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第124章 夜间乱起!【跪求首订!】

第124章 夜间乱起!【跪求首订!】

    唐空趴在房顶上,脸色变幻不定。

    柳尚书果然隐瞒了很多!

    他知道旧兵符的消息!

    而且,这位柳尚书,不是三皇子的人,也不是六皇子的人,而是效忠于被废的太子!

    当年兵变失败,被皇帝囚禁,被剪除了党羽,已经有名无实的东宫太子,居然还有这么一大批人?

    连兵部尚书,都是他的人?

    三皇子和六皇子,互相争夺,几乎忘了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太子。

    但这位太子,才是要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路子?

    “你个魂淡啊,隐忍也算了,卧薪尝胆也罢了,你没事用什么旧兵符?”

    “难怪柳尚书要瞒我,原来这旧兵符对太子的人马来说,才是真正的信物,比新的兵符还有用。”

    “对东宫太子来说,这就是他登上帝位的关键!”

    “这样一来,我还怎么拿到兵符?”

    “除非我能修成元境,大杀四方,直接抢夺!”

    “但是现在,开什么玩笑?”

    “京城之内,高手众多,内境巅峰的人物,恐怕都一大把!”

    唐空探听到了这么大的秘密,更是谨慎了。

    他退走的时候,显得极为小心。

    开什么玩笑,下面几十个武者,七位内境高手,其中一个恐怕都有内境巅峰的修为了。

    要是这时候暴露了,比昨天晚上还惨,绝对被追杀得裤子都掉了,八成还跑不掉。

    “按照一般情节来说,我这时候会踩到什么树枝,打落什么瓦片,这可得小心点儿。”

    唐空小心翼翼,悄然退走。

    ——

    城外。

    名为费南的男子,战战兢兢,害怕到了极点。

    过了许久,才见到那个光头少年人,从京城方向而来。

    “道长……”

    “没事。”

    “真没事?”

    “我再给你十两银子,你这辈子隐姓埋名,别回京城了。”

    “这还叫没事儿?”费南欲哭无泪。

    “不想死就照做。”唐空拍了拍他的肩头,也有点儿无奈,道:“我也没想过,昨晚上忽然就出了意外,原本在柳尚书家,一切都很正常的。”

    “……”

    “行了,钱给你,赶紧跑路吧,慢了的话,被人追上,还得被杀。”

    “哈?”

    费南吓了一大跳。

    唐空心中叹了声,又想到了刚才听到的消息。

    现在线索是有了,但问题是比他想象中的,严重得多了。

    本以为旧兵符废弃,只要找到了下落,拿到旧兵符,就能完成任务。

    但是诸天万界图的任务,哪有这么简单可以完成的。

    这旧兵符对太子的作用,比新的兵符还大。

    这回该怎么办?

    要是得不到兵符,真的会死的!

    “对了,道长,我还有个事。”

    “什么事?说了赶紧走。”

    “昨天晚上,也有个道长找到我。”

    “哪个道长?”

    “小的不认得他,不过他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吩咐了小的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他让小的在护城河里注意注意,看看有没有什么浮尸,或者水底下有没有绑上石头被沉江的……如果护城河里多了一具尸体,而且是个少年,要是还穿着道袍,就要赶紧告诉他。”

    “……”

    唐空怔了下。

    有个道士,在注意护城河里,有没有个少年道士的尸体?

    怎么像是元衣观的年道人?

    就这个年道人,一直盼着自己被柳家打死,让他可以找借口报仇,然后扬名天下!

    这牛鼻子死道士,就这么盼着贫道被人干掉?

    等等……照这么说来,那死道士也到了京城?

    而且他在等着自己被人打死?

    ——

    兵部尚书府。

    “年道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贫道的徒弟失踪了。”

    年道人背负双手,悠悠说道:“据说昨天有个少年,从你府里走出,被人追杀,后来在一家店铺,被火焰烧死,与两名内境武者,同归于尽?”

    柳尚书面色微变,说道:“老夫没想杀他,那两个内境人物,也非老夫麾下。”

    年道人神色冷淡,说道:“真不是你柳家借刀杀人?”

    柳尚书微微握拳,道:“虽说你本事高,但也不要胡乱污蔑老夫,当年老夫与方芒的交情,你并非不知。”

    年道人嗤笑道:“狗屁交情!”

    说完之后,就见年道人站起身来,说道:“贫道的弟子死了,贫道绝不能善罢甘休,一切关乎此事的,必要给贫道一个交代,至于你这柳尚书,希望与你无关,否则,贫道也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柳尚书面色冰冷,说道:“十二年了,老夫成了兵部尚书以来,没有几个人,敢跟老夫这么说话。”

    年道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然道:“你说贫道有没有这个资格?”

    柳尚书感应着他的掌力,顿时脸色变幻。

    年道人收了手掌,说道:“要是与你有关,贫道就让你那闺女,跟贫道的弟子合葬。”

    ——

    入夜。

    明月高悬。

    但这个夜间,暗流汹涌。

    风雨欲来。

    这个夜里,异常宁静。

    “三皇子想要在今日作出决断,但却不愿担下逼宫的罪名,提前布置陷阱,又将此事透露给了六皇子,让他先出手,再镇压六皇子,得到镇压叛乱的名声?”

    “六皇子生恐被三皇子夺权,准备动兵,加以应对?但他一旦动兵,或许就进了陷阱之中。”

    “不过目前来看,表面上被废的东宫太子,却似乎都对两家的谋算,了然于胸。”

    “照此看来,十二年间,太子是在蛰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太子真有这么厉害?真吹得这么牛逼,那他十二年前是怎么败的?”

    “总觉得这其中很是古怪啊。”

    唐空这般想着。

    而这座院落之中,一众高手,聚集于此。

    这是东宫太子手底下的心腹。

    ——

    “杀!”

    宁静的夜晚,被喊杀声破去。

    终于有一方先行动手,掀起了兵变。

    这座京城,刀光剑影,杀机凛冽。

    身穿甲胄的士兵,奋力地浴血厮杀。

    数以万计的士兵,为了上层几个大人物的野心,拼断了自己的性命。

    鲜血喷涌,残肢断臂处处皆是。

    “外边乱起来了。”

    这院中的一位内境高手,沉声说道:“禁军大统领是三皇子的人,而调动禁军的兵符,在他手中,我们要趁乱诛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