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风云大会

第五百六十八章 风云大会

    尽管是‘对手’,可商紫蓉也不得不承认,巫媛媛乃是她此生见过最美的女人,犹如天上仙女一般。这种女人,恐怕唯有世间最优秀的男子才能配得上。

    师兄又怎么可能?

    正是抱持着这个想法,商紫蓉一直刻意让自己不去联想,觉得卓沐风和巫媛媛只是义兄妹的关系,不会有其他牵扯。

    直到巫媛媛说出这番话,彻底捅碎了商紫蓉的侥幸。她这才回想起关于师兄的一段段事迹。

    不知何时起,这位师兄,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迂腐呆板的少年。现在的他光芒万丈,是东周江湖公认的百年来第一天才,是东周四公子之一,是三江盟大少,是江湖中无数少男少女的偶像。

    以他的条件,又如何逊色于巫大小姐?配不上的从头到尾只是自己而已。

    曾经的小心机,曾经面对外人的狡猾,在这两年一次次的打磨中,更是深入商紫蓉的骨髓。唯独面对师兄,她竟像是退回到了很多年前,毫无反抗之力。

    商紫蓉蓦觉心痛如绞,咬着嘴唇,要不是另外二人在场,她能当场哭出来。

    却见卓沐风转过身,没有注意到商紫蓉,只是看向巫媛媛,有些气急败坏道:“你胡说些什么,给我注意场合!”

    巫媛媛笑了起来,毫不客气道:“呦,现在知道场合了?你在巫府搂我的时候怎么不注意?自己做了好事,还怕被人知道?”

    “你……”卓沐风堂堂男儿,愣是被说得有点脸红。

    以前他觉得巫大小姐私下里刁蛮,但在外人面前却仪态十足,哪知道亲密之后变成这样,比自己还大胆,已经是泼辣了。也许她没把商紫蓉当外人,这算好事吗?

    “师兄,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你和巫小姐好好聊吧!”

    商紫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脑中幻想着师兄和巫媛媛搂抱的画面,一颗芳心遭受了十万吨重击。

    她双手紧紧攥着一团包好的布。布内是一双新鞋子。这是她日夜苦学,为此好多次扎破了手指才做出的礼物,原本准备送给师兄。

    但是现在,她觉得师兄怎么看得上如此寒酸的礼物?人家有一个天仙般的爱侣,自己又算什么?

    商紫蓉几乎是落荒而逃,小跑着绕过了卓沐风,跑向院外,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地潸然而下。

    爱情是场残酷的战争,而她这个整装待发的小兵,已经不战先败。耳边传来师兄的呼喊,商紫蓉却浑然不听,只一个劲往前跑,不愿让最后一点自尊也失去。

    卓沐风收回目光,一脸冷色地步下台阶,走到巫媛媛跟前,语气冰冷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见商紫蓉的狼狈样子,巫媛媛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旋即道:“她对你有意思,这种事不能拖,越早斩断越好,否则你就是害了她。”

    卓沐风不声不响地坐在石凳上,依旧绷着张脸。

    见状,巫媛媛的双眸眯了一下,双手抱胸,绕着他来回走动,像是要从里到外看清他似的,看得卓沐风好不自在,偏过头哼道:“你看什么?”

    巫媛媛冷笑:“我在看你的心有几瓣,是不是就跟花儿一样?姓卓的,你该不会对你师妹有想法吧?”

    卓沐风豁然站起:“你又在胡说什么,我与师妹只有兄妹情义,你别一天到晚只知道胡搅蛮缠。”

    巫媛媛很不忿他的态度,她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被他呵斥,不由怒道:“我胡搅蛮缠?我看是你心中有鬼吧,现在嫌我胡搅蛮缠了,当时招惹我干什么?行啊,姓卓的,不如我退出成全你和你师妹吧!”

    红着眼睛,巫大小姐怒气冲冲地往外跑。

    卓沐风无奈地叹了口气,再度被巫大小姐伤心的样子击溃,怒火一下子消失无踪。

    从头到尾细想一番,他承认是自己的态度有问题。站在巫媛媛的立场,她虽然做法有些欠妥,但并没有大错。正如她所说,既然不可能,为何又要给师妹希望?

    卓沐风连忙上前一把拉住巫媛媛,将其抱入怀中,柔声致歉道:“大小姐,我错了,都是我不好。但我真的没有对师妹有想法,只是她从小与我相依为命,就像亲妹妹一样。你那样说话,惹得她如此伤心,我这个做哥哥的心里过意不去。”

    巫媛媛使劲推搡,但最终还是败退在这个无耻之徒的死缠烂打之下。二人又神奇地重归于好,并且你侬我侬了。

    巫媛媛坐在卓沐风的双腿上,一副乖巧模样,弱弱道:“其实我也有问题,太不给你面子了。下次人家会注意的,但你也不能再对我生气。”

    卓少侠从善如流,先安慰好这一个再说:“嗯嗯,我一定不会的,大小姐放心吧。”

    二人又交流了一会儿,卓沐风突然想起一事,令巫媛媛下地,自己则冲入房间,不一会儿,便拿着一个玉佩返回。

    巫媛媛当即认出,这正是数年前卓沐风从她脖子上取走的那枚玉佩,讶然道:“你从烟雨楼拿回来了?”

    卓沐风好似没听见一般,又拿出一个玉缺,展示给巫媛媛。

    巫媛媛看了看眼前的两样东西,发现材质,色泽一模一样,甚至玉佩和玉缺的形状能够对上,吃惊得捂住了嘴巴:“这是你从哪里得来的?”

    “在万化墓穴意外发现的。”卓沐风一边说,一边将玉佩凑到了玉缺之中,随着一声轻响,二者完美契合,并组成了一个缺心玉环。

    如此情况足以证明,两者本就是一体。卓沐风将玉环递给巫媛媛:“送给你。”

    巫媛媛扬着嘴,哼了哼接过。岂料就在这时,天际一缕阳光投射下来,兴许是方位恰当,竟透过玉环在石桌上映出了一个图案。

    图案中有一片阴影,上下翻涌不停,中心冒出了一截尖角。随着玉环偏移,图案又消失无踪。

    但二人已经看见了,神情俱是大变。巫媛媛不由分说移动玉环,尝试了没一会儿,找准方位,那副图案又出现在石桌上。

    这次二人看得很清楚,那片阴影不止上下翻涌,还在左右腾挪,令整张石桌都仿佛动了起来,中心处的尖角时隐时现。

    “这是什么意思?”巫媛媛不解道。

    卓沐风一直盯着图案,瞧了半天,又拿过玉环,不断偏转起来。试验了好久,可惜图案除了消失之外,并无任何变化。

    二人都是满脑子的雾水,看不懂含义。但却知道,如此巧夺天工的设计,绝非出自一般人之手。何况玉佩又是中州宝缘寺的前任住持送给巫媛媛的,背后的意义就更重大了。

    “走,去找义父。”

    二人当即赶到了巫府,巫冠廷看完之后,亦陷入久久的疑惑之中,半晌才苦笑道:“为父也看不出这究竟是指什么。”

    在只有两团阴影的情况下,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联想到有用的东西。巫冠廷道:“以后有机会的话,给楼先生看看,或许他能看出什么。”

    眼下也只能如此,巫媛媛收好了玉环,刚打算找个借口拉卓沐风一块离开,却听巫冠廷道:“沐风留一下,为父正好有事与你说。媛丫头,你先下去吧。”

    巫媛媛一脸狐疑道:“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为父自有道理,还不下去?”

    巫冠廷微微板起脸,这妞虽然极得宠爱,但也知道父亲向来公私分明,不敢触霉头,只好撅着嘴巴离开,心想等卓沐风出来,再问问对方不就知道了。

    等人走后,巫冠廷看了卓沐风好一会儿,看得卓沐风都差点以为,老巫发现他和巫大小姐的‘奸情’了,正想着怎么开口,就听老巫道:“沐风,你可知道风云大会?”

    风云大会?

    卓沐风愣了愣,点头道:“听说这是东周武林的盛会,每十年才举办一次,届时各大顶级势力,以及超一流势力将会携精英而出,为门派争夺名次。”

    巫冠廷:“不错,风云大会乃是我东周武林最高规格的聚会,在天下初定不久,便由东周朝廷发起举办。一开始,各派为了隐藏实力,只派出少部分人敷衍了事。

    没想到此举引得朝廷震怒,第一届风云大会过后不久,便有几个顶级势力惨遭灭门。到了第二届,似乎各方都得到了内幕,再也不敢忽视此事。

    加上朝廷对名次靠前的个人和门派,许以重奖。久而久之,风云大会也就成了东周江湖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舞台,亦是各大门派的必争之战!”

    没有参加过风云大会的人,恐怕无法想象那种气氛,高手云集,群雄汇聚。放眼全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强者。也许前一刻与你擦肩而过的人,就是隐居多年的风尘奇人。

    天星榜,地灵榜和人雄榜的排名,也会因为此会而发生巨大变化。而对各大势力来说,它决定了今后十年的座次,朝廷给予的各项优待,以及在江湖中的地位。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朝廷控制江湖的手段之一,目的就是让各派暴露实力,自相残杀。

    然而各派却不得不遵从,双方之间维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平衡。一个不敢压到底,另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敢翻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