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电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60章 不忘初心,葬礼上的袭击

第00360章 不忘初心,葬礼上的袭击

    ,电影世界大拯救!

    林氏家常菜饭馆。

    赵泰唔看着这饭店有些错愕。

    他一开始一直以为林振东说着玩的,不过看现在这架势林振东还真的是一个好厨子?

    饭店里,朴锡贤和马逸嶺两人正在炒菜,经过这一段的学习,朴锡贤就是做硬菜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了,至于马逸嶺学习能力同样挺强的,她完全可以跟朴锡贤一起把饭馆撑起来了。

    前台林振东雇佣了一个比较老实憨厚的女人,她同样是华侨,林振东调查过她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因为客人越来越多,林振东又雇佣了4个服务员。

    洪柱依旧管着后勤,这个傻子虽然说话并不怎么利索,但是他干活还是挺勤快的。

    不过这两天林振东让宇坤带着洪柱一起盯着那张明宰。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那郑益浩应该也差不多快要行动了。

    毕竟宇明集团目前都是由张明宰来进行背锅,这货不敢逃到华夏,他想要逃到越或者泰,本来当初大家一起偷税漏税的,结果所有的事情都让张明宰来背,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林振东查了一下宇明集团,不得不说事闹的同样有点大。

    数百亿的偷税漏税,最关键的是这钱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警察想要查一些线索却无处可查。

    然后作为宇明集团的关键人物张明宰则是即将要被检查院给传唤了,至于各大媒体报道都是声称这数百亿的金钱跟张明宰的关系极大。

    林振东破或了一些线索,然后他知道这些钱其实流入了几个人的口袋中了,其中就有郑益浩。

    想一下,郑益浩仅仅只是在监狱里边指挥一下就把那数百亿给悄然洗白了。

    洗钱同样是一门技术活。

    郑益浩不仅仅在国内进行洗白,同时他还在香江进行洗白,那边可是能量极大,是金融的中心,而且洗钱速度非常快,甚至比华尔街都快。

    为此,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郑益浩也罢,宇明集团的其它大佬也好,他们都希望张明宰可以闭嘴。

    “再利用一下郑益浩,届时候这条线就可以抛弃了。”

    办公室里,林振东喃喃自语道。

    咚咚!

    门被敲响了,赵泰唔推门而进:“林振东,我现在是真的佩服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来这么多客人吃饭?”

    “泰唔啊,我不是说了嘛,我是一名厨师,上次泰勇来这里我就给他做了几道菜,而且我给你父亲做菜的时候你不也尝了,难道你对我的实力还有怀疑吗?”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你现在应该静养为主,怎么来我这里了??”

    “你这里说话方便吧。”

    赵泰唔看了办公室一眼皱眉问道。

    “放心,很方便,这里基本上不用担心有人偷听的,看见这个了吗?”

    林振东朝着赵泰唔说道:“这是防偷听的设备,只要有窃听器或者录音器,这个灯就会闪成红色然后报警的。”

    “那就好。”

    赵泰唔放下心来:“我想问你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可以让我大哥的死变成是意外的?而且警方那边同样一点消息都没有。”

    “赵社长。”

    林振东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我觉得您有点太得意了,您这个样子会让人别人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你的,你别忘记了你的父亲可不会轻易的放过对你的怀疑。”

    “呵呵,我知道。”

    赵泰唔浑不在意的说道:”他都气的住院了,这个老家伙之前还挺能装,还告诉我如果好好努力将来会长的位置可以给我,结果全是假话,他本来就打算让我大哥来接班的,可现在我大哥死了,哈哈,想想都很兴奋啊,我就是让他难受。”

    “好吧,不过我们还是要克制一下。”

    林振东叹息一声说道:“毕竟你现在还不是会长。”

    “我懂,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赵泰唔低声说道:“你那些人都是从哪里找的?”

    “泰唔,这个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他们是隐藏在黑暗中的,而且我不建议你和他们接触,否则让他们掌控了你的把柄的话,那么你就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傀儡了。”

    林振东朝着赵泰唔劝道:“现在你不需要见他们,而且这件事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只需要当作不知道就好。”

    “明白了。”

    赵泰唔瞬间反应了过来,他甚至有那么一丢丢的感动:“振东啊,真的谢谢你为我这么着想。”

    “泰唔,我们之间同样是一场交易。”

    林振东微微摆手说道:“只要你登上会长的位置后答应我的说到做到就行。”

    “放心,不就是投资你的店在全国开遍饭店嘛。”

    赵泰唔霸气的说道:“这个完全没有问题,那么你现在还要帮我再做一件事。”

    “恩???”

    林振东一愣:“你说??”

    “把我父亲再杀了。”

    “这个??”

    “有困难吗?”

    “是的,困难不低,你懂的,你父亲可是大财阀,他身边的保镖不会少。”

    “我明白,所以要加钱??”

    “没错。”

    ……

    15分钟后,赵泰唔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林氏饭馆,至于林振东在办公室里同样笑了起来。

    昨日弟杀兄,今日子杀父。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不过在做这件事之前林振东同样需要再做一件事。

    那就是约一下东国日报的调查报导部的组长。

    宋有哲。

    19分钟后,林振东到了东国日报公司下的咖啡厅,不大一会儿,一个长相看起来稍显正派的男子走了过来。

    “你找我???”

    宋有哲望着林振东皱眉道:“请问你是??”

    “先坐下说。”

    林振东笑道:“喝什么咖啡??”

    “哥们,我还有事情,所以你要有什么事就赶紧说。”

    宋有哲开口说道。

    “我问你,监狱的事情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查?而且我听说你已经准备找你们会长了?可是你们会长好像拒绝你了,他让你不要再管了是不是??”

    林振东朝着宋有哲笑呵呵的问道。

    “你…你到底是谁??”

    宋有哲脸色一变的问道:“哦,我知道了,你是郑益浩派来的吧,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三天后就会见报,到时候我会把你们在监狱里干的事情全部捅出来,你们无法无天已经四五年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好吧。

    林振东心中暗叹,他算明白为什么宋有哲在电影里会那么轻松的干掉了,很显然宋有哲是一位有良心的媒体记者。

    大家常说媒体记者更多的时候是悬在不法分子头上的一柄利剑,可是很多媒体记者却已经沦落到各种的吃人血馒头,像韩的很多媒体几乎就是财阀手里的工具而已。

    不过很显然宋有哲不是这样,他是有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的。

    可他这样不懂的变通难怪郑益浩要杀他了。

    “先冷静一下,谁告诉你我是郑益浩派来的??”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很危险,而且调查是警察做的,你只是记者,你可以把消息透露给警方,不过其它的你就不要管了,你的弟弟不是警察吗?你把这事告诉给他不就行了嘛。”

    “你到底是谁???”

    宋有哲真真正正的有些惊惧了起来,他并不害怕死,或者说从他做这一行开始就从来没有在乎过生死,可是面前的年轻人竟然对自己调查的清清楚楚。

    这如何不让宋有哲惊惧?

    “好了,先不要着急,一会你弟弟就来了,我知道你本来想让你弟弟查的,但你弟弟以为这是假的。”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你现在很危险,我不想你出事,等你弟弟来了之后你自然知道我是谁了。”

    距离咖啡厅一公里处,宋有建正疯狂的开着车。

    就在刚刚他接到一个消息说哥哥有生命危险,这让宋有建脸色大变,放下了工作就开车冲了过来,当来到咖啡厅看到哥哥没有事的时候宋有建脸色有些怒意:“哥,你搞什么?你都33岁了,怎么还搞恶作剧呢??”

    “恶作剧?什么恶作剧??”

    宋有哲有些不解的问道。

    “宋队长,你先坐,不是你哥给你打的电话,是我给你打的,而且我没有说错,如果再晚几天,你哥可能真的被干掉了。”

    林振东示意宋有建不要着急,他朝着两人说道:“正式认识一下,我,林振东,唐人街林氏家常菜馆的老板。”

    宋有建:“???”

    宋有哲:“???”

    “宋记者,你跟你弟说吧。”

    林振东朝着宋有哲说道:“现在你弟弟在,他可是警官,所以你应该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了吧,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有建啊,还是我上次和你说的事,那个监狱真的有问题的。”

    宋有哲重新把事情说了一翻。

    “哥,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呢?”

    宋有建摇头苦笑道:“上次我就跟你说了,这个根本不可能,而且我托人问了一下,那监狱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情况发生,你……”

    “宋队长,你可能低估了那处监狱。”

    林振东打断了宋有建说道:“我问你一句,最近赵泰镇出事的案子是你负责吗?”

    “啊?是我负责,怎么了??”

    宋有建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们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

    “你先不要管我如何知道的,你们是不是已经认定了赵泰镇是死于意外??”

    林振东朝着宋有建问道。

    “是的,我们收集了别墅的指纹,除了保姆和经纪人之外并没有其它人的,而且保姆和经纪人都没有杀人的动机,更何况财阀们玩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应该是他们一起吸的太兴奋了,所以休克了。”

    宋有建轻轻点头:“这个法医同样检查出来了。”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这件事是谋杀呢?”

    林振东说着递给了宋有建一个录音器。

    “放心,赵泰镇明天晚上就会死于意外的,益浩已经发下话了,他希望我们可以长期合作。”

    “好的,合作愉快,监狱?对于你们来说那是监狱,对于益浩来说这只不是一个安全的住处罢了。”

    “我们动手用的全是监狱里的人,你说警方想调查他们怎么查呢?”

    ……

    3分钟的录音让宋有建脸色一边,在他的哥哥第一次告诉他的时候宋有建就觉得自己的哥哥想要搞大新闻搞疯了。

    毕竟在宋有建看来这怎么可能呢?

    监狱里的犯人可以自由出监狱,这真的当其它人全是傻子吗?

    为此,宋有建问了一下前辈得知根本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的情况很显然哥哥是对的。

    “我来是告诉你如果再晚几步,你的哥哥有可能就会被干掉了,而且是死于意外。”

    林振东朝着宋有建说道:“所以你说现在怎么做??”

    “把证据上报。”

    宋有建想都不想的说道:“然后我会申请调查组进行调查。”

    “告诉你吧,没有任何用的。”

    林振东笑道:“这证据只是金尚道说的话,他完全可以告诉你是在吹嘘,然后监狱里的利益链超出你的想象,你觉得你如果没有实实在在过硬的证据你怎么能够干掉郑益浩??”

    “这……”

    宋有建露出迟疑之色。

    “我这边只是发现了一些事情,但同样没有多少证据,所以我准备先见报引起反响,那个监狱禁不住查的,如果一查肯定能查出来一些事情。”

    宋有哲出声说道:“毕竟那个监狱知道这事情的人不在少数。”

    “哥,有时候知道并不代表他们会站出来,而且就以你说的情况来说,这个郑益浩已经是土皇帝了,连监狱长都被他收卖了,你觉得其它人敢站出来吗?”

    宋有建摇头说道:“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义,我要向组长说一下,不管怎么样必须拿到过硬的证据。”

    “证据有。”

    林振东道:“如果他们下一次作案的时候呢?到时候直接把他们抓住不正好就能够知道情况了吗?”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他们下一次什么时候作案??”

    宋有建皱眉道。

    “有我呢,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你的哥哥,我担心郑益浩会对你哥哥不利,而且宋有哲,你暂时不要再报新闻了,你们等我消息就行了。”

    林振东说着站了起来:“那先这样,我们电话联系,啊,有建,你那把我电话存一下,再见。”

    说完,林振东就离开了。

    “这个家伙…”

    宋有哲皱眉道:“他到底是谁??”

    “不清楚,不过他说自己是唐人街的,那么一会儿我跟马锡道打一个电话问一下。”

    宋有建说着望向了自己的哥哥说道:“哥,这两天我保护着你,我就不信了他们还敢把我们两个人全杀了。”

    毕竟杀死一个记者和杀死一名警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可是宋有建却低估了郑益浩的残酷。

    在他看来只要是阻挡自己的都可以杀。

    杀一个人无非取决于利益的大小。

    “赵东健??”

    金尚道喝着牛肉汤说道:“看来益浩猜的还是非常对的,你果然所图甚大。”

    “哦,益浩怎么猜的?”

    林振东有些好奇的问道。

    金尚道笑道:“他说我们只是想挣一点钱,你却是想要扶持一个财阀。”

    “想多了,金博士,我只是一个厨子而已,厨子只想做饭,仅此而已。”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况且还扶持财阀?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呵呵。”

    金尚道笑而不语:“不过赵东健并不好杀,而且据我们所知他的住处可是保镖相当多,我们怎么杀??”

    “赵泰镇的葬礼明天举行,届时候就是你们的机会。”

    林振东道:“钱可以加一倍,不过你们能不能接??”

    “哈哈,能不能接?当然接了,为什么不接呢??”

    金尚道哈哈笑道:“到时候正好可以栽赃给其它人。”

    “那就这样,钱稍后打你们卡里。”

    林振东说着站了起来:“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金尚道握了握手:“益浩说等这一单做完要见见你。”

    “好的,我也正好想见一下他呢。”

    林振东笑道:“我对他可是有兴趣好久了。”

    ……

    赵泰唔家里。

    崔泰勇同样出院了,对于崔泰勇来说虽然他最起码静养一个月才能出院,可是他不能,如果真的静养一个月的话,那么他恐怕就直接出局了。

    “哥啊,你觉得林振东说的怎么样??”

    赵泰唔笑着望着崔泰勇说道:“或者你可以告诉老头子?”

    “泰唔,你……”

    崔泰勇神情有些惊骇未定,本来干掉赵泰镇他就已经震惊了,如果按照崔泰勇的想法这么做太危险了,可是既然赵泰唔做了他只能跟着。

    不过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要干掉会长。

    可崔泰勇能怎么办?

    他从一开始就跟赵泰唔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了,这个是没有任何办法改变的事情,对于崔泰勇来说哪怕他背叛了赵泰唔,恐怕赵东健那边也不会放过他。

    既然这样干脆一条道走到黑吧。

    “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泰唔,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往我身上推,这件事情你不知情,我只有一个请求。”

    崔泰勇朝着赵泰唔说道:“如果出事了,希望您可以保住我的家人。”

    “哥啊,你放心吧。”

    赵泰唔神情悠闲的说道:“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老头子这一次死定了。”

    “可是那个林振东真的值得信任吗?我的意思是他总是怪怪的,我们这么相信他万一……”

    “我当然不会全部相信他,不过目前来说对我们有利就是了。”

    赵泰唔微微摆手说道:“现在我们需要林振东,需要他找人把老头子干掉,可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呵呵,到那个时候怎么做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崔泰勇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行了,哥,你先回去吧,明天你陪我一起参加我那好哥哥的葬礼。”

    赵泰唔一摆手说道:“我要休息了。”

    “好的。”

    崔泰勇轻轻点头,然后他离开了赵泰唔家之后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家,相反来到了另一处咖啡厅里。

    “林振东,我答应你,我们一起合作。”

    崔泰勇朝着林振东说道:“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不要骗我。”

    “资料呢?”

    林振东淡淡的说道:“我需要赵泰唔的全部资料,有些我有,有些我相信恐怕只有你自己有,你别告诉我说你没有,你难道一点都不会留着防身吗?”

    “在这里。”

    崔泰勇递给了林振东一个u盘:“这里边是赵泰唔的一些东西……”

    “好,合作愉快。”

    林振东接过u盘后笑着说道。

    “林振东,你可要说话算话。”

    崔泰勇望着林振东说道。

    “放心了,我这个人是最讲理的,也是最讲究的人。”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就会是胜利集团旗下娱乐部的社长。”

    “好的。”

    崔泰勇笑了起来,这就是他答应跟林振东合作的原因所在。

    因为他不再相信赵泰唔了,这个人恐怕关键时刻肯定会把他卖掉的。

    赵泰唔和他老子一模一样,根本就是一个从来不会把他们当人的家伙,这个人现在还仅仅只是社长,如果他当了会长,崔泰勇敢说恐怕赵泰唔要比赵东健更过分。

    既然这样,那么他同样要选择自保。

    忠诚是不值钱的。

    这是崔泰勇被撞了之后心情发生最根本的变化,想想他的父亲一辈子忠诚的跟着赵东健最后又落到什么了?

    连个社长赵东健都不舍得给自己的父亲。

    社长啊。

    自己的父亲一辈子都没有达到社长的位置。

    现在他极有可能会达到社长的位置。

    为了这个位置,崔泰勇背叛赵泰唔是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如果赵泰唔能够稍稍的对崔泰勇上一点心,那么崔泰勇也不会背叛赵泰唔的。

    “呵呵,有意思,竟然相信我一个外人都不相信赵泰唔和赵东健,你说你们这一家子得多渣吧。”

    林振东离开了咖啡厅笑呵呵的想道。

    他本来就并不仅仅只是扶赵泰唔上位那么简单,就以赵泰唔这种冷漠的样子,他如果真的上位的话那么恐怕也不好掌控。

    所以就必须有其它额外的手段了。

    这个额外的手段对付赵泰唔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对付赵东健那想都不用想了,完全的不可能的。

    想一下,赵东健是谁?

    胜利集团大财阀的会长,他能够把胜利集团弄成韩的几大财阀之一,你觉得他的人脉会有多么的厉害?

    想想电影里赵东健轻描淡写的找的几个官界大佬也能够清楚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如果不是赵泰唔实在太废物自己多此一举的话,最后他能不能被徐道哲抓住还真的说不定呢。

    当然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林振东想的是胜利集团他还有什么人能用?

    仔细想了下,好像从他这里是找不到什么人了呢。

    不过没关系,不管是企业还是其它,总是不缺想要往上爬的人,林振东觉得这个倒是可以找姜义聊一下。

    对于他来说,在这个世界获得什么权势啊,地位啊这些都没有什么卵用,又带不走,对于他来说真正有用的就是完成任务,完成拯救值。

    目前的胜利集团的烂摊子到时候交给姜义来处理就行了。

    一个崔泰勇,一个赵泰唔,林振东相信姜义能够合理的利用起来的。

    回到了饭店,林振东朝着马逸翎问道:“宇坤还没有回来??”

    “没有,哥哥,你是不是让宇坤帮你做什么事情了??“

    马逸嶺朝着林振东说道:“其实我也可以帮你做的。”

    “呵呵,我知道,等需要你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客气的。”

    林振东呵呵一笑:“现在嘛,还是让宇坤他们做吧,你就当好自己的厨师就行了,我先去办公室里。”

    马逸嶺不再说什么了,她轻轻点头:“行的,我知道了。”

    回到办公室里,林振东把u盘插到电脑上,然后他发现了差不多100多个视频,同时还有3000多张照片。

    p。

    这崔泰勇是一直准备着自保呢,否则为什么弄这么多视频和照片?

    随便的打开了几张,有些视频属于是不可描述的,有些视频属于是权色交易的,有些视频则是赵泰唔自己吸嗨了的视频。

    这些视频可以说是用处非常的大,甚至崔泰勇完全可以用这些视频去要挟一些人。

    不仅仅如此,这里边的女艺人非常多,如果这些视频爆出来一个,那么女艺人恐怕就可以完蛋了。

    真的是够狠啊。

    林振东微微摇头,想想也不能怪崔泰勇狠,毕竟由始至终赵东健和赵泰唔都是把崔泰勇当一条狗来打发,试想一下,崔泰勇恐怕同样不满很久了。

    只不过这一次凑巧林振东给了崔泰勇一个机会。

    有意思。

    这视频倒是可以给姜义了,就按照视频里的人抓人就可以了。

    不过恐怕有些人姜义是动不了的。

    10分钟后,宇坤回来了,他朝着林振东说道:“我觉得对方应该快要动手了。”

    “怎么这么说??”

    林振东皱眉问道。

    “我和洪柱在盯着的时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几个人在踩点,很显然就是你说的。”

    宇坤开口说道:“不过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

    “有点麻烦了。”

    林振东喃喃自语,如果今天动手的话他根本就来不及准备了。

    “如果今天动手,你就把张明宰救下来,然后其它人可以留一个人,其它的人全部弄死。”

    林振东想了想说道:“如果你发现第一时间先通知我,我和你一起去,你跟洪柱两个人恐怕不是对方的对手。”

    “好,我知道了。”

    宇坤依旧是脸色有些平淡。

    对于他来说哪怕林振东说让他跟洪柱动手他都不会说什么。

    这就是宇坤的性格。

    至于洪柱这个傻子更不会有什么意外,洪柱永远都是那种只要让我吃药,只要管饱,那么我肯定好好的听话干活。

    在马佑熙那个时候是,在林振东这里同样是。

    对于让这两个人做事林振东倒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首先这两位本来就不是什么无辜的人,其次林振东也没有那么迂腐,有些事情如果做那么就使劲做一些。

    ……

    张明宰住处。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让我顺利的离开这里,否则真把我逼急了大家都别想过。”

    张明宰拨通了电话语气愤怒的说道。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了。

    “混蛋!”

    已经快60岁的张明宰狠狠的把手机都摔碎了。

    他只是一个背锅的,甚至偷税漏税数百亿最终他得到的并没有多少。

    吃肉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这个争一口,那个争一口,等到有事的时候全他妈的让我一个人抗?

    真把老子逼急了,老子把你们的事情全都扯出来。

    “明宰,来,先喝口水。”

    屋里一个年轻的女子朝着张明宰说道,这个年轻的女子才23岁,都可以当张明宰的孙女了,不过她是张明宰的情人,关于张明宰的事情女子知道的并不多。

    对于女子来说,只要能够让她继续享乐就可以了。

    “再忍一忍,等我们出了国以后一切就都自由了。”

    张明宰笑呵呵的朝着女子说道:“这一次你做的挺好,我出国谁都不带就带着你。”

    一听张明宰这话,女子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

    长兴郡监狱。

    郑益浩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既然这个张明宰这么想死,那么等明天干掉赵东健后再杀了他。”

    “好,不过赵东健恐怕有些麻烦,我们可能需要爆破,而且还要制造一些炸弹。”

    洪杓轻轻点头,然后道:“带着爆破的老梁去,这次藤壶就不要去了。”

    “恩,可以,带上昌吉,他不是一直说我没有给过他机会吗?这一次就给他一个机会,看看他能把握住不。”

    郑益浩淡淡的说道:“如果他还是抓不住机会,那么以后他再发牢骚你就给我废了他。”

    洪杓轻轻点头:“行,我知道怎么做。”

    “恩,去准备吧,多准备一些炸弹,不管怎么样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失败的话那么我们就要迎接赵东健的怒火了。”

    郑益浩轻轻点头:“和金博士联系一下,确定一下最合适的出手地点,务必一击必中。”

    “行的,我知道了。”

    洪杓表示自己现在就去安排。

    ……

    次日,突然下起了雨,不管怎么说赵泰镇都是胜利集团会长的大儿子,所以关于葬礼自然不可能简简单单,哪怕下着雨来的人都非常多。

    赵东健的气色并不太好。

    毕竟岁数大了,再加上这一段因为印度神油的效果非常的不错,赵东健终究有些纵欲了。

    大喜下突然赵泰镇被杀了,这一大悲他整个人的身体都有些差了起来。

    “会长,要不您还是回去吧。”

    崔理事搀扶着赵东健说道:“您现在需要的是静养。”

    “我没有事,还有查的怎么样了??”

    赵东健神情有些苍白的说道:“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是干的吗?警方那边查不出来,你这边也查不出来吗?”

    “真的查不出来,监控根本没有,我问了一下大家都说没有发现什么。”

    崔理事苦笑道:“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意外?”

    “意外?怎么可能?”

    赵东健咬牙切齿的说道:“泰唔被车撞,泰镇被杀,这些意外要是全碰在一起那么也太巧了吧。”

    “那我再继续查一下。”

    崔理事只得先答应了下来,然后示意他先回屋里,这边他自己来帮着就行。

    络绎不绝的人都是来了。

    为了担心今天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因素,崔理事同样是叫了不少的人,这些人都是用来维持秩序,同时赵东健身边有不少的保镖来保护着他。

    目前胜利集团是一直在出事,赵泰镇死了在崔理事来说倒无所谓,只要赵东健这根定海神针不出事就行。

    为此,这一段崔理事给赵东健身边又安排了几个人。

    除了明处的保镖之外,崔理事重点是在暗处加了一些人。

    如此一来他才算放心。

    外边,崔理事依次的招呼着前来的客人,都是一些平常的合作伙伴。

    因为媒体太多了,所以官方的一些人肯定是不敢来的,毕竟这也算是风口浪尖上了。

    韩这边的葬礼一般是吊唁完了之后就吃饭了,大家一起吃餐食,而且和其它地方差不多,吃饭的桌上大家都是互相不认识的。

    其中,洪杓、昌吉、老梁等人在一个桌上,他们边吃边聊。

    “赵东健身边应该保镖不少,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昌吉皱眉问道:“金博士说让我们在路上动手,可我觉得在礼堂动手更好。”

    “我也觉得在这里更好一些,稍后我直接把炸弹引爆,趁乱弄死他。”

    老梁嘿嘿阴沉的笑了起来:“我这炸弹份量足可以把外边的车全部掀翻了。”

    其它两个人都没有说完,他们全部听洪杓的安排。

    “益浩说让你拿注意,你倒是说啊。”

    昌吉看着洪杓的样子着急的说道:“你怎么像个娘们似的??”

    “你懂什么?这里肯定都有摄像头的,我们要在这里动手的话万一被全部拍摄到了怎么办??”

    洪杓没好气的说道:“益浩说了,如果我们被发现了,那么我们就只有一条路,死路。”

    “呵呵,难怪大家都说你就是益浩的跟屁虫,动不动益浩说,动不动益浩说,我就问你一下,你自己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昌吉呵呵冷笑了起来:“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

    “你…”

    洪杓被昌吉气的不轻。

    “我们是来完成任务的,不是来吵架的。”

    老梁急忙说道:“而且如果在这里你们两个打起来的话,我们谁都别想好了。”

    “老梁说的对,我现在不跟你计较,走吧,一会还是按照原计划路上动手。”

    洪杓想了想说道:“这里不适合动手,目标太大了,我们恐怕还没动手就被人干掉了。”

    昌吉虽然不服,不满,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他不是傻子。

    如果真的不听洪杓的话,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

    “该死的,老子早晚要当监狱里的老大。”

    昌吉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说道:“到时候就是你们这些人来找我了。”

    10分钟后,洪杓一行人在车里等着赵东健出来。

    “一会只要赵东健一出来就把炸弹给引爆了,先把赵东健身旁的人给引出来。”

    洪杓朝着昌吉说道:“你不是厉害吗?那赵东健就交给你了。”

    “行,没有问题。”

    昌吉冷笑道:“我肯定一刀就把赵东健给干掉。”

    3分钟后,赵东健被保镖护送着准备上车离开。

    然后洪杓、昌吉、老梁和另外两个人一起下了车,他们都是蒙着面,老梁猛得一按手里的按钮。

    轰!

    轰!轰!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直接把汽车都给掀了起来,而且是同一时间四处地方响起了爆炸声,尘烟四起,无数的人都是惊慌的尖叫了起来。

    这个时候赵东健同样吓了一跳,暗处、明处的保镖全部都是包围着赵东健。

    “会长,走,先离开这里。”

    领头的保镖急忙说道。

    这个时候洪杓、昌吉等人已经冲了过来,他们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匕首。

    噗!噗!

    保镖遭受到了攻击,可紧接着就开始反击了起来。

    其中那位身手比较高的保镖并没有近前,相反他是护着赵东健准备先离开这个上危险的地方。

    “不要管我,干掉赵东健。”

    洪杓大声的喊道。

    昌吉这个时候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会长,您先走。”

    领头的保镖让赵东健先离开,他朝着昌吉冷笑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你今天都休想……”

    噗!

    他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冲过来的昌吉直接割喉了。

    “废话真多啊。”

    昌吉望着想要逃跑的赵东健道:“谢谢你啊。”

    ……

    ……