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商梯 > 第1225章 刚刚开始

第1225章 刚刚开始

    ,商梯!

    不得不说磐石投资作为一个成熟的管理团队,效率还是很高的,刚刚接手过去没有多长时间,何道明就给张小鱼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到公司里来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和他商量。

    至于徐悦桐和尹清晨是怎么谈的,尹清晨回来之后也没有说,张小鱼也没有问,这件事情仿佛就那么过去了,谁也没有再提。

    “何总找我有事?”

    “大致的方案我们已经定下来了,你看一看,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去准备了,因为我对本市的一些领导干部还不是很熟悉,你看看我们的典礼还需要邀请哪些人?不要漏了某些领导,到时候惹人家不高兴”。说完何道明递给张小鱼一份策划方案。

    张小鱼拿过来一看是关于市政府后面那块地奠基典礼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到现在终于有了眉目,张小鱼感到很欣慰。

    “何总,你们的效率很高啊,这件事情我们之前也想过很长时间了,但是一直没有拿出来一个成熟的方案,我看一看……”

    张小鱼拿过来翻了几下之后,了解了大致的情况,然后就递还给何道明说道:“就按你们的方案执行就行,我看没有什么问题,关于邀请领导参加典礼的事情,我看就不要有什么差别了,市里的领导都给他发一份来不来是人家的事情,发不发是我们的事,礼多人不怪,管他来不来呢,反正我们已经打招呼了”。

    “每个人发一份?”何道明有些惊讶的问道。

    “对,每个人发一份,少发可能发错,但多发一定不会错,来不来随他们的春秋大小便,我们尽到礼仪就行了,但是郭维政这个人必须要亲自去邀请,是你去还是我去?”张小鱼问道。

    “你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当然是你去了,我和他又不熟,他也不知道我是哪根葱啊,对不对?”何道明说道。

    张小鱼点点头继续说道:“上面的名单我看了,但是有一个人我认为他不适合来,就是丁长生总办,这是我们市里的工程,他是省里的领导,你们邀请他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但是这里确实不合适,而且他和市里的领导也不熟悉,贸然前来的话,可能会起副作用,这一点你要想清楚,趁着请柬还没有发出去,可以不要做这些无用功了”。

    何道明有些郁闷,给丁长生发请柬,是杨凤栖亲自要求的,如果按照张小鱼的意思划掉,那杨凤栖那里怎么交代?这又是一个难题,因为他也听出来了,张小鱼说的没错。

    “这是我们杨总亲自要求的,我改不了,而且你也知道磐石投资之所以能到云海来接手美安泰地产公司这么一个小公司,实际上也只是试水,并没有打算赚钱,我想你可能不知道,丁总办和磐石投资的关系……”何道明还想说下去的时候被张小鱼打断了。

    “我听说过,但是我再说一遍,这个典礼邀请丁总办来参加确实不合适,无论是在省里还是在市里,他都不是管这一摊儿的,你把他邀请来,市里的领导是怎么想,当然现在磐石投资是美安泰地产公司的主要运营者,我这个董事长也只是个摆设而已,到最后怎么决定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只是提供一个建议,你把我的意思和杨总汇报一下,说不定她能想明白,拉大旗扯虎皮这种事情对于你们磐石投资来说,就没有必要做了吧,毕竟磐石投资的牌子在这里,谁还能敢把你们怎么样,拉领导来站台确实要三思啊”。张小鱼说道。

    这是这次会谈之中唯一的一个分歧点,两人都没有再就这件事情谈下去,对于张小鱼来说它只是一个建议,但是对于何道明来说,他是一个执行者,张小鱼说的建议他也只能向他汇报而已,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半个小时之后,何道明离开了办公室,张小鱼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腰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拔地而起的新市政厅大楼,市政厅大楼的后面,就是他们要奠基典礼的那块地,但是从何道明刚刚的话里,张小鱼已经能觉察出来,那里已经成了是非之地,围绕着市政厅大楼周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从他得到的消息来看,康锦绣要拿下黄云鹏的云鹏地产公司,而云鹏地产公司主要经营的一块地,也在新市政厅大楼旁边,所以那个地方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虽然这段时间黄云鹏快要急疯了,但是比他还着急的却是陈元伟,因为他忽然发现祖文佳不见了,而且祖文佳消失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没打,这完全不像是她的风格,离开了祖文佳,他的很多事情都做不下去了,虽然祖文佳口口声声要告诉张小鱼一些陈元伟的事情,但是张小鱼并没有心思听下去,他听不下去的这些事,正是陈元伟着急的。

    陈元伟并不知道祖文佳确切的身份,但是有一点,祖文佳的能量很大,他是知道的,他的很多生意都是祖文佳牵头,他才可能从中东非常便宜的买来很多的石油,这让海岸线公司一举扭亏为盈,这让陈元伟在他的父亲陈兆文面前渐渐抬头,他一度怀疑祖文佳的消失是因为自己的弟弟陈元敏从中捣鬼,可是他派人查了查之后却发现根本就不是陈元敏做的,一个人一旦钻了牛角尖之后,会对某一件事情特别仔细,通过抽丝剥茧,陈元伟终于发现祖文佳的消失很可能和邬林升和张小鱼有关系,这个发现让他很困惑,这两人和祖文佳到底有什么冤仇呢,祖文佳现在到底又在哪儿呢?

    “陈总,好久没有找我喝茶了,今天怎么这么闲啊?”邬林升非常客气的问道,因为祖文佳的消失,让他暂时获得了宁静,虽然他还没有和张小鱼见面但是他也知道,那件事情可能已经做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