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上次的教训还没吃够吗?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上次的教训还没吃够吗?

    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令卓沐风的心脏狠狠抽动起来。

    他强行保持着镇定,问道:“你方才说,只要我能以本身的力量,震动第二根木桩,便算成功?”

    雪姑娘:“第一根木桩不能动。”

    如果卓沐风不问,这个冷情的女人,怕是连这点前提都不会说明。不,在她心里,也许这个前提是无需说明的,‘一般人’都能理解。

    这种把一些高于普通人的情况,视作寻常的态度,越发令卓沐风震颤,他声音微哑地问道:“如果我做到了,在江湖中是什么层次?”

    大概是看在巫夫人的面子上,雪姑娘勉强提起耐心:“大成的卷风暴,具体什么层次你自己去比较。”

    那就是地灵榜前十!

    卓沐风笑道:“从小成到大成,这个阶段你花了多久时间?我不是有意刺探你的秘密,只是想用来激励自己。”

    雪姑娘迈步而去,走出十多米才答道:“三个月。”

    这个答案堪称石破天惊,地灵榜前十高手,哪一个不是资质出众,但有的人花了十年,乃至数十年才达到这一步。

    而强如巫冠廷等卷风暴圆满的人物,固然又高了一个级别,但老巫亲口对卓沐风说过,从小成到大成,他用了三年。

    无法想象雪姑娘的进度传到江湖中,会引起怎样的震撼。

    望着对方淡然远去,仿佛这个进度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卓沐风站在原地,张口大叫:“苏大姐!”

    雪姑娘原本前行的身体,骤然一顿,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失态。她迅速恢复过来,状若无事地往前走去,那瞬间的触动仿佛不存在。

    但卓沐风一直死死地盯着她,又怎会漏过那一幕?他怔怔地望着雪姑娘消失在视线中,心潮翻涌起伏。

    他本不该喊的,因为很容易暴露自己在天爪的身份,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那一刻情感超越了理智。

    又或者一种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苏栈雪绝不会背叛自己。说来好笑,他们只短短相处过几天,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甚至连名字都可能是假的。

    可他就那样信任她,没有理由。

    从这一天起,卓沐风便待在树林中,不断练习,剑身一次次拍击在第一根小木桩上,试图在不震动它的前提下,震动第二根小木桩。

    苏栈雪施展得随心所欲,卓沐风练起来却是一筹莫展,更明白了二人之间的差距。五天下来,他感觉自己掌握了一点门道,但距离成功却不知有多远。

    自那天之后,苏栈雪没有再出现。

    卓沐风仿佛忘记了上一次的教训,在一个深夜,再度不怕死地游到了无忧岛,悄然登上岸。

    “你想死吗?”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卓沐风只感到眼前一花,雪姑娘已出现在身前不远处,正冷漠地看着他。

    卓沐风笑呵呵道:“苏大姐,那么见外干什么,你我也算是患难与共的知己,小弟想你了,所以特地过来看看你。”

    之前以天爪高手的身份见面,二人都以假音示人,卓沐风这才发现,苏栈雪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几分沙哑。

    见雪姑娘不说话,这厮的胆子又大了几分,居然还敢走上前,边走边笑:“苏大姐,原来你本人长得这么清秀啊,武功又那么好,整天待在这个鬼地方不闷吗?”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雪姑娘淡淡地说了一句,不是反问,却如一柄剑直插卓沐风的胸口,害他吓得止步。

    卓沐风有点摸不准了,讪讪摆手:“别这样嘛,大家难得有缘再见,要不要一起去我那边,我烤了几条鱼。”

    “滚!”雪姑娘冷冷道,那气势真不是开玩笑,卓大官人愣是被吓退了好几步。

    他也不敢继续挑战这女人的耐性,免得弄巧成拙,遂搬出早就准备好的借口:“苏大姐,你这几天怎么不见人影,我来就是想找你解答一些修炼难题。”

    眼见笼罩在身上的气势更冷更强,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卓大官人转头就跳进了海中,头也不回往小岛游去。

    直到距离足够远了,才嘀咕道:“装什么冷漠,你如果不是苏大姐,怎么知道我还会来,怎么会提前拦在这里?”

    被人打了枪,卓少侠学乖了,之后几天没有再去触霉头。

    奈何他的悟性虽然提高一筹,达到了一流级别,但与巫冠廷相比都有一段距离,想在八九个月内将卷风暴领悟到大成,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所以他虽然每日苦练,并且努力摸索,但始终不得其法,无法想象苏栈雪是怎么将力量穿过第一根木桩的。

    “你这么练,十年也练不成。”中午时分,卓沐风挥汗如雨,身后响起一道久违的清冷声音。

    如果她只是雪姑娘,卓沐风打赌,她绝不会跑过来说这么一句话。

    头也不回,卓沐风一股破罐子破摔的语气:“练不成也得练。反正也没人肯教我,谁让自己悟性那么差呢。你不用管我,回无忧岛好好陪你的师尊吧!”

    雪姑娘望了他的背影半晌,似乎又回到了二人跌落瀑布后所避身的山谷,对方缠着她讨教化精芒之法。

    第二次见面,在扬州城外刺杀苗重威失败,他也是这种赌气的样子,向她讨教卷风暴之法。

    如今一年多过去,时移世易,让雪姑娘微微产生了恍惚之感。

    在她过去并不长久的人生中,没有人敢触犯她,她与生俱来的气质,让每一个人对她只有敬畏,只有恐惧。她平视的目光,落在那些人眼里却是俯视。

    她也不屑去解释,甚至没有为此去浪费一点心神,因为这并不重要。也唯有在师尊等少数几人面前,她才偶尔会泄露一些情绪。

    前方的这个少年却天生长了一张极厚的脸皮,胆大无耻,明明之前那么畏惧自己,在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果不其然就翘起了尾巴,开始得意忘形了。

    自己对他冷淡,反倒是自己错了一般,也不知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摇摇头,雪姑娘走到了卓沐风身旁,开口道:“如果第一根木桩是空气,你能用力量震动第二根木桩吗?”

    卓沐风瞥了她一眼,嘴角微扬:“那样还不简单?”

    “既然如此,第一根木桩与空气又有何区别?你攻击别人,率先透过的也是空气,只是空气的震动不明显。所谓的不震动第一根木桩,只是让人肉眼无法辨清,并非真的不震动,否则神也办不到。”

    难为雪姑娘说了那么多,不过这也是她的极限了。卓沐风怔怔地回味着耳边的话,似有所悟,但又差点意思。

    他到底不是笨人,急忙转头问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我该怎么真正做到?”

    沉默了片刻,终究败在此人的厚脸皮之下,雪姑娘叹道:“一口吃不成胖子,你先用最小的力量,控制它们传递到第二根木桩。等到成功后,再加大力气,一步步提高标准。”

    话说到这份上,卓沐风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这家伙一把将琥铂神剑插在地上,朝苏栈雪走去,张开双手:“苏大姐,你果然是我的福星,来,让我们来一次纯洁的拥抱吧!”

    砰!

    卓沐风大叫一声,倒飞砸在十米外的大树上,又摔落在地。他捂着肚子,而身后那颗大树,却咔嚓几声断成了十几截。

    雪姑娘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去。

    卓沐风站了起来,追上去大喊道:“我烤了几条鱼,苏大姐一起吃吧?”等他跑出树林,早没了雪姑娘的身影。

    无可奈何地一笑,卓少侠只得失望而归。得到了苏栈雪的提示后,他找到了窍门,接下来便是日夜不休的苦练。

    这厮的毅力还是值得肯定的,全身心投入之下,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太阳东升西落,海面上潮起潮伏,但旋涡和迷雾之中的无忧岛,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在这无人打扰的平静中,卓沐风日复一日地练习着同一个动作,不知疲倦,不知厌烦。

    随着日子的推移,他施加的力道越来越大,剑身拍击在第一根木桩上,隐隐能察觉到第二根木桩在轻颤。

    转眼便是三个月。

    这期间,雪姑娘每隔几天会来看一次,在卓沐风毫不见外地央求下,时不时会给出一些建议,以至于卓沐风的进步飞快,大大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

    他感觉到,自己已进入最后一个阶段,迈过去便能掌握大成的卷风暴,只不过这个阶段,要比之前所有的阶段都难。

    甚至已经不是通过苦练就能达成的,而需要灵光一闪的领悟。这种领悟,每个人都不同,所以苏栈雪都无法给出具体的建议。

    “你在干什么?”

    岛岸边,雪姑娘见卓沐风正在砍伐树木,斩成了长短相同的一截截,并用一些藤条将这些树木绑在一起,不由好奇问道。

    卓沐风嘻嘻笑道:“做木排,我要凭自己的力量,穿过迷雾和旋涡,兴许对我领悟卷风暴有用。”

    雪姑娘盯了他半晌,说道:“没有人指点,你是不可能闯过旋涡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卓沐风脸上在笑,但明显不服气。

    雪姑娘冷冷地来了一句:“上次的教训还没吃够吗?明知会累得跟死狗一样,又何必去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