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隋唐君子演义 > 第210章 窜到一票造反派的大本营来了,怎么破?(求订阅,求推荐)

第210章 窜到一票造反派的大本营来了,怎么破?(求订阅,求推荐)

    ,隋唐君子演义!

    第210章

    “舅父,你干嘛不让表兄也一块过去?”杨谦与韩世谔策马并肩而行,心里边却一个劲地打鼓。

    犹自觉得自己作为外甥,跟这位能跟程咬金那个败类师兄有共同语言的舅父去出席酒宴不太保险。

    韩世谔却一副很伤脑筋,气不打一处来的架势抱怨道。

    “让他去干嘛,三杆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孽子,半点也不像老夫这般交游广阔,谁都能交得上朋友。”

    看到韩世谔很是痛心疾首的模样,杨谦差点乐出声来,你儿子要真跟你一样,那才真叫完犊子。

    不过这种话肯定不能说,杨谦只能哼哼哈哈地附合着舅父。

    出了府,一直向北而行了足有两柱香的功夫,这才来到了杨玄感位于东都的府邸。

    随着舅父,在杨府的仆从引领之下,步入了这间占地大到令人发指的府邸。

    听了舅父韩世谔的低声介绍,杨谦这才知晓这本是陛下杨广赐给杨素的府邸。

    占地极广,里边花园池塘,甚至连演武校场都有,等到杨素过世之后,杨玄又多次增设了不少的东西。

    奢华到令人发指,一路之上,不但仆役众多,亭台之间,还有不少哼唱曲调的舞女歌姬练嗓或者是在演练舞姿。

    打量着那些抹着金漆的镶嵌在门窗之间的各种彩绘,还有用绸缎剪成各种形状来扎在亭院的枯枝之上,伪作鲜花与绿叶,吸人眼球的行为。

    着实可以用纸醉金迷方才能够形容。

    杨谦看到了这一幕,很是目瞪口呆的模样,自然被身边的老舅看在了眼里。

    老舅韩世谔乐呵呵地拍了拍杨谦的肩膀笑道。

    “怎么,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边有什么感慨?”

    杨谦直接就呵呵一乐,表情显得很是感慨地道。“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韩世谔一脸懵逼地打量着这位小外甥。愣是想不明白,有钱人的生活,怎么就跟朴实无华且枯燥有毛关系?

    可偏偏看到杨谦那副表情很是深刻的模样,说的话也让人感觉很有内涵的样子。

    半点文学底子也没有的老舅虽然满脸懵逼,可又实在不敢追问下去,只能硬起头皮哼哼哈哈继续前行。

    在杨府的仆役引领之下,朝着丝竹之声,欢歌笑语的来源之地行去。

    掀开了帘子的瞬间,就能够感觉得到热气扑面而来,音乐声与歌舞声与倾泄而出。

    与那帘外的陡峭寒意份外不同。就见那主位上,一位肆意跌坐的美须男子正端起了酒杯正在痛饮。

    厅中已然或坐或卧,足足有七八人,反倒是阁中陪侍的舞姬歌姬人数远胜于宾朋之数。

    “哈,我当是谁,原来是千寻贤弟到了……快些过来,你可是来得晚了,当自罚三杯。”

    “千寻贤弟?”杨谦直接就懵逼了,满脸震惊之色地看向那乐滋滋地舅父。不对吧,这么粗旷野蛮的壮汉,怎么可能有这么斯文谦和,而且很有意境的字。

    杨玄感左下首的一位中年人亦站起了身来,指着韩世谔笑道。

    “密来晚不过一刻,都罚了三杯,千寻兄你可是足足晚来了半个时辰,更是该该罚。这位面中冠玉的俊俏少年郎君……”

    韩世谔走到了一个摆满酒菜,却未有人的案几前,抄起了大杯子,酒到杯干,连呼痛快。

    “这位可是韩某的外甥,亲外甥,荥阳杨谦是也……”

    韩世谔介绍人都显得很粗鲁,杨谦却不能没有礼貌。“谦见过诸位长辈。”

    一位宾客一拍前额低呼出声。“荥阳杨谦……不就是那个在板城津口和扬子津的越灵台山上奉迎……”

    啪的一声,杨玄感的酒杯重重一顿在了案几之上,亦打断了那位宾朋的言语。

    杨玄感扫了一眼那位宾朋,站起了身来,魁梧高大的身躯,再配上那及腹长须,倒真是颇有气概。

    抚着长须,满脸和蔼之色地大步走了过来。

    “某才刚刚从大兴过来,倒没想到刚来没数日,就能得见这位声名鹊起的少年才俊,哈哈……”

    “谦见过楚公,得楚公赞喻,实在惶恐。”杨谦脸色从容,仿佛没有听到方才的宾朋的抨击一般。

    “有什么惶恐的,能够面对君王,从容自若,应对得体,这就是天赋,老夫像你这般大时,怕是连你一半的胆量气度都没有。”

    左下首的那人也踱步而来,打量着杨谦,不禁赞道。“好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郎君,可是比老韩你强上十倍。”

    韩世谔没好气地瞪了那人一眼,很不乐意地道。“我说老李你啥意思,看得起我外甥,看不起我是吧?”

    杨玄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地赶紧插话道。

    “哈哈……千寻莫恼,李贤弟这是在夸奖你外甥来着。你看你这人还真是……”

    一番言语之后,杨谦随舅父韩世谔坐在了案后,心里边却隐隐起疑。

    “舅父,那位姓李的是谁?”

    “你是说他啊,那小子的身份可是极为显贵的,西魏八柱国之一司徒李弼的曾孙,如今袭父爵蒲山郡公的李密。”

    “李……密……”杨谦点了点头,目光掠过李密,又落在杨玄感脸上。

    很快,杨谦就已然想明白了,自己内心不安的源头在哪。

    李密,这货似乎是个典型的造反派,先是造了杨广的反。

    之后又窜上了瓦岗寨,又造反夺权,成为了瓦岗寨大头目。

    之后又投降了李渊,却因为再生反心,似乎被弄死了。

    而且杨玄感好像也是个造反派,造的也是杨广的反,可是杨玄感似乎造反失败,举家遭诛,卧槽!!!

    自己居然窜到了一票造反派的大本营来了,这特么该如何是好?

    杨谦看到坐在身边乐滋滋地喝酒吃肉的舅父韩世谔。直接就呵呵了……舅父,你的心可真大。

    不过也是,杨素父子,权倾朝野,门生故吏遍及朝中。

    现如今他未露反意之前,怕是前来逢迎拍马者,应该依旧是不知凡凡。

    所以,自己依旧可以苟发育,唔……真特么一定要苟。

    杨谦刚刚下定了决心,就看到了意识里边又渐渐地有霓虹在闪烁……

    “???”

    (以下字数免费)感谢书友20180824233149359、20190320190843398、东东的小狐狸、悠小淘复刻版、枫叶(丁丁)的打赏和支持,嗯,今天的第一更赶上了,还有两更。今天又吊了针,状态比昨天稍好,继续努力,保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