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隋唐君子演义 > 第209章 前往杨玄感那里提前混个脸熟?(三更到达求订阅,求推荐)

第209章 前往杨玄感那里提前混个脸熟?(三更到达求订阅,求推荐)

    ,隋唐君子演义!

    第209章

    杨谦脸直接就黑了。特么的,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表情。

    姐夫哥你能不能别老拿君子往我身上套了行不行?

    偏偏杨谦还没来及说话,一旁的亲姐杨婉就开口惊喜交加地问道。

    “夫君此言何意?”

    果然,有了人一搭腔,但见姐夫哥清了清嗓子,开始摇头晃脑地引经据典。

    “《论语·颜渊》:‘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内弟不因他之过而怨之。反倒是替那些欲以此而谋生之人考虑。这等胸襟与气度,唯君子可矣……”

    姐夫说到了这里顿住,目光都落在了杨谦的脸上,仿佛在等待着瞠目结舌的他有所反应。

    杨谦只能摆出了一副很是羞愧的嘴脸,谦虚地摇了摇头。

    “呵……姐夫你太过夸奖了,小弟我实在惭愧。”

    “你姐夫是个实诚人,夸你你就受着,有什么惭愧不惭愧的。”不愧是亲姐,欣赏自己夫君的实诚,又为自己有个君子气度的亲弟感到由衷的骄傲。

    “另外还一事,尚需要与贤弟你商议一二。其实也是郑氏弟兄的想法,江南虽然读书人很多。”

    “但是江南之地,终究与中原不同,我们的书坊想要在那边打开市场,怕是很难,所以,倒不如往东,例如东都,还有长安……”

    陈泰把之前与郑氏兄弟商议的方案全盘托出。江南那边的世家门阀根深蒂固。

    而荥阳书坊想要到那里生存,必定会处处受制,甚至说不定会出现类似于山东河北那里所发生的情况。

    当地的世家门阀暗中指使人进行各种阻挠。

    反倒是关中之地,又或者是中原一带,比较容易展开。

    关中是军功起家的军事门阀的根据地,对于他们而言不会太过在意这一块。

    至于中原地区,特别是指东都洛阳及其辐射的周边地区。

    不论是世家还是门阀,不管是龙是虎,在朝庭的权威面前,都只能老老实实地龟缩起来,以免触怒朝庭。

    对于荥阳郑氏兄弟的这个建议,杨谦只能表示服气。荥阳郑氏本就是世家门阀。

    比杨谦更加地了解世家门阀的心思,而且这些理由,亦让杨谦明白了郑氏至少在合作方面的心思是很坦陈的。

    与姐夫哥聊到了深夜,一脸倦色的杨谦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酣然沉睡过去。

    到得中午时分,老舅韩世谔总算是醒了酒,迎着韩氏的抱怨,干笑着草草地用了一顿午饭。

    眼珠子一转,落在了杨谦的身上。“妹妹,一会愚兄带外甥去见见世面去。”

    刚端起了第五还是第六碗饭的杨谦一呆:“舅父你想干嘛?”见世面?呵……跟你老人家能见啥世面?

    娘亲韩氏不乐意地瞪起了眼。“就是,你想干吗?告诉你,你可不许带坏了你外甥。”

    “我说妹妹,你把你哥我当什么人了?我这不是去一位老友的府邸上拜访吗,正好带小外甥过去。”

    “老友?呵……你那帮子老兄弟都是什么德性,你当小妹我不清楚?”

    娘亲韩氏好歹顾及了亲哥的颜面,特地压低了嗓子抱怨道。

    韩世谔嘿嘿一笑,挥了挥手不乐意地道。

    “妹妹你这话可不对了,今日去的这位老友是礼部尚书,袭封楚国公的杨玄感杨兄。”

    “原来是他啊”韩氏这才露出了恍然之色。

    杨玄感?好耳熟的样子。

    在一旁一直支愣着耳朵偷听的杨谦也同样面露惊奇之色。

    韩氏这边倒注意到了自己儿子的表情,低声向杨谦解释了几句。

    杨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居然是杨素的嫡长子。

    “难怪这名字孩儿听着耳熟,原来是本朝第一功臣之后。”

    这也怪不得杨谦,穿越之前不是学文也不学理,而是体院的高材生。

    对于中国的古代史,顶多唐宋元明清可以倒背如流,然后就是对三国群雄很是熟悉,没办法,玩游戏玩的。

    接下来的隋唐时期,认得的倒也有一些人,不过多是贞观之治时期的大唐名将。

    隋朝的嘛,呵呵……也就是十窍通了九窍。最多也就能认识一些到得唐初还能活蹦乱跳的名将而已。

    不过杨素这位建立大隋朝的大功臣,倒也是略有耳闻。

    不过更多的,还是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听说的内容更多一些。总之,杨坚成为大隋天子这位杨素是出力极大。

    而杨广能够登基为帝,他亦是在背出谋划策。总之是位牛逼得不要不要的大隋权臣,死了之后几个儿子全都封了公。

    杨玄感就是他的嫡长子,自然也承续了他的爵位,还有绝大部份的政治遗产。

    杨素是武勋之臣出身,而杨谦的外公韩擒虎同亲也是武勋之臣,都一起出仕北周,为北周和大隋东征西讨,建功立业。

    更是一同南下灭陈,立不世之功。

    如此算起来,两家的确算得上是世交。

    “妹妹你想,小外甥日后也要入仕朝中,多结识一些有话语权的人,于他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是吧?”

    韩氏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自己这位不学无术的亲哥韩世谔。

    似乎注意到了妹妹异样的目光,韩世谔有些臊地揉了揉脸。

    “愚兄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愚兄好歹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总不能还跟年轻时一样不着调吧。”

    “说的也是……”韩氏看到自己兄长那犹如铁丝一般的黑须,之中已然隐有银线夹杂。

    这也才省起,自己兄长也都快将近四十岁了。

    “娘,我真要跟着去?”杨谦却很不确定,站在府门口,看着那跟前不远处的舅父韩世谔。

    娘亲韩氏亲昵地给杨谦理了理衣襟,满脸欣赏地打量着越发地显得又帅又挺拔的儿子。

    “去吧,难得你舅父这么有心。何况楚国公在朝在野,声望之隆,犹胜于宇文述。”

    “我儿如此聪慧,自然不必刻意迎逢。但好歹露个面,让那楚国公以他那一系的朝臣知晓我儿是谁的外甥……”

    “也免得日后起什么不必要的冲突。”

    听到了娘亲韩氏之言,杨谦也只能承认,看来今日自己是必须要过去混个脸熟了。

    (以下字数免费)感谢诸位书友的关心,看到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心中动力满满,感谢书友腿神阿不拉的打赏,还有大家的订阅和投票支持,继续加油,努力码字。

    争取先码出一更,然后明天白天要继续吊针所以,第一更会在白天,另外两更可能要在晚上了,希望大家体谅一二。等病好了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