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一千九十四章 巴人集团上市整理(下)

第一千九十四章 巴人集团上市整理(下)

    ,咸鱼的自救攻略!

    像当初的巴人游戏,运营《乱世出山》做适度氪金,虽然也没有把流水做到饱和,但是用流水来做股指是全无问题的。可地中海和戈壁网络各自拥有一个相当高的用户数量,却不做收入,使得流水额与dau完全不匹配。

    而且一个要去啃vr,这一领域到目前还没有真正的赚钱爆款,市场处于蒙昧前夜,缺乏对标物的同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另一个则放着大ip和唾手可得的收入不做,去向平台化发展,虽然说ugc的概念目前非常火热,但是ugc游戏真正的钱景有多大?同样是个未知数,确定性极低。

    做投资的这个群体,和创业者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创业者喜欢拥抱星辰大海,越是无边无际的事情越喜欢迎着风浪扬帆远航,而投资者厌恶不确定性。

    要不是巴人还没有上市,并不调节利润的需求,也没有造假做低估值的必要性,按传统观点这里肯定有猫腻呀!因此巴人集团内部还有人开玩笑说等我们上市之后,说不定会被人拿来跟扇贝运动会进行比较呢。

    但是,就算巴人这么作妖还是可以进行估值的,因为这样的企业拥有随时做收入的能力,简单来说叫做底子厚,只是需要专业团队进行复杂细致的测算罢了。

    此外就是有些江湖流传,类似于莫须有之间,也可以为这些公司的估值提供佐证。要知道对我大a股来说,“消息”一向都是市场人士不得不重视之所在,乃至于股民群体可以清晰的分为“技术派”、“消息派”、“政策派”和“伪消息派”。某些资金放出一条假消息然后直接打个涨停板的比比皆是,按消息炒股的韭菜大有韭在。

    譬如说江湖传闻,头条系张铭靠tiktok暴走海外,在去硅谷朝各大高科技公司大肆挥舞祖传的洛阳铲组建全球化团队的同时,依然不忘用收购的目光扫视国内。

    要说起来,tiktok在海外一骑绝尘,不但新增的动能长期力压脸书、推特,打开了企鹅、阿里都没有打开过的局面,而且打的不善于山寨的脸书迫不得已启动山寨行动,然后做出山寨款短视频应用sso,结果月下载量还不到tiktok的百分之一。

    但是张铭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仍然不忘把“投资并购”作为第二只抓手,和“推动新产品”组成一通老拳。而并购的标的物中据传就包括巴人集团孵化的地中海游戏。

    坊间传闻张铭要求并购不成转而寻求战投,仍然被巴人集团所拒绝,也并没有恼羞成怒,只是每天和巴人集团ceo楚垣夕联络感情,让他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并且说出上次在巴人游戏的交易过程中就应该坚决拿下其中的小游戏部分,结果因为价格原因未能如愿,这次绝对不允许再次错过,最好打包戈壁网络一起投资云云。

    很多不特别专业的投资者听到这种传闻都是一头雾水,因为张铭不是都已经卸任头条系大中华区的董事长和ceo了吗?据说是要把精力专注于海外事业的发展,那还盯着国内的并购和投资干什么呢?

    但是了解张铭的人马上想到当年收购ically的一幕幕,其实那才是头条系和快手的第一次短兵相接,因为快手也想收购ically,从猎豹的老傅手里收。结果张铭手中无铲,心中有铲,每天陪老傅聊人生,最终答应了苛刻的条件,包括10亿的价格,以及捆绑投资level的条款。

    而快手怒斥老傅:你这个条件是抢劫!结果错失海外最成功的短视频应用,被抖音完美整合出tiltok。

    了解这段掌故的人都知道张铭做事的目的性有多强,结果根据这一点进行深挖,马上得到巴人内部公开的秘密:《罗马之敌》目标是海外,《无道昏君》目标也是海外,海外战略同样是巴人集团的大战略构成。

    为此,楚垣夕甚至不惜自己开发头显设备,学国产安卓机厂商们做解决方案整合商,并且开发应用商店,耕耘海外自媒体账号,长期进行高热度低回报操作。

    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感觉自己似乎看懂了为什么巴人这俩孵化公司一直不做利润……

    这个时候,如果把时间线向前回溯,有心人就会找到了当初阿里收购巴人游戏时候的一些比较反常的协议,巴人游戏是先剥离小游戏资产和《罗马之敌》相关项目之后才出售给阿里。

    其实直到今天阿里并购巴人游戏这个单一案例都仍然被认为是赚大了,因为收购的核心就是《乱世出山》的版权和游戏产品。但是案例这种东西就不能单一的看,了解巴人的投智者只要想想这一年多以来巴人手里挥舞的钞票,以及从巴人游戏遗蜕中孵化出来的地中海和戈壁网络,就能得出双赢的结论。

    而对头条系来说,全球版图中纳入《罗马之敌》显然是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全球化战略可以聚焦短视频和新闻但不能只有短视频和新闻。但是头条系在海外的运营已经遭到围剿,向其它领域伸出的手总是被人猛抽,譬如说印度的头部内容社交应用sharechat,头条系的投资就被企鹅凶狠的狙击,不得不自己推出一款名为helo的社交与之竞争。

    因此头条系目前除了短视频和新闻之外只有休闲游戏发行和企业远程办公套件推动的不错,亟待补充新鲜血液。而地中海不但有瞄准海外的游戏,还是代表未来趋势的vr,对很多互联网企业来说目前vr仍然是真空状态,不是市场真空,而是自我真空,既没有开发计划也没有技术积累,市场一旦爆发跟都跟不上。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这条坊间传闻越传越真。

    其实要让楚垣夕自己说,论特殊,地中海和戈壁网络都不如真牛科技特殊。对于真牛科技,从披露的信息中外人是看不出来它有什么价值的,但是最终说不定能直接体现出战略价值,而无论地中海还是戈壁网络,体现出的只是战术价值,由各个战术形成大的战略。

    第二是传统的创业和投资类,比如巴奴火锅、甘心买菜等等。这种投资有一定之规,和别人相比走的也基本是一套流程。甘心买菜本身是孵化,但是快速转为带有孵化属性的正常创投,所以也归在这一类里,标志是巴人解除了某些关键协议,不能硬性扭曲创业者的意志,只能施加影响。

    因此它们的估值也相对容易测算,市场上有很多对标物,把巴人的份额一乘就是价值。

    第三是并购业务和内部业务。巴人的并购其实是有一些值得被诟病的,因为有时候会出现小康需要买点啥但是并不像掏钱,于是巴人出钱,然后小康先用着再说。

    譬如说对二维火的收购,以及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非常重要的一宗投资,对一链科技的连续ab两轮领投。

    这是国内颇有见地的一家电商erp软件saas服务提供商。所谓erp是实体生产企业信息整合和决策平台,材料信息、物流信息、供应链信息、渠道信息还有仓储等等,生产销售必备,帮助企业合理的调配资源。不过很多企业只是用来做订单管理和收付款之用。

    但是在进入云时代之后,信息的变更和交互变得更加繁杂而博大,海量信息流冲击下传统的erp肯定是要掉队的,但并不是说信息的价值下降了,反而应该有所升高才对。

    一链科技从云端入手,反正看起来是比较迷人的,关键是还处于早期,梁可年向楚垣夕汇报之后立刻进入抢份额阶段,最终完成两轮领投。这个投资对巴人是典型的没有一毛钱用处,但是和小康的业务合作可以做的比较深。

    但是巴人作为小康最大外部股东,用业务支持自己的被投企业其实也说的过去,只要这些并购过来的资产能够做到保值增值。因此楚垣夕并不害怕回答这种质询,巴人固然出了钱,但小康相当于一个放大器,把这部分资产的价值放大了。

    还有一些并购是巴人真心展开的并购,这部分大多数是最近一年由梁可年主持的并购,比如两只虚拟偶像开发团队,一款海外的主打视频社交的轻应用,这些都在并购之后直接拆分装入巴人信息,实现对对方核心团队的并购。

    总之给人一副既有现时能力,又有未来远景的样子。

    还有一些投资人眼光比较专业,并不以传统的投资眼光来评估巴人,因为他们能发现巴人的内涵和独特的魅力。

    比如说巴人集团内部其实也有很多业务线可以单独拆出来进行估值,这里说的并不是像巴人信息、巴人传媒这样的单元,而是例如巴人的ai客服这样的业务,工作非常明确,但是可以直接孵化为子公司。

    ai客服是可以成为创业公司核心业务的,比如说国朝明星创企乐语科技的主业就是ai客服,对外号称“以ai赋能垂直行业客户”,实际就是一款可训练的对话语音ai。看投资清单,里面一票明星投资机构,甚至融资的时候还要找独家财务顾问,非常有范儿。

    巴人的ai客服相对务实,但也显得很另类。说务实,是因为巴人自己的客服是人机混合,少量真人加大量ai的模式,其中ai部分完全自主研发。这种构成是为了服务于玩家,而不是为了单独拆分打包孵化乃至上市。

    说另类,是因为,如果不为单独孵化,为什么不采购第三方服务呢?采购第三方服务的成本显然小于自己投入资源进行研发。要注意研发不可能是一次性的,后面还有大量维护和更新的工作,ai是个永无止境的深坑,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出现新的进化方向,采购第三方服务,就相当于预约了长期的更新服务。

    但是,外人并不知道当时薛明有祖传代码,研发个客服ai还是比较简单的工作,只需要进行完善的训练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用。

    像这种业务巴人里面林林总总的很多,又比如xixitube这种,其实已经是子公司的模式了,只不过不是孵化结构罢了。

    相比于这类投资人,更专业的人士评估的是巴人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文化方面的能力。楚垣夕长时间自诩巴人为一家文创公司,听过这个调调的人可不少,而现如今,其表现的形式可以简单的聚焦为推ip的能力,或者具体点说,就是“硬推大ip”的能力。

    很多人简单的把推ip视为炒作,然而“炒作”和“ip”这两个词并不搭配。炒作,就是如同巴人集团最近在做的事情,借助奥斯卡提名的东风提升自身知名度。而ip是内容的载体和表现,需要的并不是炒作。

    炒作的核心是用热点事件触达公众,让公众了解到有这么个事,有这么个人或者公司等等,最终指向的是知名度。而ip需要的不只是知名度,还有内容展示,还有粉丝转化。如果只是被人听说过但是对内容不感兴趣或者根本就没接触到,那么对ip来说实际意义并不高,只有在倒买倒卖的时候才能体现出价值。

    这也是很多大ip需要经年累月的内容输出,持续不断维持很长时间才能够成长为大ip的原因。不排除有一些内容极其独特的ip,虽然并不是特别之长但是也收获了ip效应,但总体来看还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而巴人最擅长强行推一个ip,也就是说内容上并不是非它不可,但起势的速度却能赶得上那些内容非常独特的。

    无论前面的《乱世出山》,还是后来更甚一筹的《无道昏君》,要说内容都有比较好的内容,但肯定不算是sss级别,跟《灌篮高手》、《浪客剑心》这种内容虽短但是别具一格的岛国ip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距。

    然而通过巴人集团的操作,粉丝聚集的速度可是肉眼可见。最变态的是巴人还不是用自己的方法论,推《无道昏君》的过程和推《乱世出山》完全不一样,一个靠漫画,一个居然靠游戏。

    靠漫画的其实还比较容易理解,至少外行觉得比较容易理解,而且各种方式都有人尝试过。譬如说小破站的小众独立向游戏《妄想破绽》,在微博上建立超话,新dlc上线的时候集中运作大量同人画师的征稿进行图片投放,超话阅读量瞬间超过3000万,命中用户对优质立绘的诉求,吸粉效果非常明显。

    但是靠游戏反向运作ip这种事情至少在一年之前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但是巴人就这么干了。

    实际上当初楚垣夕并没有对小游戏战略进行什么保密,打的是一把明牌,行为意图和具体手段统统都可以讲,否则也难以说服阿里在交易中剔除这部分。

    为什么讲明白反而容易说服呢?因为这是没有人验证过的运营模式。脑洞人人都能开,但是具体能不能落地,落地需要花多少钱,里面有多少深坑,跳不跳的出去,以及最后一同操作猛如虎,等到看收成的时候,roi是否能够为正还是个问号呢。

    因此在2019年的秋天,这个“小游戏-ip”计划可以被归纳为楚垣夕以自己的行业直觉和基本的商业常识为锚点,去开发一条独特的ip运营线,并且形成了流量循环理论。使得推出新ip的流程直接略过了冷启动这一步骤,然后在实践中验证这个理论。

    所以,因为一系列问号的存在,使得双方对小游戏业务的定位和预期完全两样,但分歧却迅速靠拢。最终的结果就是从巴人的角度看,是成功的将它留下,而从阿里的角度看,是成功的把它剥离,并购对价减少20亿,双方都认为是双赢。

    这20亿的价码也是张铭当初因之而错过并购时机的原因。在当初,要是他真肯拍钱,因为有四分之三的操作都还没怎么实施,项目停留在初期架构的论证上面,刚刚搭建好ip内容和小游戏的雏形,根本还没进行测试,也没有看到让人惊讶的数据。因此楚垣夕是真的肯卖,20亿?归你了!

    张铭也不傻,这个并购其实相当于收购ip,整个小游戏事业群只有《无道昏君》的内容值点钱,在当时,其它并没有体现出什么有价值的地方,顶天就是千万量级,怎么可能接受这种讹诈?

    然而ip的价值就在于,今天你觉得不值,明天已经追不上了。随着巴人围绕《无道昏君》不断做活动,特别是抖音活动,挂机手游的dau能够始终维持在3000万长达一年多的时间,不但给ip注入了无穷的活力,也几乎碾压了国内的挂机游戏市场,和《刀与远征》展开对挂机用户的良性竞争,共同培育了游戏玩家的挂机意识。

    《刀与远征》,那可是买量费用一次性就拍出去大几亿的存在。

    至于后来国内买量市场因为小康生活健康币的出现而出现颠覆性变革,使得大量游戏买不起量的事情,楚垣夕说那和巴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