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第75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第75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一日。

    皇帝大病消除过半,恢复清醒。

    多日以来,让朝廷众多御医都束手无策,让江湖奇人异士也都无可奈何的顽疾,就在太后娘娘求神拜佛,向小活佛求来两道符纸之后,便迎刃而解。

    皇帝醒来,感念救命大恩,当即册封玄华寺悟章为救世光王佛,并封为一品护国大法师,而玄华寺当今方丈,则有幸封成国师之位。

    这仅是名号,真正的封赏,还在后头。

    而这又让悟章神僧的活佛之名,更上一层,名扬十方。

    ——

    当皇上恢复清醒,册封活佛的消息传开之时。

    被册封的悟章小活佛,还没有回到寺庙。

    他还在蒋府,亲自出手,运用先天太虚紫气功诀。

    蒋耀宗身上的火毒即将被符水尽数灭去,他趁着火毒被灭尽之前,连忙用功,灭尽残毒,验证先天太虚紫气的作用。

    直到这时候,他终于真正确信,先天太虚紫气功诀,能够轻易消除火毒。

    “多谢活佛赐符,弟子终于得获新生。”

    蒋耀宗双膝跪倒,诚心叩首。

    易济泽没有扶他,似乎觉得这理所应当,毕竟他也得到了活佛点化,重获新生,此刻若不是甲胄在身,他倒也是想重新来一回三跪九叩,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之情。

    明信和尚双手合十,显得颇为高兴。

    唐空点了点头。

    脑残粉加一。

    现在有了三个。

    而且都是高手。

    “皇上如今火毒消去,恢复许多,弟子亦是恢复。”

    蒋耀宗正色道:“接下来,以皇上的性子,定然要彻查此事,不单是火域邪僧,还有京城之中与火域邪僧有任何关联的人,都难逃一死……”

    唐空淡然道:“看来你已明白,京城之中,是谁勾结火域邪僧,庇护于他?”

    蒋耀宗低沉道:“火域邪僧对皇上下手,无非是插手夺嫡之事,不过皇上向来雄才大略,膝下更有十七位皇子,若要狠下心来,斩杀两位,倒也并非什么匪夷所思之事。”

    唐空心中暗叹一声,最是无情帝皇家。

    蒋耀宗说道:“皇上要彻查此事,勾结火域邪僧的人,一定不会坐以待毙,恐怕京城今夜要迎来一场动乱,弟子作为禁军副统领,既然已经恢复,便不能坐视不理。”

    他躬身说道:“弟子蒙受老神医搭救,受活佛之恩,本不该如此失礼,但事关皇室,关乎朝廷,更关乎天下苍生,请恕弟子今夜无法作陪,只得失礼。”

    唐空明白他的意思,当下点头说道:“你职责所在,更事关天下,自该前去处理。”

    蒋耀宗伸手,从易济泽脸上,揭下了面罩,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易济泽除下了黑色的甲胄,还给了蒋耀宗。

    “易弟,我入宫面圣,你代我护送活佛回寺,然后来宫中助我。”

    蒋耀宗正色道:“倘若今夜当真出现变故,你护驾有功,我有信心,可以让皇上开恩,你便能够将功折罪,消去一切罪行,不用再这样藏头露尾,可以用真面目示人,用真姓名示人。”

    易济泽微微一笑,似乎不怎么在意,只是看向唐空。

    唐空点头说道:“行走于世,无愧无心,顺了心意,便是最好。”

    易济泽听懂了,旋即笑道:“好,弟子先送您回寺庙,再入宫中去助表兄。”

    唐空微微点头。

    蒋耀宗拜别了唐空三人,不敢迟疑,匆匆往皇宫而去。

    而易济泽跟明信和尚,则护送唐空回返京城的寺庙。

    ——

    今夜,月黑风高。

    仿佛一个杀人夜。

    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了。

    但有巡防的将士。

    蒋耀宗留下了一面令牌,便也可以通行无阻。

    “神僧。”

    易济泽行走在道路上,低声道:“看来今夜,确实很不平静了。”

    唐空点了点头,尽管他对夺嫡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但也知道,如果皇帝恢复了清醒,彻查此事,那么一定是血流成河。

    火域邪僧胆敢对皇帝下手,无论他是不是受了哪位皇子的请托……但至少,胆敢庇护火域邪僧的那位皇子,绝对是一位有魄力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不会坐以待毙。

    最重要的是,皇帝还没有完全恢复。

    自己作为活佛,也已经说过,机缘未到。

    那么皇帝除了自己这边的路,便一定要往另一方,去搜出火域邪僧,尝试解尽火毒。

    总而言之,今夜一定不会平静。

    而这一切,算是唐空一手造成的。

    毕竟他的两道符纸,让皇帝醒来了。

    “我表兄……”

    易济泽低声道:“虽然火毒消除,让他内境修为恢复,可是毕竟卧床许久,比起全盛之时,至少要弱了两三成。想他全盛之时,都被火域邪僧所害,在京城也并非元境之下无敌的人物,不知今夜是否会平安?”

    唐空心中无言,这我哪里知道?

    还真当我是算命的?

    但易济泽眼中充满了期盼。

    显然他恢复理智之后,对这位表兄,也是很有兄弟感情的。

    “吉人自有天相。”

    唐空随口道出这么一声,又是一句名言。

    易济泽顿时长出口气,道:“那弟子便放心了。”

    明信和尚笑着说道:“首座既然出手解他火毒,便是他的福分,到了首座赐福,自然吉人自有天相。”

    易济泽闻言,笑道:“这倒也是。”

    说完之后,易济泽双手一拱,施礼道:“之前易某浑浊,误入歧途,伤了大师,后来得到点化,却想到投案自首,忘了向大师赔罪。”

    明信和尚伸手一抬,说道:“我佛门中人,不记仇怨,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首座教导贫僧的。”

    唐空揉了揉眉宇,心中略感无奈,我也没教你们商业互吹啊。

    正这般想着,他抬起头,前方黑暗的街道尽头,似乎有些光亮。

    像是街头的水洼,倒映着天空的明月。

    但走进了两步,却又感到不同。

    那光芒比月光刺眼。

    仿佛是火光一样,有着令人躁动的感觉。

    而火光之中,隐隐现出一个人影。

    魁梧壮硕,身着僧袍,手执丈许禅杖。

    易济泽面色凝重,往前一步,将唐空护在身后。

    明信和尚略微低伏,作出了蓄势待发的状态。

    前方之人,却仿若未觉。

    他的目光,落在唐空身上。

    “本座等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