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校园第一废物 > 第2880章 我化乾坤

第2880章 我化乾坤

    没有无端的因果,也没有无端的是非,这就是炎h创建新时代最为不可打破的事情,而这个在炎h天地留下了枷锁的家伙,最后留下的因果确实没有结果的因果。

    盘古在炎h的后裔,也就是曾经与他达成了跨越时空的神念之j的我身上咩有看到未来。

    这是一场注定悲壮的战争,注定无疾而终走不到终点的反抗历史,正常的岁月发展之下的我们失败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萧胤辰,萧玄溟,星辰大帝任何一个人成为圣人也好,在诸多的时间线与可能之中没有一条是足以支撑我们走向最后的。

    万千可能的收束在我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全部涌入了我的脑海之中,那所有没有未来的未来,无一缺失的全部涌入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打开大门的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还在抵抗着西王母攻击的洛水月身t正在消散,却以正常时间流速千万分之一都不到的速度持续的进行着,这种奇妙的境界毫无疑问与时间之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炎h亘古岁月之中,能够掌握这g力量到这种程度的人,只有盘古,利用了宙之道的那一为圣人。

    “我们又见面了。”

    毫不意外的我耳边响起了盘古的声音,对我而言不过是数日的时光,但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我却无比清楚耳边这个声音的主人绝对不是那个当年还在犹豫着还创建哪一个世界的盘古,那是已经结束了一切的盘古,与曾经的哪位天差地别的存在。

    “你欺骗了我?”我轻声的开口道,脑海之中那无数条由盘古演算而来的时间线与未来,没有任何一条拥有着我的身影。

    “不,我那个时候只是顺应天命的选择而已,天命让我选择了这条时间线,你成就了这段因果,只不过注定这段因果的最后没有给你扮演的角se罢了。”

    明明应该是一件我根本不能接受的事情,但此刻听着盘古的话我却表现的无比平静,我眨了眨眼睛轻声开口问道“在这些时间线之中我的解决是怎么样的。”

    “其实有不少在来到这里之前你就落败的时间线,都显然不适用现在的你了,你刚才看到的那一切大多都会在你进入大门之后迈向死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死在萧胤辰手中,直接或者间接,一小部分死在了星辰大帝的手中,但无一例外没有存活下来的概率。”

    我自嘲的笑了笑“这还显得更真实一些。”

    若是真的失败,我又怎么可能独活下去。

    “放弃了吗?”盘古的声音轻声的开口道。

    “我所期待的未来是不存在的对么。”

    我这根本不是问句的问句,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些结局与可能,早在我打开大门之中浮现在脑海中的无数未来之中得到了答案。

    “如你所见。”

    “你告诉我这些,我真的就连改变他们的可能都没有么?”

    “你能够做的事情在这一刻已经结束了,打开我留下这道最后大门的你,之后无论做什么事情,因果之力的收束都会将你导向不影响格局的未来,从因果的概念来说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之后做的任何事情,都注定无关痛痒,不足以改变任何,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的身边,才会将这一切很坦然的告知与你。”

    “炎h天地呢?”我继续开口问道。

    “如你所见,这无数的未来,无论是萧胤辰成为了圣人也好,星辰大帝成为了圣人也好,甚至是萧玄溟,这些人没有一个对炎h有任何的情感,他们本就难以做到保全炎h,面对已经承载不住大道三千的残破世界,成为圣人的他们最好的解决方

    式,就是将天地万界全部推倒,重新构筑一个全新的世界。”

    “就像当初你一样。”

    “一样,也不一样。”

    这古怪的话语我却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是啊,一样却也不一样,盘古创世为后人谋未来,让后世修炼的成本的大幅度的降低,也许新时代的顶尖强者远远不能和远古时代的时候比较。

    但新时代修行者的速度,修行者们面对的天灾威胁,修行者与普通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都因为盘古的举措而大幅度的改善,那是一个比荒凉的远古时代,任何人的生死都不过是他人一念之间的远古时代好了不知道多少的时间。

    而换做萧胤辰创世,那是他想要的世界么?

    将生死根本不放在眼中的萧胤辰而言,生命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量词而已,对于他们而言强弱就将决定一切的旧时代才是更好的存在吧。

    “抱歉,你都走了这一步,却被提前宣布了退场。”

    我转过身目光在被定格的洛水月等人身上扫过“你该说抱歉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他们,这些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的这些家伙,我尽人事已,失败哪怕不能接受,却也终归是我尽全力去得到的结局,而他们将一切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却因为你所谓的因果就要简单的认命吗?!”

    没有回应,将我带入到这个空间的盘古大帝在这一刻完全的陷入沉默之中,面对我的质疑似乎根本没有回应的能力。

    我这时候才深吸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看了看那边已经打开却似乎与自己不再有任何联系的大门轻声道“你又知道些什么呢?不过是盘古大帝留在此处的一道神念,意识,就算拥有着自主判断的思维和能力,你终归不是盘古,只是个没有情感的,会思考的机器罢了。”

    丢下这句话的我缓缓起身,握住了一边的盘古之证,上面属于盘古的力量此刻早已荡然无存,数次的消耗让这柄盘古留下了力量的剑此刻拥有的力量消耗一空。

    多么巧合的时候,仿佛剑身上被留下的力量早在被全部算计好了一样。

    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到剑身之上,我的身后法相已经开始出现,那构筑成我人生的一个个人影被我的混元之气充斥,没充斥一个人之后,ru白se的混元之气就染上一个全新的颜se然后流入下一个人的题呢,之前只是宛若雕像一样的法相,在混元之气的流转通过之后全都仿佛活过来了一样,这些特殊的法相在我的力量灌注之后开始展现出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模样!

    “你,还不打算放弃么?”

    “放弃?开什么玩笑?你都说了,每一条世界线之中,哪怕再怎么结局我也不过是在身死在其中,你所看到的那些未来之中,我可以有放弃过?”

    宁死不折,我可以战败,但我从未放弃过我心中所想。

    “但那也不过是徒劳的罢了,你应该也看的很清楚了,你做不了任何事情的,在这既定的未来之中……”

    “既然这些都是既定的未来,那就走出既定之外的就行了!”我一下打断了盘古大帝的话,看着已经被混元之力染上了大半颜se的法相无比坚定的开口道“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既然你所看到的未来之中无论哪一种我都注定走向失败灭亡,走向炎h毁灭的道路,那我只要走出你完全没有看到预料道的那条道路不就行了!”

    “嗯?”

    第一次这个盘古大帝的留在此处的意识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感受着我身上气息的变化,轻声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掌握万道,万道即我,我化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