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第216章 我从了
    白柳城外。

    胡七娘被绑起来了。

    因为唐空发现,她很不配合。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可能背叛本族。”

    “谁让你背叛族群了?”

    “呵呵……”胡七娘嗤笑了声,说道:“你身边那小丫头,不也是被你欺骗,背叛族群了么?”

    “所以我送她回狐族赔罪啊。”

    “你只是想要借我之手,打开狐族之门,加以报复吧?”胡七娘说道:“你手下甚至有一位陆地神仙,我狐族可斗不过你。”

    “我特么……”唐空也没想到,这胡七娘的脑补能力,居然这么强悍,顿时无言了。

    “你真当姑奶奶傻么?”胡七娘说道:“都说狡诈如狐,我狐族才是最聪明谨慎的。”

    “谨慎看出来了,聪明还真没看出来。”唐空摸着下巴,说道:“你现在落在我手上,再是嘴硬,又有什么用?我想怎么炮制你,就怎么炮制你……”

    “你……”胡七娘面色微变,然后浑身一抖,化作了一头白色的狐狸。

    “我没说要那啥你啊。”唐空见状,怒道:“你这是对我人品的不信任!快变回来!我最多揍你一顿!”

    “死也不变回来!”胡七娘怒道。

    “要不然……”小狐狸迟疑下:“将就将就?”

    “呸!”

    唐空恼羞成怒,提起胡七娘,说道:“带我去狐族走一趟,我有要事。”

    主线任务是让这头小狐狸,成为狐族之主。

    眼下连狐族所在都去不了,还怎么继续下去?

    好不容易钓来了只狐狸,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嘴!

    ——

    “我说我没恶意,你信不信?”

    “不信。”

    “好吧。”

    唐空转过头去,架起了锅。

    胡七娘顿时一惊,道:“你要干什么?”

    唐空说道:“我还没吃饭,拿你垫垫肚子……哦,丫头,你别这么看我,我又不吃你,待会儿我另外给你找晚餐。”

    小狐狸迟疑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

    火烧起来了。

    锅里的水烧热了。

    唐空喃喃自语。

    “要不要先褪毛?”

    “不知道这肉好不好吃。”

    “生割一块下来,先尝尝?”

    “要不要找点佐料?”

    ——

    胡七娘听了这些自言自语,顿时瑟瑟发抖。

    然后她充满乞求的目光,看向了自家的同族。

    那头小狐狸,居然抱起了一堆柴火,正在帮忙添火。

    “我……”

    “不急,水快开了。”

    “我……”

    “怎么了?”唐空看了过来,问道:“你是想提意见?行吧,你是想要清蒸的,还是水煮的,还是待会儿烫熟了来一半红烧的?”

    “我……我……”胡七娘涩声道:“我从了……”

    “这才乖嘛。”

    唐空嘿嘿一笑,看向还依然在添柴的小狐狸,把她提了起来,说道:“行了,差不多就好了。”

    小狐狸看了看胡七娘,勉强点了点头。

    ——

    深山。

    道观。

    名为青灵的道人,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他一路赶回,甚至没容得自己歇息,也没容得整理仪容。

    “师尊,弟子有要事禀报。”

    “进来罢。”

    内中传出一个沉厚的声音。

    青灵道人推门进来。

    只见内中盘膝坐着一个中年道士。

    这中年道士,身材消瘦,墨黑胡须,闭目养神。

    待青灵在前坐定,他方是睁开眼睛。

    一见便是错愕。

    这向来十分在意风采的弟子,怎会变得这样狼狈不堪?

    “你这是怎么?”

    中年道士愕然问道。

    青灵道人苦笑了声,说道:“弟子遇上了个强者,技不如人,险些被杀。”

    中年道士讶然道:“你修为已不算浅,又是我的弟子,哪家的人,敢如此待你?”

    青灵叹道:“对方不是哪家长辈,也是个少年人,兴许年纪比我还小,但本领极高,压制住我,甚至将白柳城那株树神死后残存的邪灵,也一并灭掉了。”

    中年道士闻言,愈发讶异,说道:“究竟怎么回事,你好生道来。”

    青灵当即将来龙去脉,一并道来。

    “弟子在白柳城外降妖,斩了一条大蛇,便发现城中有妖物发召,当即前往,看见一个少年。”

    他倒也没有隐瞒什么,如实说来。

    从看见唐空,到那只小狐狸,以及自己的反应,和后面遇上柳树邪灵的时候。

    “你呀,虽说除恶务尽,但也不能任意妄为。”

    中年道士摇了摇头,说道:“此子虽然与妖物并行,也不见得就穷凶极恶,再者说了,你初时不察,被他一脚踢倒,就该知道,他绝非凡人,还敢上去,岂非自取其辱?”

    青灵低下头来,也不敢反驳。

    中年道士继续说道:“你动用了我紫元功所化的困神索,也被他破了?”

    青灵点头说道:“不单是被他破了,更是变成了被他驱使,反过来将弟子捆了。”

    中年道士惊道:“什么?”

    他倒是真的惊骇,这紫元功乃是祖辈流传,一脉传下,他是唯一传人。

    紫元功所修的紫气,非同寻常,堪称当世之中,最顶尖的道家真气。

    而这困神索,是他亲自以真气所化,若说有强人断了他困神索,他便也认了,但是反过来被人驱使,又是怎么回事?

    “不错,此人似乎才是困神索的真正主人,轻描淡写,便夺取了困神索,将弟子困住。”

    青灵迟疑道:“弟子此次,之所以能够活命回来,想必也是因此有关。”

    中年道士沉吟道:“莫非也是我紫元功一脉?可这分明是一脉单传,又哪里出来一个紫元功的传承?”

    青灵说道:“也许是本门在外流落的分支,不过此人还让弟子带话。”

    中年道士问道:“什么话?”

    青灵说道:“若要见他,前往白柳城。”

    中年道士嘿然一笑,说道:“好大的架子。”

    青灵再度说道:“除此之外,他似乎在困神索上面,留下了什么印记,让我带回来。”

    中年道士伸手道:“将困神索拿来,我倒要看看,他能在我的困神索上面,留下什么印记。”

    青灵忙是将困神索取了出来。

    中年道士看着这条紫色的绳索,接入手中,真气运转。

    倏地,他脸色骤变,露出惊恐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