳?你说的是你那个副总啊,这我怎么知道?我先说好,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人虽然好色,但是也知道兄弟的女人不能动,我知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吧,所以我怎么可能动她呢,更不会把她藏起来,你现在问我她在哪儿,不合适吧?”张小鱼一脸正义的说道。

    陈元伟看到张小鱼那张脸,很想伸手给他一巴掌,但是他有足够的涵养和耐心,因为他知道巴掌解决不了问题,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这两个人和祖文佳的消失有关系。

    “你想多了,我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我的副总,我很多的生意都是她牵头完成的,她现在消失不见了,生意一下子就断了,如果你们谁知道她的下落,告诉兄弟一声,你们想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绝对不会不给”。陈元伟软化了口气说道。

    但是无论是邬林升还是张小鱼,都不会承认祖文佳的消失和他们有关系,邬林升就不用说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祖文佳是死是活,但是张小鱼也绝不会说祖文佳现在在哪,因为他不知道禾日当是不是已经把祖文佳训练好了,他没有想到的是祖文佳对陈元伟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原来他以为祖文佳消失之后,就像是一只蚂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无人问津,他防备的倒是祖文佳背后的组织,而不是陈元伟,但是他没有想到最先跳出来的居然是他。

    “我说过很多次了,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和张小鱼也没有关系,你就是不相信,她是不是从你那里骗了不少钱就溜了?”邬林升这个时候插话问道。

    “她没有骗我一分钱,甚至连工资都没有领齐,就这么消失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实话告诉你们,海岸线集团从中东进口的那些石油,比正常的渠道要便宜很多,而且数量充足,这都是祖文佳给我牵头联系的,但是现在祖文佳联系不上了,那些人又不相信我海岸线集团,存货已经不多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现在都要急疯了,你们放心,只要是你们有本事,能让这个女人为你们做事,或者是爬上你们的床,这都没关系,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她牵头牵线的能力”。陈元伟不得已只能说出了祖文佳对他为什么这么重要。

    张小鱼听了之后不仅皱起了眉头,祖文佳确实说过,他知道陈元伟的一些事情,但是张小鱼并没有心思去听,所以当时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现在看来,祖文佳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她一个女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能力,能为你牵线搭桥,买到便宜的原油,这不大可能吧,你有没有考虑这个女人的背景是什么?陈总,你可不要被人带到沟里去啊。”张小鱼挑唆道。

    邬林升听了张小鱼的话,点点头帮腔说道:“就是,我觉得这个问题不简单,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你想一想她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为你带来了这么多的好处,现在又突然消失了,你不觉得这背后有很大的问题吗?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生意是怎么做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生意一定不是非常合法的吧,多少都有一些违规之处,这些东西一旦被相关部门查出来,陈总,你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张小鱼看了看邬林升,又看看陈元伟,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还是少说话为妥,不然的话,陈元伟一定会怀疑到他的身上来,事实上陈元伟现在怀疑邬林升胜于怀疑张小鱼,所以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看来两位是不想告诉我祖文佳在哪儿了,没关系,我找人去查,我相信只要是下了大本钱,就一定能把人找到,如果到时候查出来这件事情与你们两个有关,可就不要怪兄弟不讲情义了”。陈元伟说完,站起来要走,但是被邬林升拦住了。

    “你先坐下,有什么事情咱们兄弟商量,虽然祖文佳消失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你公司出了事情,我们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我好歹还在石油系统呆过,就算是我说话不管用,你问问张小鱼,他背后的老板说话应该管点用吧,再说了,我们以前在青岛的时候不是合作的很愉快吗?怎么离了一个祖文佳,你就不知道怎么做生意了?”邬林升这话听起来冠冕堂皇,但是张小鱼也听出来了,这家伙有些心虚了。

    “我很想知道祖文佳给你介绍的这些原油来源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张小鱼问道。

    “这个祖文佳是不是中东哪个王子的小老婆?偷着卖家族的石油?”邬林升也皱眉问猜道。

    “这个你们就不要瞎想了,总之我现在就是要找到祖文佳这个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你们不能帮我找,那我就去找相关部门查一查,看看祖文佳在消失之前和谁联系得最紧密,我相信谁和她最后联系的,那这个人就可能是最大的嫌疑人,到时候就不要怪兄弟不讲情义,我既然把你们两个叫到这个地方来,私下来谈这个问题,也不是无的放矢,我要是一点证据没有,我闲的蛋疼吗?找你们来闲扯?”陈元伟有些恼火的说道。

    说完这话再也不管邬林升和张小鱼说什么,推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