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84. 焊死车门的飚车少女与留音符

84. 焊死车门的飚车少女与留音符

    ,我的师门有点强!

    自试剑岛秘境破碎之后,所有幸存的剑修就被北海剑岛带回岛屿上。

    没办法,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不过北海剑岛也就只是负责一些基础治疗而已,想要把他们带入宗门,那是断然不可能的。谁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现在试剑岛秘境都没了,还不狠狠的抬高物价宰一笔,北海剑岛对得起已经没了的试剑岛吗?

    所以苏安然和宋珏,还是在原来的小客栈里居住。

    此时,苏安然从宋珏拿了留音符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修士开的客栈,最大的好处就是房门一关,就会自动隔音,整个空间就如同密封一样,不受任何打扰。除非是有大能修士强行以神识侵入探查,否则的话在房间里干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所以苏安然很放心的捏碎了那枚符篆。

    一缕青烟冒出。

    苏安然眨了眨眼。

    无事发生?

    他看了看手中已经破碎了的符篆,然后又晃了一下,甚至还将整张符篆都给揉成粉末,可依旧无事发生。

    苏安然懵逼了。

    什么情况?

    “你在搞什么呢?”神海里,传来了邪念意识的声音。

    “什么搞什么?”苏安然反问了一声,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刚才是不是你搞的鬼?”

    “什么我搞的鬼?”邪念意识传来茫然的情绪。

    “我捏碎了一张留音符,按理来说应该会有声音响起的,可是为什么我听不到?”

    “原来那个声音是你弄的呀。”邪念意识传来不满的声音,“我还以为什么东西突然闯到家里来了。”

    家里……

    家里?

    家里!

    苏安然满脸黑线:“那是我的神海!”

    “可现在是我住在里面了呀。”邪念意识非常嚣张,苏安然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这家伙肯定是一脸得意的叉腰。

    留音符分两种。

    一种只是简单的通过真气与空气里游离的灵气相结合,然后利用符篆上的阵法效果,将一个时间段内处于阵法作用范围内的一切声音都抄录进去,有点像是录音笔的效果。

    另一种则比较高端了,只有凝魂境以上的修士才能够使用的手段,有点类似于神识传音。

    这种手段则要隐蔽和特殊许多,一旦捏碎后,声音就会直接传递到修士的神识里,只有捏碎留音符的修士才能够听到留言,其他人都是无法听到的。而且这种手法不同第一种,必须得有修为在身的修道界人士才能够听到,若是凡人接触的话,整个脑袋就会瞬间炸裂。

    苏安然此时就算再蠢,也知道那传音符的留言内容不简单了。

    “那个留言呢?”苏安然不由得开口问道,“对方跟我说什么了?”

    “不知道呀。”

    “不知道?!”苏安然惊呆了,“那声音直接在我的神识里响起,你直接屏蔽掉了?”

    “没有啊。”

    苏安然稍微松了口气。

    还好,没屏蔽,他猜想大概是被邪念意识给拦截了。

    “我给吃了。”

    “……”苏安然呆住了,“你再说一遍?”

    “哦。”邪念剑气没有发觉苏安然的语气古怪,“突然闯了进来,我觉得味道似乎还不错,于是就给吃了。……这一缕神念还是比较精纯的,勉勉强强还能下口吧。”

    “我特么……”苏安然张嘴吐了三个字,然后就实在说不下去了,“我给你取名石乐志还真的没起错。”

    “那是。”邪念本源传来骄傲的情绪,“我是独一无二的!”

    苏安然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他已经没脸看下去了。

    这东西就真的是个坑爹的智障玩意。

    我刚才那不是在夸奖你啊!

    平时没事就喜欢翻看我的心理活动,现在为什么不去翻看一下?

    我在吐槽你呢,你知道吗?

    知道吗?

    显然,邪念意识不知道,现在对方正不断的散发出喜悦、欢喜、开心的情绪表情。

    总的来说,就是对方觉得自己受到苏安然的表扬了,好开心啊。

    满满的恋爱少女恋爱脑。

    苏安然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回到了宋珏坐着的桌子边。

    “怎么样?”看到苏安然黑着一脸,宋珏心中咯噔了一声,“任务很难?”

    苏安然将一小撮飞灰放到了宋珏的面前。

    宋珏歪着脑袋:???

    苏安然一脸的面无表情:“我有些怀疑你们惊世堂的诚意了。”

    “什么意思?”宋珏懵逼。

    “我把这留音符都捏成飞灰了,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你确定惊世堂真的有心让我加入?”苏安然沉声说道,“对于你的为人,我是绝对信得过的。但是对于惊世堂,说实话我现在开始有些怀疑了,你是不是……被他们放弃了?”

    宋珏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她望了一眼那一小撮飞灰。

    她能够感受到,上面的确没有任何气息,干净得看起来简直就是随处搜集过来的一小撮灰尘一样——任何符篆,一旦被激活使用的话,那么不管变成什么样,必然都会有一丝真气残留。可是这道符篆上的确没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收录任何内容的空白符篆一样。

    宋珏也开始有些怀疑惊世堂那边对自己的态度了。

    “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的交代的。”

    “好。”苏安然点头,然后没再理会,转身就回了房间。

    开玩笑,如果他不是已经反复确认过那符篆上面的确没有任何真气和神念的痕迹——所有痕迹都被邪念本源吞噬得一干二净——苏安然怎么敢来玩倒打一耙的手段。

    “下一次,你如果敢再把留音符的内容给我吃了,我就把你吃了!”回到房间里,苏安然恶狠狠的威胁道。

    “哎呀,不行的啦。”意识传来娇羞的情绪。

    苏安然突然有些无语了。

    他都快忘了这个邪念本源是个什么样的黑历史了。

    “你就算要吃了人家,你起码也要给人家先找个身体呀。”果然不其然,苏安然的神海里很快就传来了意识那更加娇羞却又透着几分欲拒还迎味道的情绪念头,“我现在都没有身体,你怎么吃呀?还是说,你其实是想要我进行意念上的传递,让你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苏安然突然觉得心好累。

    自己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那么脚贱呢?

    没事去踩那黑球干什么?

    而且当年那个大能前辈也真是的,你说好端端的没事干什么把自己的爱慕之情当作负面意识给斩出来了呢?

    这妥妥的就是黑历史啊!

    你说黑历史也就算了,当初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就地正法了呢?

    还玩什么封印,真当人家是邪剑仙啊?

    苏安然无奈的叹了口气。

    搞得自己现在神海里住了一个时不时就要焊死车门然后疯狂飚车的恋爱少女。

    苏安然心累啊。

    当天晚上,宋珏就再一次敲响了苏安然的房门,为苏安然送来了第二枚留音符。

    苏安然没有问对方到底是从哪里获得的,不过看宋珏能够如此之快就拿到第二枚留音符,他的内心自然也就已经有了猜测。只不过这些话他肯定不会直接说出来,因为有些事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就好,道破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很可能要去比较特殊的地方执行任务。”将留音符递给苏安然后,宋珏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苏安然望着宋珏,没有开口,但是他知道宋珏肯定会给自己说清楚的。

    “这枚留音符,是比较高阶的神识留音。”宋珏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在惊世堂,只有需要前往比较特殊的秘境才会动用到这种高阶留音符。……此行危险性估计不会小,所以你需要小心了。”

    听到宋珏的话,苏安然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一直以来,宋珏都不知道苏安然是知道万界轮回的存在,而关于万界轮回的消息在玄界又是属于不能公开的秘密,因此宋珏自然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才能够给苏安然进行提醒。所以此时她也只能用这种似是而非的口吻里进行提示了,毕竟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万界也的确和秘境没什么区别。

    苏安然看着手中的留音符,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多么轻松的神色。

    相反,他的脸上露出非常凝重谨慎的神色。

    万界轮回的危险性,他比这个世上任何一名修士都要清楚。

    那个地方会随着万界轮回小队的进入次数的增加而开始不断的提高难度,尽管早期的难度提升幅度并不大,但是一旦达到本命境后,万界轮回的任务难度就会变得相当可怕了。

    上一次的天源乡,苏安然就见识到了凝魂境强者的任务难度。

    那已经不是单纯能够依靠自身实力来解决问题的难度了,而是需要充分的借势,甚至是巧妙的在不同势力之间进行周旋,才有可能完成任务。而且如果不小心触发了某些比较特殊的支线任务,又或者是引起了什么重大的变化,那么任务难度甚至会几何倍的拔高。

    目前苏安然只是本命境的修为,想来惊世堂给自己的考核应该也不会难度太大,估摸着也是介于本命境到凝魂境之间的难度。以苏安然对万界情况的了解,这种级别的万界难度,应该是需要涉及到借势的运用,但是肯定不会太过牵扯到原本世界内的势力格局。

    苏安然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有一定把握的,所以他便捏碎了手中的留音符。

    这一次,被苏安然严令禁止乱来的邪念剑气本源,终于没有对闯入到神海里的这道“不速之客”给吞噬掉。

    所以苏安然,自然也就听清了惊世堂委派给自己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